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那天的事我很抱歉

33f4上网导航

姚映夕到底还是受了席远辰的威胁,她深呼吸,把心里的怒气压下去,冷冷的看了席远辰一眼,走到沙发旁坐下,拿过那一摞资料。
心里想着姚映月的事情,姚映夕其实静不下心来,看了半天,手里的资料一页都没翻。
席远辰工作的间隙抬起头看了她一眼,见她心不在焉的样子,目光冷下来。
姚映夕后知后觉的察觉到一道冷厉的视线,侧过头便对上席远辰的眼睛。
还是害怕的,手指忍不住攥了攥,席远辰便冷声对她说:“我给你五分钟收拾好你的情绪,在让我看到你这幅样子,就给我滚出去!”
姚映夕没敢在说什么,扭过头,闭着眼睛深呼吸了两分钟,把手机关掉,重新去看手里的资料。
渐渐的,姚映夕便沉下心来了。在回过神来,外面的天色已经有些黑了。
席远辰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的身边,见她把资料的最后一页看完,才开口:“走了。”
姚映夕点了点头,从沙发上站起身来。
席远辰今天给她看的资料大都是一些恒远集团的内幕跟财务状况,姚映夕知道许恒远的人品,却没有想到恒远集团其实也只是表面看着发展良好,实则内里已经坏的跟什么样了。
姚映夕没有学过财务,但是从他们这几年的支出和入账还有贷款的数目看起来,他们公司已经负债一大笔。
姚映夕一直在出神,她没注意前面的人什么时候停下了脚步,额头“咚”的一声,撞上了席远辰的胸膛。
下意识的“嘶”了一声,姚映夕伸手捂住头,去看席远辰。
“眼睛是摆设?”席远辰拧着眉看着姚映夕,清俊的脸上全是不悦。
姚映夕觉得自己刚才撞到的不是人,简直就是一块钢板,但是是她自己走路不看路的,席远辰阴阳怪气她也没有反驳的理由。
席远辰看了她一眼,拉开车门坐进去。
姚映夕看着他,站在车旁没动:“席先生,哪些资料我都看完了,我想去医院看看我妹妹。”
席远辰的目光很冷,姚映夕咬了咬唇,跟他对视。
最后,姚映夕看着席远辰开着车子绝尘而去。
席远辰离开后,姚映夕立刻走到公交车站,去医院看姚映夕。
刚到病房门外的时候,姚映夕便听见姚映月的哭声。推门进去,便看到姚映月躲在被子呜咽的场景,而病房里没有梁裕的身影。
姚映夕快步走过去,把姚映月裹着的被子扯下来,低头看着她,露出一个笑容来:“怎么哭了?你一个人?梁裕呢?”
抑郁症的病人到了晚上情绪尤其的低落,姚映月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跟姚映夕说她和梁裕吵架了,更不能让她知道,梁裕还爱着她!
姚映月死死捏住拳头,闭着眼睛侧过身,完全不搭理姚映夕。
过了好一会,姚映月都完全漠视姚映夕。
姚映夕完全没了办法,想起医生说不要刺激姚映月,渐渐沉默下来。
大概过了几分钟,梁裕推门进来。
看到姚映夕他没说什么,只是走到病床边,喊:“月月。”
姚映月听到他的声音,哭声变大,她看着梁裕,眼底有很多很多的情绪。
梁裕能为了她背叛姚映夕是真的爱她,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心疼的不得了,他搂着她,不断的亲吻她的额头,低声哄着:“对不起,月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别哭了,别哭了好不好?你哭的我心都疼了。”
姚映夕看着他们,默默的从病房退出去。
看到他们眼里只有对方的样子,姚映夕心里其实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波澜了。
回去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她以为她晚上忤逆的席远辰,他应该不会在别墅,可回到锦瑟的时候,屋子里的灯全都是亮的。
姚映夕站在玄关,过了好久才换鞋往里走。
客厅没有人,厨房没有人,姚映夕硬着头皮往卧室去,推开门也没有人。
姚映夕站在卧室门口,又做了半天心里建设才去敲对面书房的门。
席远辰的声音冷峭的像是隆冬时节的寒风,干脆利落的吐出一个“进”字。
姚映夕紧了紧握着门把手的手,才把门推开,看着席远辰说:“席先生,我回来了。”
席远辰“嗯”了一声,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她一眼。
姚映夕见他满身的冷意,识相也迫不及待把书房门关上,回了卧室。
她跟席远辰之间的关系,这几天来变得很奇怪。
躺在床上,姚映夕烦躁的伸手扒了扒脸侧的头发,扯过被子把自己蒙起来。
在被子里捂了一会,姚映夕又想起医生白天跟她说的话。
医生说,如果姚映月是因为环境,社交,舆论才导致的心理变化从而抑郁,那他们建议姚映月换一个环境生活。
换一个环境……姚映月想在的状态……
姚映夕叹了一口气,翻过身,卧室门正好被推开,席远辰走进来。
四目相对,姚映夕看着席远辰朝自己走过来。
席远辰可能在外面的洗手间洗了澡,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了睡衣,他上床来,把姚映夕扣进自己的怀里:“睡不着?”
鼻息间全是浓郁的雪松味,姚映夕看着席远辰,身体本能的发抖。她害怕接下去发生的事情,但是她也知道她不可能逃得了。
姚映夕没有说话,席远辰便低头吻下去。
他的吻一寸一寸的往下移,带着薄茧的双手顺着她的腰际一寸一寸的往上。
身体被他摆成他喜欢的姿势,姚映夕忍着恐惧,掐着他的肩膀。
席远辰进去的那一下对姚映夕来说还是像受刑一样一样。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次数多了,加上上一次的体验太不好,这会虽然还疼,但是她不觉得在那么的难以忍受。
这一次没有折腾太久,只是一个多小时席远辰就放开了她。
姚映夕放松下来,但是身体下意识的往床的另一边滚。
席远辰看着她,眼眸深沉:“你怕我?”
姚映夕抿着唇没作声,席远辰继续开口:“那天的事我很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