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我快受不了了

33f4上网导航

姚映夕在医院里住了三天才出院。
在医院里呆了几天,席远辰让她一周之内看完的资料,碰都没碰过。
回到公寓里,姚映夕便开始继续看那些资料。
她不知道席远辰让她看恒远的资料是不是已经在帮她了,但是她知道知己知彼这个很简单的道理。
看了整整一天,姚映夕才看了十分之一,中间还遇到了很多她不太明白,需要一直上网查的东西。
她的手机还是两三年前的智能机,除了能打电话,简单的上网刷一下新闻外,基本上没有别的功能。
席远辰的书房里有电脑,但是她不能碰。
第二天,姚映夕用自己仅剩不多的钱去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
她看资料的时候脑子里有一个越来越清晰的念头,她想重新去念书。
这么想着,姚映夕也就这么做了。她开始去网上找学校,还有查相关的信息。
席远辰来的时候,姚映夕正在打电话咨询,听见开门声她侧头,目光正好和席远辰的对上。
两人有一周没见了,电话那边,机构的老师还在说什么,姚映夕说了一声“抱歉”后,挂断电话。
席远辰从玄关走过来,视线扫了扫茶几上摊开的本子和电脑屏幕,出声:“你要读书?”
他的声音和以往没什么不同,脸上的表情也是,仿佛两人之间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不愉快一样。
姚映夕站起身来,神色语气也没有异样,像从前一样回答他:“嗯,我想报个班。”
席远辰没说什么,两人之间原本就尴尬的气氛更加的尴尬。
姚映夕攥了攥手指:“那我去做饭。”
说罢,便往厨房里去。
席远辰看着她的背影,沉沉的出声:“不用了,我拿个东西就走。”
姚映夕回过身来,席远辰已经往书房去了。
大概两三分钟,席远辰从书房出来,径直离开。
姚映夕一直在厨房里,等关门声响起来,她才从厨房里出来。
那天晚上的情事在姚映夕的心里留下来很不好的印象,以至于现在看着席远辰她都潜意识的想躲,想逃避。
她也想对他笑,对他毫无芥蒂,或者是巴结他讨好他,但是她做不到。
姚映夕坐在沙发上闭了闭眼睛,搁在身边的手机忽然响起来。
接通电话,梁裕的声音便传过来:“映夕,你在忙吗?你来劝劝月月吧。”
“月月怎么了?”姚映夕把电脑关掉,起身走到玄关换鞋:“我马上过去。”
半个小时后,姚映夕赶到梁裕和姚映月家里。
她进屋便问:“月月呢?”
“在卧室里。”
姚映夕快步走到卧室门口,抬手敲门:“月月?姐姐来了,你开开门。”
“她把自己关在里面多久了?”姚映夕侧头看梁裕。
“已经好几个小时了。”梁裕的脸上也带着明显的焦急:“我已经劝了她好几个小时,可她就是不开门。”
“月月?”姚映夕抬手拍了拍门,又去拧门把手,被反锁的房门纹丝不动:“姚映月开门!”
姚映夕沉下声:“你要是在不开门,我就把这门给踹了你信不信?”
姚映夕话落,房间里传来什么东西摔碎的声音,姚映月的声音紧接着响起来:“别管我!你们让我一个人静静好不好?”
“算我求你们了!”
两人都没想到姚映月的情绪会这么激烈,从小,姚映月就是标准的那种乖乖女,安静,懂事,有点小内向,但从不对人发脾气。
姚映夕和梁裕对视了一眼,没有在让姚映月开门。
两人走到阳台上,姚映夕看着梁裕:“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之前不都是好好的吗?”
“是我的错。”梁裕看了一眼卧室门,脸上浮现愧疚自责的神色:“我最近工作忙,所以没太在意月月的情绪。”
“之前帖子的事情虽然平息下去,很多人也都不在议论,可是月月学校里有几个同学针对她,当着月月的面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这段时间她的情绪都不太对,我问过她都只说是身体有些累,我今天去学校接她我才知道,她一直在遭受语言冷暴力。”
“有多久了?”
“什么?”
“月月情绪不对。”
“十多天了。”
姚映夕看着梁裕,按耐住抬手想打他一巴掌的冲动,转身走到卧室门口,调整情绪重新开口:“月月,你把门开开,我们谈谈。”
“月月?”姚映月抬手想要继续敲门,卧室门被打开。
姚映月满脸泪痕的站在姚映夕面前,看到她,她眼泪又大滴大滴的落下来。
“别哭了。”姚映夕走过去,心疼把她搂在自己怀里,抬手把她脸上的眼泪擦掉:“哭了这么久,眼泪都流光了,以后哭不出来了怎么办?”
“姐姐不是跟你说了吗……”姚映夕低头看她:“女孩子的眼泪要流的有价值。”
“姐……”姚映月搂着姚映夕大哭起来:“怎么办?我以后怎么见人?她们说的那些话好难听,好恶毒……”
“姐……我觉得我快受不了了……”
姚映月哭着断断续续的说着,姚映月搂着她,只能拍拍她的背。
姚映月哭了很久,直到哭累了,才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姚映夕站起身来,拿过被子给姚映月盖上,轻手轻脚的从卧室离开。
梁裕一直在客厅里坐着,姚映夕出去便闻到一股很大的烟味。
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已经全是满满的烟蒂。
“月月怎么样了?”梁裕听见声音,立刻回过身来。
姚映夕看着他走过去,看着他指尖夹着的烟:“睡着了,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梁裕想起姚映夕不喜欢他抽烟,下意识就把烟灭了,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有一段时间了,映夕……”
姚映夕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梁裕未说完的话,姚映夕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席远辰的电话号码,她看了一眼梁裕,走到阳台边,接通电话。
席远辰沉冷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你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