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母爱泛滥式的教育和照顾

33f4上网导航

医院病房里,姚映月醒过来后便看见陪在自己床边的梁裕。
梁裕看着她醒过来,连忙伸手去调整她枕头的高度:“醒了?还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梁裕。”姚映月的眼神直直的,苍白的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月月,你在生病。”梁裕看着姚映月,她这两天已经瘦了很多了,眼里流露出心疼,伸手把她贴在脸颊上的头发丝理了理:“等你身体好一点,你想什么问题我都回答你。”
“不,梁裕,这个问题我已经想了好久了,我非问不可。”
“好,你问吧。”梁裕看着她固执的神色妥协,走到床尾,把病床摇起来一些。
姚映月没有接梁裕递过来的水,只是掐着自己自己的双手,一字一顿的开口:“你还爱姐姐吗?”
梁裕端着水杯的手僵了一下,脸上柔和的表情变了变:“月月,别胡思乱想,我跟映夕已经结束了,你才是我的妻子。”
结束了,不是不爱了。
姚映月扯了一下嘴角,指甲掐进掌心里。再继续开口,声音一瞬变的沙哑:“你不是不是后悔了?后悔接受我,后悔和姐姐分手?”
“外面把我说的那么难堪,说的那么恶毒。”
“她们说……是我趁姐姐出差的时候勾引你,跟你上床,是我算计了你们几年的感情。”
“梁裕!”姚映月双眼猩红,含着眼泪看着他:“你是不是也是这么觉得的?!”
“月月,你累了,你先好好休息好不好?”梁裕看着姚映月,脸上闪过一瞬的不耐,而后很快掩饰:“你乖,睡会,我出去买点东西。”
“梁裕!”姚映月声嘶力竭的大吼:“你现在这个样子是承认我刚才说的那些了吗?”
“你是不是后悔和姐姐分手,后悔和我结婚了?”
“我没有!”
这段时间姚映月不止十次的逼问他是不是还对姚映夕有感情,他无数次解释,可是姚映月都不听,梁裕觉得自己有些烦了。姚映月不止要逼疯她自己,也想把他给一起逼疯。
“你撒谎!”姚映月扯掉受伤的针管,从病床上下来去扯住梁裕的衣服领口:“梁裕!我真看不起你!一个大男人怎么敢做不敢当?你要是喜欢姐姐你就承认啊!你装什么!”
梁裕被姚映月扯的身体不断的晃着,闭了闭眼睛,梁裕一把扯掉姚映月的手,沉下脸不耐烦的开口:“是,你说的对,我就是后悔了!”
说罢,梁裕丢下姚映月大步离开。
“梁裕!”姚映月被梁裕推开的时候身子撞在身后的床栏上,在去追梁裕的时候梁裕已经跑下楼了。
姚映夕从医生办公室出来走到姚映月病房的时候,病房里没有人。
她看了看四周,准备去找人的时候,手机响起来。
是阿南的电话,阿南让他把席远辰书房书柜左边第三个抽屉里的文件帮忙送到公司去一趟。
“南秘书……”
姚映夕想拒绝,话还没说完,阿南便截断她接下去的话:“姚小姐,你必须亲自过来,这是席总要求的。”
姚映夕静了静,答应:“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姚映夕看了看周围,还是没有看到梁裕和姚映月的身影,便先离开医院。
回去公寓取了席远辰要的那份文件,又送到公司前台,姚映夕把东西给前台小姐后就要离开,被前台小姐拦住:“姚小姐,抱歉,这份文件必须你自己亲自送上去,这是席总要求的。”
“机密文件,我们不能碰。”
姚映夕今天已经是第二次听到“席总要求的”这句话了,她的好脾气,好耐心基本上都被磨光了,她点点头,从前台手里拿过文件乘着电梯去席远辰的办公室。
到席远辰办公室门外,姚映夕对秘书说:“东西我亲自送到了,任务完成我可以走了吧?”
秘书脸上的笑容很抱歉,她把席远辰办公室的门打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姚小姐你先坐会,席总那边很快就结束会议了。”
姚映夕的耐心真的被磨干净了,她冷着脸进去“啪”的一声把文件摔在席远辰的办公桌上。
秘书看了一眼,垂眼把办公室的门关上。
十分钟后,席远辰会议结束回办公室。
他推开门,姚映夕就站起身来。
席远辰正在接电话,看到她,回头看了一眼阿南,阿南立刻从办公室出去。
“你去哪?”席远辰伸手扣住准备从他身边走开的姚映夕,挂断电话,拧眉看着她。
姚映夕挣了挣,但是挣不开,深呼吸看向席远辰:“席先生,你让我给你送的文件我送到了。”
“我现在可以走了吗?”姚映夕语气忽然变了,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刚才那么冷:“我妹妹在医院,我想去陪她,就当我求你了,行吗?”
席远辰看着她,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这时候阿南敲门进来,手里抱着一摞资料。
阿南看了看两人,把资料放到办公室中间沙发旁边的桌子上:“老板,资料我都拿来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啊。”
说完,立刻就走了。
姚映夕还看着席远辰,一双杏眸里带着固执的坚持。
席远辰松开她的手:“那些资料给你一个下午的时间看完。”
“席远辰!”姚映夕忍不住了,愤怒一从最深处涌出来:“你一定要这样吗?”
席远辰冷眼看着她,姚映夕继续说:“你怎么刁难,怎么侮辱我都可以,但是我妹妹生病了,我要去陪着她。”
“你那个妹妹22岁,结婚成家了。她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另一半,你确定她还需要你这种母爱泛滥式的教育跟照顾?”
席远辰的话让姚映夕沉下脸,她看着席远辰,声音都冷了:“你什么意思?”
席远辰从来都尊重别人的智商,不管对方如何愚蠢,他都能把对方当做正常人对待,但此刻他真的想吧姚映夕的脑子敲开看看,她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
“今天下午六点前把这些资料全部看完。”席远辰转身走到办公桌后面坐下,拿过一边的文件开始处理:“你口口声声的报仇要是假的,你现在就可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