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所以我妈是被你们害死的

33f4上网导航

锋利的刀刃没入血肉,姚映夕手一松,美工刀掉在地上,食指之间冒出殷红的血珠。
脑子里许多的记忆忽然争先恐后的涌出来,姚映夕的脸色白了白,跌坐在桌子旁边的椅子上。
她猛地站起来,拿起U盘往外跑。
姚映夕跑到附近最近的一家网吧,找了一台电脑,抖着手把U盘插上。
一段画质不算清晰的画面跳出来,清晨车辆稀松的马路上,一辆红色的小轿车出现,在转弯路口,一辆越野忽然冲出来“嘭”的一声撞上红色的小轿车。
两辆车的车头瞬时变形,似乎是过了十几二十秒,周围等红灯的人慢慢的朝相撞的两辆车走过去。
电脑画面戛然而止,紧接着一段录音响起来。
“这是三十万,你只要在周一的早上把那个女人撞死,这些钱就是你的。”
“这件事情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否则,你就等着坐牢去,从此你的妻儿父母就等着喝西北风!”
是姚映夕熟悉到可入骨髓的声音,也是姚映夕恨之入骨的一个人——何勤芳。
姚映夕伸手按着额头,脸色已经白的跟纸片一样。
她已经没有妈妈了十三年,她一直以为那场车祸如警察说的那样,只是一场意外,是肇事者酒驾才造成的意外,可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不是意外。
是她,是何勤芳那个小三的阴谋。
姚映夕脑子里忽然涌现出许久都不曾出现在她眼前的两张脸,她拔下U盘,起身的时候带倒了身后的椅子,整个网吧的人都闻声看过来,姚映夕快速离开。
拦了一辆出租车,姚映夕报了一个忘却了十几年的地址。
出租车很快就到云城富人区的,姚映夕付了钱,便往许家别墅走。
姚映夕按了门铃,女佣出来开门,见是一个穿着普通的陌生人,皱着眉,转身就要走。
“站住!”姚映夕沉声喊住她:“何勤芳在哪!我要见她!”
佣人听了姚映夕理直气壮的话,停下脚步,鄙夷的嗤笑:“你是谁?敢直呼我们太太的名字?!我劝你赶紧离开,否则吃不了兜着走!”
佣人话落,姚映夕还没开口,一辆黑色的奔驰便驶过来。
司机是跟了许恒远十多年的司机了,他降下车窗看到姚映夕愣了两秒才回过神来,对身后的许恒远跟何勤芳说:“先生太太,是大……姚映夕。”
许恒远一愣,何勤芳看了一眼车窗外,脸上的厌恶止都止不住:“真是晦气,赶紧让他们把人给我赶走。”
姚映夕看到黑色奔驰开过来,就知道许恒远在里面,她转身走过去,抬手猛拍车窗:“下车!许恒远你给我下车!”
司机那边的车窗是打开的,姚映夕的话传到车子里,许恒远的脸色变的很难看。他让司机停车,从车上下来,直接给了姚映夕一巴掌:“直呼你老子的名字!你还有没有点教养!”
许恒远的巴掌很忽然,姚映夕没防备也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的对自己动手,直接被他打的摔趴在地上。
何勤芳这时候也从奔驰车上下来,她全身都是名牌,一张保养得宜的脸看起来像是只有三十多岁,风华正茂。
可姚映夕始终记得,当年她是怎么带着她女儿到她妈妈面前装可怜,又是怎么挑拨她妈和许恒远,以至于后来,她逼的她妈妈离开眼前这栋别墅,虐待姚映月。
这个女人好看的外表下有一颗恶毒的心。
姚映夕耳边清晰的响起那段录音里的对话,她猛的站起身来,朝何勤芳扑过去,掐着她的脖子,语气阴狠:“你很得意?你害死我妈,我要你偿命!”
人豁出去的时候能爆发出想象不出的力量,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姚映夕的动作惊呆了。
姚映夕把何勤芳抵在车上,双手狠狠的掐着她的脖子。
何勤芳被掐的脸色通红,大张着嘴什么都说不出来,窒息让她就像是一条濒死的鱼,胡乱的挣扎。
许恒远跟司机佣人这个时候终于回过神来,司机跟佣人用力掰开姚映夕的手,两人一左一右的钳制住她。
许恒远扶起何勤芳,等何勤芳缓过来一些后,许恒远直接上前照着姚映夕的肚子上踢了一脚,气的抖着手沉声的开口:“孽障!反了天了你!敢这么对你阿姨!”
“你当我死了是不是?!”说着,许恒远又踢了一脚:“老子当初就该在你妈死的时候把你顺道给她送去!”
许恒远两脚都踢在姚映夕身体最薄弱的地方,不过两下,她的嘴角边便溢出一丝血迹。
姚映夕在许恒远话落后,眼神凌厉的看着他们,一字一顿:“所以我妈是被你们害死的是吗?”
“你们夫妻俩买凶杀死我妈妈的是不是?!”
姚映夕没了理智,拼命的挣扎,往许恒远和何勤芳身边去。
许恒远跟何勤芳没想到自己做了十几年的事,会忽然被人说出来,这个人还是姚娟的女儿!
两人愣了一瞬,何勤芳抚着胸口走到姚映夕身边甩了她一个巴掌:“闭嘴!小贱人你在胡说什么?!”
“富贵给她长点记性,别再胡说八道。”
何勤芳说罢,司机富贵就开始打姚映夕。
富贵从前当过兵,知道怎么打人才是最疼的。
他拖着姚映夕到路边,拳头,巴掌,脚一下下的踢在姚映夕身上。
姚映夕一个女孩子,很快就受不住,趴在地上,已经接近昏迷。但是她一直撑着,她已经说不出话,但一直的冷冷的望着何勤芳和许恒远。
何勤芳被她看的后背冒冷汗,恶狠狠的吩咐富贵:“把她那双眼睛给我戳瞎!”
“等等……”
一个人影从别墅门口的一棵树下走出来,走到何勤芳和许恒远的身边,声音带着笑意:“爸爸妈妈,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不好看?谁惹你生气了?”
“雅雅,你回来了?”何勤芳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阴狠的脸色消失的一干二净,连忙露出笑容来。连一旁脸色无比难看的许恒远脸上都露出一个宠溺的笑容来。
“嗯。”许馨雅应了一声,笑的很甜美的对许恒远邀功:“爸爸,你看好的那个项目我已经谈的差不多了哦。”
“您要怎么奖励我呀?”许馨雅一边跟他们说,一边看着姚映夕的方向。
何勤芳见自己女儿眼睛一直往姚映夕那边看,皱着眉吩咐:“富贵,把这个小贱人丢远一点,别脏了我们的地方。”
“这不是姐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