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大魔王

33f4上网导航

“他今天……”姚映夕看着姚映月刚开口,身上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姚映夕接通,席远辰的声音便传过来:“你在哪?”
“我在机场。”
话音刚落,席远辰便挂断电话。
姚映夕听着耳边的忙音有些没回神来,姚映夕伸手拍了她的肩膀一下:“姐,谁给你打的电话啊?姐夫吗?”
“嗯。”姚映夕笑了一下,抬眼的时候,便看到席远辰穿着一身银灰色的西装朝他们走过来。
直到他走到她身边,温暖的大掌扣住她的手,姚映夕才想起来跟姚映月介绍:“这是……”
“姐夫。”姚映月笑着看席远辰,很自然的开口喊席远辰。
姚映夕下意识去看席远辰,攥了攥手指介绍:“我妹妹,姚映月。”
“嗯。”席远辰目光落到姚映月身上,应了一声。
席远辰的目光很凌厉,一般人很难受的住,尤其是他在认真打量那个人的时候。
在席远辰的注视下,姚映月的目光很快就不自觉的躲开,脸上的笑容也变的不自在,心里涌起一种惶恐的感觉,就好看他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伪装。
三人之间没有过多的交谈,大厅里响起来过安检的提示。
“姐,那我就先走了。”
姚映月说着就迫不及待的要离开,姚映夕开口喊住她。
“这是我这几年给你存的钱,不多,过去那边……不要太委屈自己。”
姚映月攥着姚映夕递给她的银行卡,眼睛酸涩了一下,但是这种感觉很快消失。
她看着姚映夕,露出一个笑容来:“我知道了。”
“姐……”姚映月忽然倾身抱了一下姚映夕,在她耳边说:“谢谢你,还有对不起。”
话落,姚映月便快速转身离去。
这是姚映月从许家离开来到她身边后,第一次离开她。
姚映夕的眼眶一瞬红起来,她下意识的要去追,被席远辰扣住。
“席先生……”姚映夕靠在席远辰的怀里,眼泪沁在他的深色西装外套上,声音带着哭腔:“我从来没有跟她分开过。”
席远辰看着姚映月的背影皱了皱眉头,过了几秒钟才迟疑的开口:“人是会变的。”
姚映夕满心满眼都是离别的不舍,她完全没有听到席远辰说的这句话。
席远辰低头看了一眼姚映夕,把她从自己怀里拉起来:“走了。”
姚映夕其实没怎么流眼泪,点点头,跟着席远辰离开机场。
从机场出来,车子开到市中心姚映夕便让席远辰把她放下来。
席远辰看了她一眼,看了一眼手表,也没说什么,找了一个红绿灯路口把她放了下来。
姚映夕从车里出来,关上车门前,弯腰看着车里的席远辰,真诚的开口:“谢谢你,席先生。”
谢谢他去了机场。
他说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有义务去理解谁,没有谁会平白无故的帮一个莫不相识的人。但是,他还是帮她了。
席远辰侧头看她,双手搭在方向盘上,脸上一如既往的没什么表情:“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我不会再陪你做一次。”
说完,便开着车子离开。
姚映夕站在来来往往的大街上,忽然就笑了。
下午的时候,姚映夕给阿南打电话,问席远辰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回不回别墅,得到准确的答案后,姚映夕便去菜市场买菜。
席远辰下班到公寓后,便看见姚映夕在厨房里忙前忙后的。
幽深的双眸里闪过一丝笑意,他换了鞋往客厅里走。
走到客厅的时候,目光落到摆在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资料。还有财务报表和摊在桌面上画着一个哭脸的笔记本上。
席远辰步子顿了顿,侧头看了一眼姚映夕,走到桌子旁弯腰把画着哭脸的笔记本拿起来。
哭脸的旁边写了几句话。
席远辰扫过去,第一句写的是:姚映夕小可爱加油~财务报表什么的都是浮云!你会战胜它们的!!!
第二句是:姚映夕选手在坚持一下!你可以哒!
第三句是:席远辰这个大魔王!你的脑子是被僵尸吃掉了之后装的非人类的脑子吧!!!啊!!!万恶的财务报表!!!
紧接着就是那个哭的眼泪都飞到了一边去的大哭脸。
姚映夕把蒸好的鱼从蒸锅里拿出来放到餐座上,转身就看见席远辰背对她站在客厅里。
她猛地一下才想起来自己的东西都还没有收!最重要的是!她看报表看不明白的时候在她的笔记本上写了很多的胡言乱语!
席远辰不会看到了吧?
姚映夕来不及多想,快步跑过去便看见席远辰手里正拿着她的笔记本。
听见她过来的脚步声,席远辰抬起头来,深邃的目光落到她身上。
姚映夕猛地顿住脚步,内心泪流满面了,但是脸上还是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试图转移席远辰的注意力:“席先生,饭菜我都做好了,你洗手准备吃饭吧。”
姚映夕边小心翼翼的开口,边伸手去拿席远辰手里的笔记本。
在她就快要碰到本子的时候,席远辰忽然后退了一下,挑着薄唇露出一丝笑意来:“我是大魔王?我的脑子被僵尸吃掉了?非人类?”
姚映夕看着席远辰声音沉冷的,一字一顿的把自己写的句子关键字给念出来,本能的抬腿就要走的离席远辰远远的。
刚走出去两步,就被席远辰扣着腰拉到他怀里。
鼻息间全是雪松的味道,姚映夕抬头正要说话,席远辰的吻便落下来。
很快姚映夕脸上就因为亲吻而浮现出一团红晕,席远辰克制的松开她的唇,但又忍不住去吻别的地方,声音暗哑的问她:“为什么问阿南我今天回不回来。”
滚烫的呼吸喷在颈动脉上,姚映夕下意识的抖了一下,手指蜷了蜷,开口回答席远辰:“我想谢谢你。”
薄唇贴着修长的脖颈渐渐往上,姚映夕有些难受的偏了偏脖子,抓着席远辰衣袖的手紧了紧,接着说:“谢谢你帮我……”
“既然要谢就用我喜欢的方式。”
席远辰打断姚映夕的话,他已经不满足眼下这种简单的触碰。
打横抱起姚映夕,席远辰大步往卧室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