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游戏才刚刚开始

33f4上网导航

“这不是姐姐吗”
“什么姐姐?”何勤芳要拉住许馨雅,许馨雅已经迈开步伐。
她走到姚映夕的前面,蹲下身,抬手把姚映夕脸上的头发拨开,目光落在她的五官上。
“别碰我!”姚映夕瞪着许馨雅,声音微弱的几乎听不到。
姚映夕长的像姚娟,五官很精致耐看,不同于这个时代的审美,她属于那种偏古典的美人,柳叶,杏眼,樱唇组合在一起有一种很婉约的味道。眼下被人打的这么狼狈了,她依然是好看的。
许馨雅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来,无视姚映夕满是恨意的目光,喃喃的开口:“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富贵叔别打了。”许馨雅站起身来,回到何勤芳和徐许恒远的身边。
“你碰她做什么?也不嫌脏!”何勤芳从包里拿出湿纸巾皱着眉头给许馨雅擦手。
许馨雅笑了笑,随她,看向许恒远:“爸,把姐姐留下来吧。”
“什么?”何勤芳惊讶的看着许馨雅,脸上全是不赞同:“雅雅,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许馨雅拍了拍何勤芳的手,继续看着皱眉的许恒远说:“爸爸,我刚才跟你说,项目基本上谈好了,其实还差一点。”
“虽然我们给的条件周总都基本上满意,但是你们知道的跟周总做生意,一直有个老规矩。”
许馨雅嘴里的周总是云成一家制药公司的老总,这些年房地产越来越不好混,恒远集团近两年来的中心是药品。而在这一行要是想站稳脚跟,跟周总合作是必不可少的一步。
而这个人的人品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极为变态好色,和他做生意必不可少的一步是女人。这几年他玩女人的口味越来越挑了,一般的人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姐姐看着还不错。”许馨雅温温柔柔的开口:“应该挺对周总胃口的。”
“所以呀,爸爸……”许馨雅走到许恒远的身边,挽住他的胳膊:“把姐姐留下来?”
“姐姐年纪也不小了,我觉得她自己找的男朋友估计也很穷,嫁了也受苦,还不如跟着周总,起码能过上不错的日子,还能为爸爸分忧解难,你说呢?爸爸。”
许恒远眯着眼睛看着已经撑不住晕过去的姚映夕,转头对许馨雅笑了笑,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还是小雅乖,会为爸爸考虑。”
许馨雅笑的甜甜的,富贵把姚映夕抱进别墅里。
…………
姚映夕沉沉的睡了很久,睁开眼睛的时候忘了自己是在哪里。
她动了动,全身都是疼的。
一下,她想起来自己收到一份视屏和录音,然后去了许家别墅,最后被许家的司机打。
那她现在……
姚映夕挣扎着坐起身,看了看四周,是一个十多平米除了一张床就什么都没有的屋子。
她被关了吗?许恒远把她关起来做什么?
姚映夕下床,身子软软的跌到在地上。
同时,房间门被推开,许馨雅姿态优雅的踩着高跟鞋进来。她低头看着摔在地上的姚映夕,露出一个笑容来:“姚映夕,你也有今天呀。”
“许馨雅……”姚映夕开口,嘶哑的声音里带着刻骨的恨意。
“嗯?”许馨雅应了一声,舒展的眉头皱起来:“你这声音真是难听。”
说完,便让佣人送来一杯水。
“喝吧,润润嗓子,这幅嗓子要是坏了可就掉价了。”许馨雅弯腰,把水递给她。
姚映夕不接,许馨雅笑起来:“你是怕我在水里给你下毒吗?放心吧,不会的。”
“你们有什么目的?”姚映夕盯着许馨雅,把话说出来。
她在蠢都知道,许家人没有把她弄死,还把她弄到这么一个地方一定是有别的目的的。
“你猜?”许馨雅收回手,把那杯水放到地上,直起身子来。
姚映夕盯着她,没作声。
许馨雅看着她,鄙夷的笑起来:“姚映夕,你知不知道,你是我见过最蠢的人。”
“没权没势,你还想着替你妈来跟我们许家讨债?”
“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捏死你跟捏死蚂蚁一样容易?”
姚映夕从被许恒远打了一巴掌她就知道自己来错了,但是对这一家人的恨意让她失了理智,她等不了,如果可以用她一条命换许恒远和何勤芳的命她很愿意。
只不过她到底高估了自己,所以到如今的地步,她也只能怪自己蠢。
“但是呢……”许馨雅看着姚映夕的表情:“我不会让你就这么死了的。”
“游戏才刚刚开始,你要是这么就死了多可惜是吧?”
许馨雅笑眯眯的说完,转身离开。
姚映夕眼睁睁的看着许馨雅离开,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因为她知道,在这里哪怕喊破了喉咙也没人能救她,她只能等,只能安安静静的等。
一天过去,两天过去,一周过去……姚映夕还是被关在这里。
这间屋子没有窗户,室内一直亮着白炽灯,要不是每天有人固定送来三餐,姚映夕都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
她的精神跟心理其实已经慢慢的开始崩溃,只是她拼命的克制自己一定不能让许恒远何勤芳他们得意。
她告诉自己,她必须要撑下去,并且不能出事,她要好好的,这样才能为她妈妈报仇。
姚映夕坐在床上环抱着自己,可是眼皮却越来越来越沉,越来越沉,渐渐的,眼皮就这么慢慢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