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她是我席远辰的女人

33f4上网导航

第二天早上,姚映夕还没完全清醒,便察觉到嗓子干的火烧火燎的,很难受。
她睁开眼睛,动了动,腰上便横过来一只手臂。
姚映夕一个激灵,完全清醒了,侧过头席远辰那张清俊的脸就出现在眼前。
“醒了?”席远辰还是闭着眼睛的,声音听起来也还带着睡意。
姚映夕被子下的身体什么都没有穿,她能感觉的席远辰的大拇指有意无意的摩挲着她腰腹的位置。
昨天晚上折腾到很久,姚映夕很怕他在来一次,抬手按住他逐渐往上的手,开口,才发现嗓子哑的不像话:“我口渴,想去喝水,席先生喝吗?”
席远辰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嗯”了一声,松开拦着她腰的手。
姚映夕立刻拥着被子起身,但是周围并没有她的睡衣。
咬了咬牙,姚映夕掀开被子,快速走到衣橱边拿了一条睡裙穿上,近乎小跑的从卧室出去。
席远辰在姚映夕离开后从床上坐起来,清俊的脸上划过一丝笑意。
姚映夕在厨房磨蹭了好一会才端着两杯白开水回到卧室,她把水递给席远辰,席远辰接过,侧头看了一眼窗户的方向,天色都还没有亮起来,便开口问她:“不睡了?”
姚映夕掩饰性的喝水,闻言才把杯子从嘴边拿开:“不睡了。”
说罢,整个人就被席远辰拉跌坐在他怀里,手里拿着的剩下小半杯水撒的到处都是。
席远辰把杯子从她手里拿走,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姚映夕连惊呼都来不及,席远辰已经吻上她的唇。
满室旖旎。
这一觉一直睡到过了午饭的点姚映夕才醒过来。
她睁开眼睛缓了一会,才从床上坐起身来。绑头发的时候,才发现床头放着一张便签。
很小的一张纸,上面是席远辰的留言,他跟她说,午餐他叫了外卖,放在了微波炉里,她醒过来饿了可以起。
姚映夕看完,忽然觉得心里某个地方有些暖。
露出一个笑容来,姚映夕掀开被子下床去洗漱。
洗漱好从卧室出来,姚映夕直接就去了厨房。
微波炉里摆着几个一次性便当盒,姚映夕把它们拿出来开始吃午餐。
下午席远辰来公寓的时候时间还很早,姚映夕还向往常一样在客厅里看席远辰让她看的那些资料,听到声音回过头看到人的时候,还挺吃惊的。
她连忙站起身来:“席先生。”
席远辰“嗯”了一声,什么都没做,直接走到她面前,开口:“跟我去参加个宴会。”
姚映夕看着他,出神了一下,回过神来,连忙点头,转身就要去换衣服。
席远辰拉住她,把她手里还捏着的笔拿下来放到桌子上,便往外走:“不用换衣服。”
“不用换衣服?”姚映夕被席远辰拉着往前走,心想什么宴会不需要换衣服?她穿的这么邋遢,到时候不会被赶出来吗?
到了造型室,姚映夕就明白了。
还是像上一次一样,被三五个人围着,坐在镜子前面,等姚映夕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已经换了一副样子。
她身上还穿着在家里穿着那件宽松的奶白色针织裙,外面套了一件浅灰色的针织衫,但是化了妆后,整个人的感觉就已经变了。
姚映夕被造型师拉着站起身来,推到已经换好一身深蓝色西装,周身清贵之气席远辰面前,露出一个得意的笑问:“席总怎么样?我的手艺你还满意吧?”
席远辰的目光落到姚映夕身上,姚映夕觉得有些紧张,脸上的笑容变的有些不自然。
“首先……”席远辰让阿南把给席远辰准备的衣服给姚映夕,姚映夕接过,被店里员工领着去换衣服。
“她是我席远辰的女人。”
姚映夕走到更衣室门口的时候,耳边便传来席远辰的这句话。
化妆后美的有些惊人的脸颊上忽然染上了两篇红霞,姚映夕没看店员调侃的神情,快速进了更衣间。
席远辰今天给她选的是一件纯白色,坠感极好,长度到脚踝的长裙。
款式很保守的一款长裙,但是姚映夕穿在身上就有一种婉约的如同从画中走出来的感觉。
席远辰看到她的那一瞬,眼睛里倒映着她整个人。
姚映夕一步步的朝他走过去,席远辰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来。
Tony跟席远辰打了快一年的交道了,一下惊讶的伸手捂住嘴。
姚映夕恍恍惚惚的走到他身边:“席先生。”
“嗯”席远辰应了一声,伸手扣住姚映夕的手掌,带着走出去。
姚映夕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自己特别容易紧张,一直到车里她手心都开始出汗了。还好席远辰上车后松开了她的手,闭上眼睛假寐。
车子缓缓开动,姚映夕看了席远辰一眼,侧头看向窗外,不动声色的深呼吸,才渐渐放松下来。
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席远辰忽然出声:“我最近给你看的财务报表你看了多少了?”
姚映夕正盯着外面不断倒退的风景发呆,闻言回过神来看着席远辰:“还有二十页就看完了。”
“嗯。”席远辰忽然睁开眼睛,盯着她:“那你看出什么了吗?”
这段日子,姚映夕尽最大的努力在学习财务方面的事情,恒远集团那么多资料,别的席远辰都只是让她看一遍,偏偏财务报表,最多,也是唯一说过让她认真看的。
姚映夕虽然没有看出什么大的问题,但是浅显的表面的她还是发现了。
姚映夕想了想才开口,把看出的问题对席远辰说。
席远辰听完,脸上露出一个笑容:“还好,没有我想的笨。”
“一个集团的财务报表其实是最核心的东西,只要了解一个公司的财务状况,就能知道这个公司未来还能走多远,还能发展哪些领域。”席远辰看着姚映夕,很慢的开口:“我给你的这些报表,就是恒远集团近年来真实的财务情况。”
“所以恒远集团其实已经是在负荷运转了吗?”姚映夕有些激动的接过话头,看着席远辰等着她的回答。
席远辰没作声,默认了姚映夕的话。
“所以……”姚映夕张嘴,伸手抓住席远辰的衣袖,紧紧地攥着:“我可以开始报仇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