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为了钱才和我儿子在一起!

33f4上网导航

苏念和陆经年一起到那边的时候,陆语嫣正处在精神癫狂的状态。

为了不更加地刺激她,苏念躲到了楼上他的房间,剩下的交给陆经年来处理。

就在苏念为了婆婆的事情烦恼的时候,另一边程菲正在为了自己公公的事而烦恼。

“你是小程?”

上午韩非的母亲薛晚晴刚走,下午的时候韩非的父亲韩庆国就找上门来了。

不过他和韩非母亲的主动登门不同的是,韩非的父亲是派人把她直接请到了他的家里。

“你就是程菲?”

程菲一到,她就被站在她前方的几乎和韩非长得一模一样的中年男人,带着严肃神色上下来回打量了好几遍。

这中年男人,除了和韩非长得太像,他身上还有一股不露自威的气魄。年级这么大,又有这股气势。而且她看她现在处在这个貌似他书房的地方,一看书房的摆设,以及里面的家具,知道韩非父亲身份的程菲,立马就猜到了他是谁。

早上的时候,韩母才警告过她他父亲不同意他们的事,下午就找来了。

速度还真是快。

不过上午已经有了他母亲的担保,就算下午他就找来了,她心里的惧怕依旧少了不少。

“我是。”她坦坦荡荡地答。

韩庆国从他的座位上站起身来,手习惯性地背在身后,走到程菲的跟前,问她,“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韩非的父亲。”

“一眼就认出,看来你是有备而来。”

程菲非常不喜欢韩父的这句话。

她也不想被冤枉。

她辩驳地答,“我没有有备而来,只是你和韩非太像了,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了。但看年龄,你不是他的弟兄,所以我就判断你是他的父亲了。”

“你很聪明。但是你可能不知道,我不喜欢太过聪明的女人待在我儿子的身边。更不喜欢太多聪明太会算计的女子嫁入我们韩家赖。”

韩父如此地开门见山贬低她,程菲之前一直担心的这一刻终于来了。

即便她很爱韩非,她和韩非这段爱情对她来说很重要,但她依旧不想在这段爱情面前卑躬屈膝。

既然他对她都不客气,她也没有必要继续卑躬屈膝地去逢迎讨好她了。

“我没有聪明。我只是拥有常人该有的判断力。”

她如实坦荡地答。

“那你告诉我,你究竟是看上了我们韩非什么?或者说只是看上了我的位置,还是看上我们韩家以及韩非外婆家将来留给他的财富?”

“伯父,其实我刚和韩非在一起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的身份。因为你的身份,我和他还分开过一段时间。至于韩非外婆家以及你们韩家留给他的财富有多少,我不清楚。我也不在乎。

你今早让伯母来见我之前,应该就早查过我的一切。既然查过,就知道虽然我程菲家和你们韩非家比起来,相差得实在太多太多,但也不是那种缺钱用的家庭。你更知道我长大后,自己创业,更不缺钱花。”

韩非面露嘲讽,“你的意思,你不是为了这二者而来?”

“如果我回答你说我是为这二者二来,那首长大人你是不是对你儿子的自身的魅力太没有信心了。你以为他获取一个女孩子的爱,或者青睐,仅仅是靠你现在的官职地位,或者你们韩薛二家的财富?”

刚较量,韩庆国就感觉到对面的女孩子不是逆来顺受的主。

而且,还巧舌如簧。

不过,他怎么可能就败给了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

他深吸一口气,回答他,“好。就算你只是冲着我儿子韩非本身来的。你的家庭不算太好,但也不差。但是你,根本在你的家庭里,根本就是见不得光的存在。你这样的身世,也不配嫁给我们韩非,嫁入我们韩家。”

“伯父,你这么一位位高权重的大人物说出这样的话来,真实太缺水平了。任何一个人的出身,都不是她本人能够决定的。是,我的出身是如你所的那样见不了光。

但是我程菲,从小到大,不仅学习成绩优良。我更是在大学时候就勤工俭学,我创业也没有依靠家里的任何力量。我程菲的出身很失败,但是我觉得现在的我活得并不失败。

你处在这样一个高度的人,仅仅因为我的出生就否定我的一切,那我再说一句,你根本就不配在这个位置上。”

程菲义正言辞。

就算对面站着的人是韩非的父亲,她依旧当仁不让。

韩父上位以来,几乎从来都没有人敢这样对他说过话。

首次派老婆出马,以失败告终。

他以为他亲自出马,几句话就把人给搞定了。

没想到……

“你……出身那么差了。嘴上还这么地伶牙俐齿。”

几句话,他被面前的小女人,气得涨红着一张脸。

他手指指着她,话都说不出来了。

“韩大首长,我出身是差。但不代表出身差了,连说话也不能说了。何况我说的这些话,我自认为并没有任何地错误。相反是你,因为我的出身不够好,认为我的出身不能给你儿子,乃至你们韩家带去任何的利益或者美誉,你的私心让你处处贬低我,把我的尊严踩在地上任意践踏。”

“我很忙,没有时间也不想和你多说。总之,我们韩非和你是不可能的。”

韩庆国认为多说无益。

总之,他表明自己的态度就好。

“首长大人,我和你儿子是真心相爱,任何人都不能剥夺我们的爱情。我和你儿子韩非究竟有没有可能,这都是我和他之间的事,并不由你这个我们两人爱情的局外人说了算。”

“你嘴巴这么硬,不就是为了钱吗?”韩非这句,把韩庆国气得,手再一次指着她说,“竟然你要钱,那我就把钱给你。”

韩庆国从他面前的抽屉里,写了一张支票直接递到苏念的手里。

“今早她母亲给你一百万,让你离开他,我知道你一定是嫌弃少了。这里是五百万。五百万够多了吧。我请你收下之后,立马离开我儿子。”

拿钱砸人,可以拿钱侮辱自己的是事情又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