第45章 席总,你饿了吗

33f4上网导航

姚映夕不知道自己头一天晚上是怎么睡着的,但是记得她跟席远辰和解了。
回想着昨晚席远辰的话,姚映夕其实有些不敢相信,这样霸道,不可一世的男人也会跟人道歉。
一个上午,姚映夕把公寓的卫生都收拾了一遍,才去给梁裕打电话。
姚映月需要人照顾,两人就约在了医院住院部楼下的谈。
姚映夕站在人工湖泊前看着水面,梁裕来了,她便直接开口:“我昨天晚上想了一下,如果你同意的话,我想让你和月月出国。”
梁裕大概也猜到姚映夕是要和他商量姚映月的事情,但是没想到她会说让他们出国。
“映夕我知道,你为了月月什么都可以付出,但是出国……不是我们这样的家庭可以说走就走的。”梁裕有些为难,以他的收入根本负担不起两人出国的费用。
“钱的问题你不用担心。”姚映夕看着梁裕:“我会想办法解决。”
梁裕了解姚映夕,他知道她能吃苦,有能力,但是一下子他不相信,她可以拿出几十万来。
不可避免的想到那天晚上姚映夕接到的那个电话,梁裕脸色一僵,看着姚映夕:“映夕你是不是……”
姚映夕笑了一下,看着梁裕脸上的欲言又止的神情,接着说出他心里想的话:“我是不是什么?是不是违背的底线,出卖自己给人做小三小四小五了?”
梁裕的脸上出现尴尬,他张了张嘴,半天才开口:“映夕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的,我一直希望你好,希望你能找到一个爱你的,愿意照顾你一辈子的人。”
和梁裕交往的三年里,姚映夕其实一直觉得他是一个不错的人。虽然有缺点,但是姚映夕也觉得他值得托付终身。
可现在看来……姚映夕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庆幸,他背叛了她,让她有机会看清他是一个怎样人品的人。
“梁裕,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和你无关。你希望我怎样,那也是你的事情。”姚映夕把脸上的笑收起来,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我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月月。”
“我……”梁裕从来没有想过姚映夕会这样跟自己说话,脸上闪过难堪:“我知道了,我明白。”
姚映夕点了一下头,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你考虑一下我的提议,最好你能同时说服月月。”
“你以前一直说,你在公司没办法升职是因为你学历的关系,现在有机会跟月月一起出国进修,对你和月月来说应该都是挺好的机会。”
“我还有事就不去看月月了,你考虑好给我打电话,我们一起去问月月的意见。”
姚映夕说完,便转身离开医院。
刚回到公寓里,阿南就打电话过来。
姚映夕接通电话,阿南的声音便传过来:“姚小姐你在家吧?席总又有一份文件落家里需要你送一下。”
“南秘书。”姚映夕放下包,往席远辰的办公室走,忽然想起什么,话风一转:“你跟在席先生那么久,他的健忘症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需不需要去医院看看?”
席远辰就在阿南的身后,闻言吓的连忙转头去看席远辰,生怕自己老板听见,连忙说:“姚小姐,文件就在……”
姚映夕听着耳边的忙音,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来。
找到阿南说的那份文件,姚映夕便去席远辰的公司。
姚映夕下午又在席远辰的办公室呆了一下午,看了一堆席远辰不知道从哪弄来的财务报表。
之前席远辰给她的资料她百度加自己慢慢理解还算能看的懂,但是这些财务报表,不管她怎么看都看不进去,并且从精神奕奕看的神色萎靡,呵欠连天。
姚映夕又打了一个呵欠,她伸手揉了揉眼睛正想靠这着休息一下,忽然听见办公室门被推开的声音,立刻又装出一副很认真的样子,但是呵欠她控制不了。
姚映夕伸手捂住嘴,眼圈因为打呵欠而红红的。
席远辰放下资料走过来看她:“看了多少了?”
“啊?”姚映夕被问的猝不及防,仰头看席远辰,反应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心虚的移开视线:“看了一点点。”
席远辰看了她一眼,就看出她的倦意。
伸手把她手里捏着的报表拿过来,视线落在页码上,两道剑眉就紧紧地拧起来。
经过昨晚,姚映夕其实觉得自己和席远辰之间的关系比之前要好了些,但是看着他一副严肃的样子,还是有些紧张害怕。
咽了咽口水,姚映夕把双手背在身后,一副准备挨训的样子,声音弱弱的:“对不起,我……看的有点慢。”
知道姚映夕的母亲是姚娟之后,席远辰后来其实对她做了一个很细致的调查,他知道她从小数学就不好,还在读小学的时候数学就能考个不及格。
“你觉得这些很难?”席远辰看着她,声音很淡。
“嗯……”姚映夕沉默了好半天,实事求事的点头:“我学不好数学。”
“现在就是一个数据时代,你说你学不好,看不懂,你觉得这是借口吗?”
席远辰的语气不痛不痒,姚映夕却忽然臊的脸颊红起来,攥了攥双手,有些难堪的回答:“不是。”
“这份财务报告是我送你的礼物。”席远辰把文件重新递给姚映夕:“你什么时候可以它里面的问题,就能什么时候开始报仇。”
姚映夕抬头看着席远辰,席远辰和她对视。
像是蕴藏了整个星辰大海一般的双眸,姚映夕第一次发现席远辰的眼睛这么好看。
她愣了愣,回过神,觉得脸颊有些烫,掩饰一般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会好好看的。”
席远辰扫了一眼她看到的那一页报表,完全不懂,这么简单的东西,她怎么会看不懂。
“回去在看。”席远辰看姚映夕又要坐回沙发上,抬手牵住她的手掌,往外走。
姚映夕被他拉着走了几步,路过前面会客室的时候看到墙上挂着的时钟姚映夕才发现这回已经晚上八点了。
这么想着,肚子也忽然“咕”的叫了一声。
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姚映夕肚子发出的声音很清晰的在电梯里响起来,她觉得好丢脸,刚恢复正常温度的脸又烫起来,偏偏席远辰还紧紧地盯着她。
姚映夕深吸一口气,抬头看着席远辰,露出一个笑容来,说:“席先生,你饿了吗?我饿了,不如我们去吃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