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是谁教你作威作福的派头

33f4上网导航

“否则……什么……”王婉声音都在发抖,但是她看着姚映夕,不觉得她是能把事情做到多绝的人:“就算我的项链不是你那的,那也只能说明,这一切只是一个意外。”
“到警局去,我的行为也只是属于正常的……”
“到警局去?”姚映夕打断王婉的话,笑了一下:“你未免也想的太好了吧?”
姚映夕眯了眯眼睛,视线落到不远处桌子上的吃西餐用的刀叉上,看了一眼阿南,阿南立刻领会,走过去给她拿。
“席先生。”姚映夕趁着阿南去给她拿刀的时候,转身看向席远辰:“我是不是想怎么讨回来都可以?”
席远辰看着姚映夕,眼里有笑意,但是面上却看不出来,他没什么情绪的“嗯”了一声,只是这一声“嗯”就是分量很重的承诺。
姚映夕又问:“那我需要带着王小姐到别的地方去吗?”
席远辰薄唇里淡淡的吐出“不用”两个字。
姚映夕灿若朝阳的笑了一下,恰好阿南把刀子取了过来。
刀锋映着室内的灯光,微微泛着冷芒。
原本就安静下来的宴会厅此时此刻,更加的安静。所有的人都有点不可置信的看着姚映夕,同时也更加的对席远辰的作风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这个男人惹不得,不仅如此,和他沾着关系的所有东西最好都敬而远之。
姚映夕接过阿南递过来的到,再次朝王婉走。
王婉看着姚映夕手上的刀,脚下一软便直直的跌到在地上,她声音听起来已经带着明显的颤抖:“姚映夕!你……你想做什么?!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要是敢动我!我爸爸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姚映夕慢悠悠的,一步一步的走到王婉身边,看着她蹲下来,语气里带着一种藐视一切的底气:“我不需要知道你是谁,我想做什么你也阻挡不了。还有你爸爸会不会放过我,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现在就可以仗着席先生不放过你。”
“你相信吗?”姚映夕笑着,手里把玩着刀子的刀柄,漫不经心的模样。
王婉越来越怕,越来越怕,但是好在理智没有全然崩塌,眼神里的恐惧渐渐变成了愤恨。
姚映夕倾身,用刀背慢悠悠的顺着王婉的脸颊往下滑:“说,还是不说?”
王婉不算特别蠢,起码到此刻她也知道自己不能把许馨雅供出去,如果她说了,不用席远辰动手,许家就会先把他们王家给灭了。
她眼眶里因为害怕而蓄满泪水,王婉紧紧地看着姚映夕,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念她的名字:“姚!映!夕!”
姚映夕“嗯?”了一声,警察正好来了。
王婉看到警察,尤其看到警察局的局长便连忙喊:“高叔叔,高叔叔!救我!”
今天的“失窃案”不一般,警察局的局长亲自出警。他直接无视了王婉的求救,视线先扫了一眼在场都有哪些人后才把目光落到姚映夕和王婉身上。
王婉局长是认识的,而姚映夕……却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面孔。
他们这些人什么不说,眼力劲是顶好的。
席远辰他也认识,但是还没到要可以攀谈的矫情,他的助理站在姚映夕身边不远的地方,那这个女人应该就是席远辰的女人。
局长咳了一声,直接说:“跟我们去一趟警局。”
他话落,跟他一起来的几个手下便对王婉,姚映夕还有报案的酒会承办人做“请”的姿势。
姚映夕不慌不忙的站起身来,走回席远辰身边。
席远辰伸手把她的手掌扣在掌心里,看着警察局长开口:“高局,事情你们好好调查,我们一定好好配合,但是我的人我要领回去。”
席远辰的势力高局长是知道一些的,闻言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来:“可以,姚小姐就先跟席总回去,事情调查清楚了,我们会给席总和姚小姐一个交代。”
“那就麻烦高局了。”席远辰目光淡漠,话落就带着姚映夕离开。
回去的路上,一路沉默。
到公寓后,姚映夕先一步进门,她伸手按开室内的灯,席远辰便喊她。
姚映夕回头,看着席远辰。
“姚映夕,谁教你作威作福的派头的?”
席远辰表情清冷,目光凌厉。
姚映夕看着她,被他的话问住,随后看到他的表情和目光,忍不住攥了攥双手。
“问你话!”席远辰的眉头明显的皱起来,脸上是显而易见的不耐。
姚映夕说到底是怕席远辰的,被他语气冷厉的一吼,双手一下握成拳。
她勉强与席远辰对视,说:“是席先生。”
席远辰一愣,姚映夕接着说:“是席先生给了我作威作福的底气我才敢作威作福的。”
“是您说,没有价值的善良都是懦弱!”姚映夕看着他:“也是你说……”
姚映夕话还没说完,猝不及防就被席远辰扯进怀里捏着下巴吻下去。
她愣住,睁着眼睛看着席远辰,感受着他在自己的身上辗转反侧的啃噬撕咬。
“我问你一句话你有十句等着我?”
席远辰从她的口腔里退出来,嘴唇贴着她的嘴唇,呼吸喷在她的脸上,有丝丝缕缕的痒。
姚映夕咽了咽口水,垂眼去看席远辰。
她的眼睛因为接吻缺氧而泛起潋滟的水光,盯着人看的时候能很清楚的透着对方的身影。
席远辰从没说过,他要姚映夕的原因除了她像他的安安外,她还有一双很能蛊惑人的眼睛。
她只要看着对方,似乎就是一生一世的深情。
没有哪个男人受得了这样的蛊惑。
气温忽然节节攀升,席远辰全身的肌肉绷紧,打横把姚映夕抱起来大步往屋子里。
姚映夕下意识的搂着他的肩膀,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席远辰已经把她丢在被褥间,欺身压上来。
席远辰伸手把姚映夕脸上的头发拨开,低头吻上去。
这一次,席远辰比以往都要有耐心。姚映夕也不断的跟自己说,放松要放松。可是她越这么跟自己说,她就越难打开自己的身体。
席远辰把她身上的衣服全部剥掉,沉下身去,姚映夕疼的瑟缩了一下,眼泪瞬间盈满眼眶。
姚映夕觉得过了好长的一段时间,席远辰隐忍的额头上都是汗液,她也没能更深的接纳她。
“席先生……”姚映夕听着席远辰粗重的呼吸声,开口:“我吃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