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我的人从没有被欺负还忍气吞声的

33f4上网导航

王婉的手在半空中被人捏住,瞬时疼的她脸色惨白。
席远辰丢开王婉的手,站到姚映夕的身边,低头看她:“你就这么等着被人欺负?”
姚映夕没想到席远辰忽然会忽然出现,她仰头看着他,有一瞬的恍惚,而后回过神来,垂下眼睫没有回答席远辰的问题。
她会等着别人欺负她吗?答案是不会。
刚才她没说完的后半句话其实是“但他们要付得起得罪席远辰的后果”但他们没给她机会说完。
席远辰没等到姚映夕的回答,眉头紧紧地皱起来。
在场大多数人是知道席远辰的,知道他是GP的总裁,知道这个身份后台不明的席总是跺跺脚能让云城抖一抖的新贵。
所有人都安静下去,看姚映夕的目光又变了变。
王婉勉强站稳后,看到席远辰强大的气场后,到嘴边的咒骂不自觉的忍回去。
阿南很快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覆到席远辰耳边低声跟她说。
席远辰听完阿南的话,脸色更冷,他看着王婉,开口:“你是说她偷了你的手链?”
王婉被席远辰语气震慑到,身子抖了一下,在席远辰凌厉的目光下,声音变的很弱:“我跟她撞了一下我的手链就不见了。”
“你觉得我席远辰身边的人会偷你的项链?”席远辰再次开口,王婉身子缩了缩。
阿南上前,像是拿自己的东西一样,把王婉手里的项链拿走,然后给席远辰。
席远辰接过来看了看,笑了一下,松手,手链便直直的掉在地上。
两百多万的东西就这么掉在地上,姚映夕低头,看着被席远辰丢在地上的手链。
“姚映夕,你觉得这条项链怎么样?”
姚映夕不知道席远辰想干嘛,但是这次没有掉链子,开口说:“很俗。”
两百多万的东西说俗……
席远辰看了一眼姚映夕,眼底露出一丝赞赏:“污染你的眼睛了吗?”
姚映夕抬眼看着席远辰,忽然笑了一下:“有点。”
席远辰眼睛里一闪而过笑意:“嗯,那交给你处理了。”
姚映夕指指地上的手链,席远辰点头,姚映夕低头看着地上的手链,抬腿走了两步,直接踩上去。
“姚映夕!”王婉没想到姚映夕会这么做,两百多万的定西啊!她一眼不眨的踩上去。
王婉下意识去找许馨雅的身影,却没有看见。她声音恶狠狠的:“你!”
姚映夕看着她,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来:“我怎么了?”
“你给我赔!”王婉看着被她踩住的手链,两百多万,她要怎么还给许馨雅?
她爸要是知道她败了两百多万块钱,会把她打死的。
“席先生……”姚映夕挪开脚,走到席远辰身边。
她的声音有点低,听起来就有一种撒娇的味道,席远辰看着她,抬手牵住她的手,把她拉到自己的身边。
席远辰看着王婉,很快,阿南又从主办方那拿着她进来酒会的那张请帖进来。
酒会受邀人,许恒远。
席远辰看了一眼,递给姚映夕,姚映夕捏着,一下就反应过来。
原来一切都是许馨雅设计的。
姚映夕抬眼看了看四周,哪里有许馨雅的身影。
周围的人都安安静静等待着看这一场闹剧怎么收场,王婉渐渐发现事情的严重性,苍白的脸颊更加的白了。
许馨雅不在,对着王婉,姚映夕其实有些意兴阑珊。
席远辰看着她一眼就看穿她的心思,捏着她手腕的手往下,抓住她整个手掌握住。
他的手是暖的,和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漠气场不一样。
姚映夕侧头看他,席远辰说:“我的人从没有被欺负了还忍气吞声的,姚映夕,没有价值的善良在我看来就是懦弱。”
没有价值的善良就是懦弱。
姚映夕咀嚼着席远辰这句话,忽然有一种开窍的感觉。
她这段时间所有的纠结,茫然似乎一下就没了。
姚映夕看着席远辰,忽然笑了笑,说:“我知道了。”
席远辰不知道自己的话对姚映夕产生了怎样的影响,但是看着她挺直脊背的走出去,嘴角很难得的勾起一个弧度。
姚映夕在王婉面前站定,抬手想要帮她擦擦沾在脸上的口红,但王婉仿佛惊弓之鸟一样,她手还没碰到她,她往后躲,不无恐惧的开口:“你要干嘛?”
“我不干嘛啊。”姚映夕收回手:“王小姐不是说要报警抓我的吗?你知道有盗窃罪,那你知不知道还有诬陷罪和诽谤罪?”
王婉脸色更白了,她这会才明白过来,许馨雅骗了自己,她说席远辰家世好,却不说在席远辰这样的人眼里,她连棵葱都不算。
许馨雅说姚映夕是那种凭着姿色爬上席远辰床的女人,只要她能让姚映夕当场丢脸摊上一个小偷的罪名,席远辰就会踢了姚映夕,到时候她就能趁机去让席远辰注意到自己。
可根本不是这样的,席远辰惹不得,连姚映夕她都惹不得。
王婉看了看周围,根本看不见许馨雅的影子,那个女人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我……”王婉勉强镇定,交握着发抖的双手,看着姚映夕:“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丢了的手链是在你包里找出来的,我没有诬陷你,也没有诽谤你。”
姚映夕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等她说完,她笑了一下:“看来你也不太蠢,如果你告诉我是谁指使你诬陷我的话,我就让席先生放了你,否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