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那里和牙签一样大

33f4上网导航

苏念和程菲的性格不同,程菲每一段她的恋情她都会告诉苏念,包括一夜情这种根本就不算爱情的感情。而苏念,相对于程菲,她总是喜欢某些事情百分百确定之后再告诉程菲。

苏念并没有告诉程菲她和陆经年两个人之间的事情。

这无关她和苏菲的感情,只是对待感情,她比起她要慎重很多。

她稍微想了想,考虑到他估计在忙,自己担心多余了。看好闺蜜这么求她,瞬间心软,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还在对她讨好卖萌的程菲,“好啦。好啦。其实我这里也没有什么大事。我陪你就是了。”

“不愧是我的好闺蜜,我就知道你最好了。么么哒。”

苏念答应后,程菲就把苏念拖进她的保时捷小跑车里,开向酒吧。

程菲带苏念去的是本市新开的一家酒吧,据说这家酒吧是江城的一个达官贵族开的。酒吧一开业,全城几乎所有的达官贵族都往那里挤。

至于究竟是哪位达官贵族,她也不知道。

程菲今天非要拖着苏念去,不为其它,只为她好不容易从她的哥那里搞到了一张会员卡。她今天就要去见一见,见见这江城唯一一所据说洗手间都是镶金子,采取会员制的酒吧和她曾经泡过的酒吧有什么不一样。

陆经年的车,只比程菲的车快了那么一步。

程菲开的小跑平日里若是停在其它酒吧门口,有多惹眼就多惹眼。加之车上下来两个大美女,肯定是两人刚下车,就已经被好几个男人盯上。

有一次,程菲非得打破苏念二十好几岁还没有进过酒吧这一乖乖女特征,拖着她进酒吧。

那次两人只是在刚到门口,就被门口就瞄上了他们的男人搭讪。苏念最后被这些一个又一个搭不完讪的男人烦得,拖着程菲就回了家。

今天两人的车停在豪车云集的地方,那么地不起眼,更没有引起多少人关注,苏念倒是因此微微吐了一口气。

两人的车虽然不起眼,但人还是顶级大美女。

身上的衣物和配饰,虽然没有这几天往这里扎堆的名媛们贵重,但美貌和身才是无论如何都遮挡不住了。

程菲怕苏念向上一次一样打退堂鼓跑掉,她不但拉着她的手不放,嘴上还做她的思想工作来着,“你知道不知道,听说这酒吧的主人身份比较特殊,好多名媛最近几天都往这里堆。相比较那些名媛,我们两个就是不起眼的小人物。所以今天你的第一次根本就不用担心进去会被骚扰。”

“实话告诉你,其实在你去法国的这段时间,我已经到过酒吧一次了。所以,今天,不是我的第一次。”

“你已经来过了?你一个人来的,还是和什么人?呵呵呵,小苏苏,老实交代趁我出国玩的时候,你除了做了来酒吧的这种事,还有什么疯狂的举动?”

“一个人来的。那天心情不好,就一个人来喝闷酒来了。”

“借酒浇愁,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呀。是不是因为赵云端?”

“她已经是我的过去式了。我要喝酒也是为了别的大帅哥。”

苏念故意这样说着,程菲却不可置信地看着苏念,“这,不可能吧。怎么我走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我不认识你了呢?你老实告诉我,你一个人来喝酒的时候有没有遇见什么艳遇?你该不会还要告诉我,你来酒吧的那天,恰好和某个男人,发生了点什么吧。”

程菲一提,苏念立马想到那次她以为是别的男人把她带走,她回家非要和他离婚的乌龙事件。

脸,不自觉地红了。

“怎么,你脸红了。该不是我说对了吧?”程菲和苏念此时已经进了酒吧,她特意把苏念拉到酒吧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快,给我说,上次你去酒吧遇见的那个男人,那方面厉害不厉害,有没有让你感觉很性福?”

“你说什么啊?我就来酒吧喝了一次酒而已,哪里有什么男人?”

苏念拒绝回答程菲此类露骨的问题。

“苏念,你这就不够义气了哦。如果是别的女人对我说到酒吧没有男人找她,我还信。你,放着你这么一个大美女到酒吧这种如狼似虎的地方,没有男人来找你。你不是说我的眼睛瞎了,就是那些看见你了都不下手的男人瞎了。”

“没有。你想多了。真的什么男人都没有。”苏念红着脸回。

“脸都红了哦。还气急败坏。小苏苏,你我还不懂。”程菲扯住她不放,非要她说那次究竟有什么艳遇,“你快说快说。你苏念进酒吧遇男人这事,可是奇遇。我今天一定要听。”

“真的没有男人。”

“看你的表情肯定有。”

“没有。”

“有。”

“……”

两人争执间,从洗手间里出来的陆经年,脚一抬,恰好看见了他家的小女人。

她站在原处不知道正在和另一个女人在争论什么,他悄无声息地走到们两人身后的一隐蔽处,偷偷地听两人讲话。

“苏念,我是你的好闺蜜。你说你上次来酒吧,没有遇见男人,我还真不相信。你如果不想我一辈子缠着你,让你把这件事一五一十地说给我听,最好现在快点告诉我。”

他们两个谈论的话题,让隐藏在后面的陆经年心微动。

她的上一次,是不是他跟随她的那一次?

陆经年揣测间,实在是抗不住程菲死缠烂打的苏念,呼了一口气,白了自己的闺蜜一眼,然后无可奈何地告诉她,“我上次喝醉了。醉倒哪个男人把我带回去的都不知道。你要问我他长得怎么样?那方面能力如何,我还真的不知道?”

“醉了。长得怎么样,你不知道我理解。但那方面,他竟然让你没有印象?厉害的话,你一定能够感知得到。我想,肯定很弱。让你没有感觉,该不是是个牙签吧。”

牙签……

陆经年听到程菲这个形容,简直醉了。

牙签?

怎么可能。

她上次误打误撞看了他,那里大得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