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昨晚你不是说很享受?

33f4上网导航

捞进怀里还不算,他还在她的额头,亲吻了一下,对着她说了句“宝贝儿晚安”。

一切入睡前该有的程序结束后,不到两分钟,苏念耳朵里果然听到了均匀地呼吸声。

她以为他已经睡着,于是偷偷地睁开眼来。

只是她眼一睁开,就对上了一双同样睁眼看她的黑眸。

偷睡被逮了个正着,苏念简直是窘迫死了。

不过她在他面前,早就进入了恶人先告状的模式,“你不是已经睡着了吗?”

“我什么时候说我睡着了?”

他看着她,笑问。

他确实没有亲口告诉她。

额。

“可是你在我的耳边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陆经年手突然猛拍了一下某人的屁股,责问她,“和我在一起这么久,你偷睡时候的侦查力越来越强了哦。”

“我没有。”

苏念狡辩,但某人已经一翻身就爬到了她的身体上。

昨晚被压之后的腰酸背痛苏念还记忆犹新,再次被压,苏念心有余悸。

“你这是干什么?”

她手推他宽阔又硬实的胸膛。

“一男一女同在一张床上,男的把女的压在身下,小苏同志,如果你还装不懂,那我这个做丈夫的只有用实际行动来告诉你这是要干什么了?”

危险迫在眼前。

苏念滴溜溜地转着眼珠子,想逃想躲。

可是她还没有想到办法,她身上的衣物早就被人剥得一干二净。

陆经年念在有人昨晚被他折磨得够呛,今晚他只打算要她一次。

但她实在是太美好,美好到让他根本就不愿意从她身体里出来,两人此刻又在这对他们两人都有着特殊意义的房子里,情动得难以散去的他,要了她一遍又一遍。

又是一夜后,直到清晨两人才拥抱着沉沉睡去。

为了招待尊贵的客人,德叔可谓是一大早就起床,亲自替他们俩准备早餐。

但八点,他们没起床的迹象。

九点……

十点……

直到十二点……

德叔在他们的客房外面转了无数遍,客房里丁点儿响动都没有。

十二点十分,午饭都已经替他们准备好了的他,又在他们的房门前转了一圈,最后无功而返。

“哎呀,你这个老头子也是。人家小两口睡觉,你怎么一直在人家门外转悠。知道的以为是你要叫他们吃饭,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客栈老板要干什么?”

被老婆数落后的德叔皱眉。

“你说睡觉,一夜还不够睡吗?现在都大中午了。”

“人家年轻人,又新婚燕尔的。激情得很。你以为像你,早就不行了。昨晚激情过后,身体肯定累,肯定需要白天睡觉休息。我看你,就不要再到人家的客房外面绕,打扰人家了。”

德叔的老婆会这样说,完全是因为她今早起床早,在他们门外路过的时候,不经意间听见了门内的声音。

“真是这样?”德叔的眉头皱得更凶,“真是这样也要起来吃饭啊。肚子饿了可不好。”

德叔老婆真看不下去了。

坐在桌前播着手里胡豆的她,起身就把桌上装着胡豆夹的簸箕推到德叔跟前,“你这客栈大老板,不担心担心客栈客人太多没房的事情,倒是别人小年轻之间的事情担心得多。我去叫我们儿子吃饭了,今晚吃的胡豆给你,全部帮我剥出来。”

苏念是被饿醒了的。

躺在床上的她,脚踢了踢旁边害她这个点都起不了床的罪魁祸首,“老公,我饿了。”

一听见她说饿,早就已经醒了陪她睡的人,立马哄她说,“你要起床出去吃,还是我把饭菜端到屋里,你吃了再睡。”

如果是在其它地方,苏念一定选择吃了再睡。

但这里,她怕德叔笑话她,她选择了起床出去吃。

只是,她起床照镜子的时候,发现脖子上的欢爱过的痕迹,立马后悔自己的选择。

苏念正对着她脖子纠结之际,一条轻如蝉翼的薄纱围巾落在了她的手上。她看着手里的围巾,目光感激地看向立在她身侧英俊高大的男人。不过下一秒,她对他的感激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痕迹,不是他弄出来的吗?

她为什么因为他出门帮自己买了一条可以遮羞的围巾,她就感激他了。

陆经年出门的时候,德叔见他就立马询问他小念起床了没。

一听小念已经起了,他立马就马不停蹄地把他之前准备好的东西摆上桌

“老婆,好了没?德叔已经为我们备好了饭菜,好了我们就快点出去。让人家老人家等久了不好。”

“你还知道让人家等久了不好。不知道,昨晚就不会那样折腾我了。”

苏念说话的语气冲得要命。

因为昨晚有人明明答应她最多一次,但随后依旧食言。

即便昨晚她很享受……

“昨晚你不是说很享受?”

苏念,“……”

“每次结束后,我都说休息了,可是你一次一次地央求我说最后一次,做完就睡觉。”

苏念,“……”

遭遇心机婊是什么样的感受,苏念这一刻最能体会了。

昨晚每次结束后,明明就是某人一遍一遍地撩拨她,专攻她的敏感点,让她身体起了巨大的反应,弄得她不想要都不行。明明他是罪魁祸首,现在倒是她主动求他了。

因为他说的这些话,苏念决定——不理他。

她就不相信,他不主动检讨,认错。

苏念虽然生他气来着,但是大局她还是完全顾的。

听说德叔专门替他们准备了一桌好吃的,她是一刻都没有耽误。

德叔为了招待好两位贵客,那是准备了一桌的家常菜。

饭桌上,陆经年向往常一样照顾苏念,替她夹菜,剥虾剥蟹。

德叔一家看在眼里,都忍不住夸赞陆先生人真好,苏念真有福气。苏念表面上应承着他们,饭桌上竭尽全力地和某人扮恩爱,可心里一直在骂某只大尾巴狼。

午饭结束,德叔建议苏念和陆经年既然好不容易来了,就到周边好好转转。

因为这几年来,明月镇的变化可谓是非常大。

苏念惦记着昨晚黑夜中看到的医院,当即就答应了德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