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你只是一贯的自以为是

33f4上网导航

席远辰在姚映夕话落后,脸上难得的浮现出一丝笑意。
姚映夕是在第三天中午的时候接到姚映月的电话的,姚映月约她在外面的咖啡馆见面,姚映夕没多想,直接就去了。
初冬的午后,太阳暖暖的。
姚映月在咖啡馆外面的露天的桌椅前坐着,目光看着前方,一贯清秀平和的脸上有些沉。
路上堵车,姚映夕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十多分钟,看到姚映月后脸上就露出笑容,在她对面坐下来:“月月对不起啊,路上堵车,姐姐来晚了。今天心情怎么样?”
姚映月远远的就看着姚映夕朝自己走过来,她把目光落在姚映夕比自己漂亮许多的脸上,捧着咖啡杯的双手紧了紧,在她落座后直接进入正题:“姐,你昨天为什么要约梁裕哥见面?而且是背着我约?”
姚映夕翻着菜单的手一顿,抬头看向姚映月。
“你是不是觉得,你长的比我好看,所以,只要是个男人,只要你勾勾手指头他们就会乖乖的回到你身边?”姚映月声音平静的开口,目光却渐渐盛满愤怒。
姚映夕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姚映月会跟她说这样的话,脸上的笑容一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你说话呀!”姚映夕的沉默摧毁了姚映月的最后一丝理智,她猛地站起来,倾身双手撑在桌面上,恶狠狠的瞪着姚映夕。
姚映夕直直的看着姚映月,好半晌才开口:“月月,你先别生气,你听我解释行吗?”
“好啊,我听你解释。”姚映月冷笑,一滴眼泪砸在桌面上:“我听你怎么解释!”
姚映夕看着她的样子,觉得喉头有些梗,像是卡到什么了一样:“我昨天约梁裕,是跟他商量让你们两个出国的事情。”
“我不知道他跟你说了些什么?但是月月……”姚映夕看着她,脸上难掩受伤的深色:“你觉得我会害你吗?”
“你不会害我。”姚映月看着姚映夕露出笑容来,那笑容里饱含了很多姚映夕从未见过的情绪:“你只是一贯的自以为是。”
“姐,我其实一直觉得很不公平你知道吗?”
“凭什么当年爸妈离婚的时候,妈妈选择带走的是你而不是我呢?”
“为什么当年我明明没有任何过错,却要被虐待?”
“你知道吗?我有过很多时候都很恨,可是我一直告诉自己,你……是你,是姚映夕,是我的亲姐姐牺牲了自己一辈子的前途抚养我长大,我才能有现如今的生活。”
“我告诉我自己要知足,要记住你对我的好。”姚映月笑着,抬手握住姚映夕放在桌面上的手,逐渐握紧,满眼嫉妒:“可是姐姐,命运就是对我不公平的。”
“明明梁裕哥是我先认识的,是我先喜欢他的!可是他偏偏喜欢你!只把我当成妹妹在照顾!”
“哪怕到现在,我因为爱他,而几乎把自己毁了,在他心里也依然还是有你的位置。”姚映月眼眶变的通红,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桌子上:“所以,姐,你让我怎么会不嫉妒你,怎么会不去恨呢?”
姚映夕觉得胸口上像是被压上了一块石头似的,又闷,又疼。
她怎么会这么想呢?
姚映夕张了张嘴,看着姚映月,有很多想要反驳她的话,可是她都好像没有办法说出口。
她从来不知道,姚映月心里原来有这么多的不满。她更加不知道,原来从一开始姚映月就喜欢梁裕。
姚映夕低头,一滴眼泪掉下来,她攥了攥掌心,看着姚映月,哽咽的开口:“对不起,我……”
“我答应你出国。”姚映夕的话还没说完,姚映月就打断她的话:“姐,我和梁裕出国,我希望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姚映夕闻言有些错愕,抬眼直直的看着她。
姚映月看着她笑,不再是过往那种没心没肺纯粹依赖她的笑意:“姐,我长大了。”
姚映夕在那一瞬间,觉得有什么东西轰然间变了。
姚映月抬脚离开,走了两步,忽然回过头来看着姚映夕:“对了,梁裕哥跟我说,你有男朋友了?我走之前可以带来给我看一眼吗?”
姚映夕看着她,点头:“嗯。”
她话落,姚映月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姚映月离开后,姚映夕又在咖啡馆里呆了很久,才起身离开。
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下午五点半了。
姚映夕心情不好,不想做饭也不想动,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双手按着额头,脑子里全是她和姚映月这些年来,从小到大相处的画面。
不管她愿不愿意承认,姚映月跟她之间从今天开始,有些东西变了。
姚映夕忽然想起席远辰之前问她,她确定姚映月需要她这样一厢情愿的照顾。
当时,她完全不把席远辰说的话放在心里好好想一想,还觉得他阴晴不定简直就有病。可现在看来,太过自以为是,有病的人是自己。
姚映夕自嘲的笑了一下,忽然听到耳边传来席远辰的声音:“姚映夕,你在做什么?”
“席先生?”姚映夕被他忽然的出现吓到,下意识的站起身来,看着眼前穿着一身家居服的男人:“你……我……”
姚映夕看了一眼时间:“抱歉,我不知道你在,我马上做饭。”
说罢,便往厨房去。
席远辰看了她几眼,转身回了书房。
很快姚映夕就做好晚饭,两人面对面坐着,都很沉默。
姚映夕没什么胃口,一顿饭吃的心不在焉,席远辰看了她几眼,两道剑眉慢慢拧起来。
吃了饭,席远辰回他的书房继续工作,姚映夕在厨房里洗碗。
收拾好碗筷,她便在厨房里站着一动不动。
她不知道自己在感情上是不是有点慢半拍,跟姚映月谈完话那么久了,到现在她才觉得难受,十分十分的难受。
席远辰来厨房煮咖啡,便看到姚映夕蹲在地上环抱着自己,低声抽泣。
他皱了一下眉头,走过去,在她身边站定:“你在哭?”
姚映夕哭的出神,没有注意席远辰什么时候来的,闻言一惊,下意识的抬头:“席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