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你没资格了

33f4上网导航

“我在外面。”
“回去,我应酬完会去公寓。”
姚映夕把阳台落地窗的一扇窗户打开,侧身从屋子里走出去,被寒风吹的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我妹妹出了点事,我不放心,想陪她。”
“姚映夕。”席远辰的声音冷下来:“别忘了你的身份!”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姚映夕笑了一下,低头看着楼下三三两两的车流:“席先生,你不用一直提醒我的。”
姚映夕觉得脸上有凉丝丝的感觉,伸手一接,才发现又下雨了:“但是我妹妹生病了,我是她姐姐我想陪陪她。”
“席先生……”姚映夕深呼吸,压着心底的愤怒,声音有些抖:“今晚,算我求你可以吗?”
“不可以。”席远辰的声音平静的事不关己:“姚映夕,你妹妹是个成年人,你也是个成年人,你要记住,你有你的责任。”
“我的行程不允许被任何事情破坏。”
姚映夕被风吹的一个激灵,背过身:“我知道了。”
说罢,便挂断电话。
姚映夕把手机装进包里,回到客厅姚映夕开口对梁裕说:“我还有事,要先走了,你好好照顾月月,我明天再来看她。”
说着,姚映夕就拿上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
“映夕……”梁裕叫住她,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刚给你的电话的是你男朋友吗?”
姚映夕站定,看着梁裕,梁裕连忙笑了一下:“我没有别的意思,映夕你是一个很好的姑娘,我只是……只是……”
“梁裕。”姚映夕看着他:“你没资格了。”
“照顾好月月。”
说罢,姚映夕便离开。
姚映夕回到公寓的时候,客厅里的灯已经是亮着的。
顿了顿,姚映夕才换鞋,把身上的外套脱掉。而后去了厨房。
她在厨房里喝水,一杯水还没喝完,席远辰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来:“怎么,见了前未婚夫心情不好?”
姚映夕闻言回头,看着席远辰,抿了抿唇没做声。
“说话!”席远辰声音带着怒气,一双如鹰的眼睛又深又沉的眼睛看着姚映夕。
他这样,姚映夕便本能的后退。
可她的动作激怒了席远辰,她刚往后退了一步,就被席远辰扣着手腕拖到怀里,捏着下巴粗暴的吻上去。
席远辰的吻让姚映夕害怕,她本来就在情事上有恐惧,经过那天晚上,她对所有亲近的举止都有阴影,她害怕。
姚映夕本能的挣扎,双手乱挥的时候,不小心挥了一巴掌在席远辰脸上。
所有的动作都在一瞬间停住,席远辰松开她,抬起头来。
姚映夕咽了咽口水,身体几不可见的发抖:“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只是……”
还没等姚映夕把话说完,席远辰便摔门离开。
姚映夕站在厨房里,慢慢的蹲下身来,伸手捂住自己的脸。
过了好半晌,姚映夕才回卧室去。
第二天一早,姚映夕又赶去姚映月和梁裕家。
她到的时候还在早,姚映月还在睡,梁裕来给她开门:“月月还在睡。”
姚映夕点点头,走到客厅里。
经过昨晚,梁裕跟姚映夕之间的关系变的很僵硬。
两人相顾无言的站在客厅,梁裕开口:“我去买早餐,你先坐会。”
姚映夕点头,梁裕离开后,姚映夕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
昨天姚映夕基本上没有睡着,脑子里不是在想姚映月的事情,就是在想她和席远辰之间。想了整整一个晚上,到现在,她还是一点头绪的没有。
姚映夕觉得她现在好像走到了一个死胡同,无论哪一条路,她都没办法继续往前走。
梁裕很快就把早餐买回来,他把姚映夕最爱吃的豆浆跟小笼包递给她,姚映夕接过来,说了一声“谢谢。”
梁裕就在她的对面,闻言脸上露出一点苦笑:“映夕,你不用这么跟我客气的。”
姚映夕没看他,拿吸管把豆浆戳开。
两人沉默的吃早餐,吃到一半的时候,姚映夕开口:“梁裕,你有没有想过接下去要怎么办?”
“月月这个情况,再去学校估计也不现实。但是她年纪还这么小,如果大学都没毕业,她的人生基本上也就毁了。”
梁裕放下手里的豆浆,看着姚映夕:“我想好了,如果月月愿意,我想带着她换一座城市生活。”
“我不愿意!”
梁裕刚话落,姚映月便从卧室里冲出来,她恶狠狠的瞪着梁裕,大声的朝他们吼:“我又没做错事我为什么要离开?”
“我不离开!我不会离开的!要离开也应该是那几个恶毒的女的离开!”姚映月情绪激动的看着他们,抬手把桌子上梁裕买回来的早餐都砸在地上:“我是不会离开的!”
“月月……”梁裕和姚映夕都对姚映月的突然出现有点惊讶,但看到她情绪这么激动所有的惊讶都变成了担心。
梁裕试图去安抚她的情绪:“月月,你别先别激动,你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
“不好!”姚映月看着梁裕,抬手指着他,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掉:“梁裕,做错事的不止我一个人,背叛姐姐的也不止我一个人。”
“为什么我要被这些人用这么恶毒的言语骂?到底是为什么?”
姚映月声嘶力竭的:“梁裕你是觉得我见不得人吗?所以你选择离开云城?”
“可是这一切都不是我的错呀!”姚映月哭着,声音越来越小,身体一软便晕倒在地。
“月月!”
姚映夕和梁裕都连忙伸手去接姚映月,梁裕打横抱起姚映月快步往外跑去。
医院里,医生办公室。
“从你们说的情况来看,病人应该是患了抑郁症。”
“抑郁症?”姚映夕看着医生,眉头皱起来,一下站起身来:“她前些天都还是好好的,怎么可能就换上了抑郁症呢?”
“你先别激动。”医生抬手示意她坐下:“病人刚小产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她的心里状况有些不好。”
“也许这段时间又受到了什么刺激,所以心态全部崩盘了。”
“导致抑郁的状况有很多,我现在只是做了一个还没有依据的判断,准确的结果还要等病人身体状况好一些做了评估才能确定。”
姚映夕闭了闭眼睛,消化了一下的这一段话:“如果我妹妹真的得了抑郁症……我们应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