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答应和他儿子分开!

33f4上网导航

“你这么年轻,我的心意就是想知道你究竟多少岁?”

“四十八。不瞒你说,我十八岁就被韩非的父亲骗了,然后当年就把他生下来了。他的父亲比我大十岁,所以他很宠我。我说什么她都听我的。”

韩母一说起她和韩非父亲的爱情,程菲脑中自然勾勒出陆经年宠苏念,苏念说什么他都听她的画面。

“伯母,你好幸福。”她忍不住感叹。

“你嫁给我们韩非也会幸福的。他除了宠你,也必须像他父亲听我话一样听你话。你嫁入我们韩家,你不幸福,我都不答应。”

“伯母,我可以为你如此护着我,而感到幸运吗?”

从小就盼望有一个温暖家的程菲,眼看就湿了。

薛晚晴注意到她湿润了的眼眶,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傻孩子。男人宠女人,对女人好,天经地义。如果韩非不这样对你,我不希望你们在一起。”

一提到不在一起,程菲就有些害怕。

她立马对韩母说,“韩非他,其实对我很好,很宠。”

薛晚晴笑看着提起自己儿子就有点腼腆的程菲,“好就好。只是孩子,你们的事情,可能韩非的父亲有些不同意。但是你放心,伯母站在你这一边的,你就不用什么担心。”

韩母的话,程菲开始心里一紧。

后面因为他母亲的担保,放松了很多。

“也许他的父亲就是考验你们爱情的试金石。骗婚总裁里男女主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他们都没有放弃。所以我也希望你和韩非也一样,不要因为他父亲这个小小的阻力,就放弃了。”

有了韩非这么可爱的母亲支持,程菲又立即觉得信心满满。

周末,不用上班。

苏念睡醒过来时候,昨晚还睡在她身侧的人已经不见了。

床头,有他留下的小纸条。

“念念,我先去那边别墅。等那边完了,我再来岛屿这边找你。”

看了纸条,她发现他已经离开了。

她睡得太熟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醒来走了的。

想到他这两天再她和他母亲之间来回奔波,也够辛苦了。

她拿起手机,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你什么时候走的?”

“早上六点。”

六点?

她记得他们差不多早上五点才入睡,他只睡了仅仅一个小时就离开了?

这样,身体怎么吃得消?

“经年,我今天要找程菲逛街。逛完街,晚上还要见一个大学同学,可能会很晚才回家。”她故意这么说,只是为了他照顾他母亲的时候,不用顾及她,“昨晚你也没有怎么睡,照顾好了妈,你好好地在那边补一觉,就不用赶到这边来找我了。”

在他妈这件事上,她帮不了忙,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添乱了。

“好。”

两人说话间,苏念通过电话,听到手机那边貌似有人尖声大叫的声音。

她只听见他在电话里喊了一声“妈”,在对这边的她说了一声“挂了”,电话里就传来了“嘟嘟嘟”通话结束的声音。

一听,苏念就知道那边他母亲一定又出状况了。

看他身心疲惫的样子,她却帮不了任何地忙,她心里的那股无力的感觉越来越重。

忧心忡忡地看着窗外,即便平日里在她眼里美不胜收的湖光山色,今天看起来也寂寞又萧条。晨间围绕着让这一切看起来像仙境一样的雾,更像是笼罩在她心上的一张大网,让她心情沉闷压抑。

难受间,手里捏着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来电人是程菲。

“程菲,有事?”

“苏念,你说你有没有良心。你这么久不见我,接我电话第一句话不说想我,反而冷冰冰的问我有没有事,难道没事,我就不能找你了吗?”

“我只是心情不好。”

面对程菲的质问,苏念毫不遮掩自己心境地解释。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一听说好闺蜜心情不好,程菲俏皮的语气瞬间严肃起来,“是不是你和他之间又发生了什么?”

“无关他,有关他母亲。”

“关于他母亲?”程菲一听,想到她也有有关韩父母的事情给她说,“要不我们约吧。我正好也有他父母的事情给你聊。我们互相交换,然后再互相安慰好不好?”

如果继续待在这个他为她建立的岛上,苏念觉得自己的心情会更加烦闷。

好闺蜜相约,她去了,全当散心。

“小苏苏,这里。”

程菲和苏念约在她的咖啡馆里。

苏念去的时候,程菲已经在那里等她了。

“刚刚韩非的母亲来了,就坐在你坐的位置,塞了一张一百万的支票给我?”

程菲说着,还自带动作地把这一百万放到了桌上。

大学的时候,苏念被程菲带着,看了不少的言情小说。

苏念看着她眼前的一百万,自动脑补小说里男主妈妈给女主支票让她离开男主的桥段,然后说,,“她拿钱侮辱你,你轻易就接受了她用钱对你的侮辱,答应了她要和她的儿子分开了吗?程菲,就算你要答应,以你自己的身价,这支票后面再怎么也应该多一个或者两个零啊。”

“没有。苏念,不是你想得那样。”

趴在桌上,看起来焉焉没有精神地程菲否定她。

苏念还在为自己的好闺蜜担心,就听她说,“这一百万,是她给我的见面礼。她让我用这一百万买好吃的,等到下次她见我,再专门把她精心为我准备的见面礼送我。”

“一百万买好吃的?”听程菲这么说,苏念有一种她上辈子拯救了全人类的感觉。但她看心情,貌似并不好的样子,“你怎么了,遇见一这么好的未来婆婆,心情却这么不好?”

前方咖啡杯里是我轻烟,袅袅升起。

耷拉着脑袋的程菲,无精打采地看着这轻烟,嘴里有气无力地回答自己的好闺蜜,“未来啊,婆婆前面加了未来两个字。所以,这么好的婆婆未来能不能成为我的婆婆,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她说的话,让苏念听出事情并不如她想的那么简单。

她手扶着她的肩,关心地问,“究竟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