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你们凭什么背叛我?

33f4上网导航

今天太累了,苏念听着陆经年的话就迷迷糊糊地窝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嗯。我也相信他们两人最后一定会在一起。”

迷迷糊糊中,苏念开口回着陆经年。等到陆经年低头看她的时候,她已经闭眼在他的怀里发出了均匀的呼吸睡着了。

夜深人静的夜里,陆经年把怀里的苏念注视良久,最后他淡淡地对已经听不见他说话的她说,“念念,你可知道你就是那个他一直等着的爱着的人?

翌日。

陆经年昨晚心疼她最近赶图纸辛苦,特意压抑着自己,只要了她一次。

今早苏念起床后,身子终于没有小说里描述的那种被卡车一样碾压过的感觉。

不过就算没有这种感觉,撒娇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的某位小女人,依旧闭着眼,让陆经年帮她穿衣服,抱到浴室洗脸刷牙,甚至护肤品都要他帮她抹好。

“一睁眼什么都不用做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苏念感叹着双手环住他的腰,直往他怀里钻。

“不要钻了老婆!”

苏念抬头,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你不喜欢我望你怀里钻吗?”

“喜欢是喜欢。我怕我一个控制不住,你今天就不能去上班了。”

陆经年有些无奈地看了她一眼,感叹。

双手还环抱他腰的苏念,腹部是否碰倒了什么硬邦邦的东西,她低头一看,瞬间脸色一变,才知道他说的不要钻是什么意思。她放开了紧抱着的他,一言不发,规规矩矩地坐在了饭桌前吃饭才逃过一劫。

前天陆经年来接她,引发的轰动太明显了。

今天她无论如何都不要他送。

一到公司,她发现今天那些人比昨天对她还热情。

最最最重要的是,她今天一大早就公司,她就收到乔慕笙拖小王亲自给她送来给她养胃的普洱。而那普洱,懂茶的同事一看,都知道是上百年古董级,比黄金还贵重。

夏子淇听到乔慕笙给苏念送茶,也跑了出来看。

一看,这普洱茶比他送她的那一个时间还久,就知道这小子疼老婆简直疼到天上去了。

“小苏,他为什么送你这么贵重的茶?”夏子淇明知故问。

“昨天我把你的陈年普洱亲手沏给他喝的同时,也和他聊起了茶。我只表示我喝的你那茶味道不错,也没有表示出对茶有多大的兴趣,今天这茶就送来了。”

无端送她这么一个比古董还贵重的东西,苏念也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既然乔总送了,他的一片心意,你也不好辜负。”夏子淇拿着苏念递给她的普洱,观其色,闻其味,他突然想到一件事,“之前抛弃了你的A组成员,今天你还没到公司一大早,就向我强烈要求重新加入你A不不不组。那些B组的人,也请愿,说公司里所有的同事本来就是一体的,不要AB组分得那么清楚,同样强烈要求要在你这位苏组长的带领下,共创公司的辉煌。”

“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乔总茶叶都送来了。这些见风使舵的人意思还不明显。”夏子淇悠悠感叹一声道,“职场就是这样的,哪里对他们有益,他们就向哪里倒戈。小苏,这件事我听你的。你决定如何对待这些人,我就按照你的意思办。”

乔氏毕竟是国际性的大公司,他们这次争取的项目虽然不是什么乔氏的大项目,但只要他们争取到,对他们的公司就有巨大的影响。这些人如果参与进来,对于他们来说,有了参与设计乔氏项目的这个经历,可谓是终身受益。

苏念本来意思就是公司所有的人拧成一条绳,全力以赴。

她昨晚和乔总接触之后,她更觉得有机会。

“夏总监,既然AB两组都有意一起和我奋斗,我接受他们的请愿。我也相信,在我的带领下,我们一定能够拿下这个项目。”

夏子淇对着苏念一笑,“好。就听你的。”

“小苏。”苏念出门的时候,夏子淇叫住她,“乔总是一个不错的人,好好和他接触。”

夏总监最后这句话把苏念弄得莫名其妙。

她想了很久,都没懂。

只是夏子淇这个决定一宣布,姚思思立马不愿意了。

她不敢去找夏子淇,直接冲到了苏念的办公桌前,“为什么我B组的人,全部都到了你的A组。苏念你究竟做了什么?”

苏念就知道她要闹。

她早就做好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准备,“我没做什么啊。是你们B组的人到夏总监的办公室请愿,说AB两组都是一个公司的,大家应该全力以赴、齐心协力来拿下乔氏的这个项目。夏总监和我都觉得他们说得很对,就同意合并为一组了。”

“那我呢?你们要合并两组成为一组,把我B组的人全部归到你的A组,非但没有获得我这个B组组长的同意,而且连我这个B组组长知情权也剥夺了。我就想问问,你和夏总监究竟把我这个B组组长当做了什么?”

“B组没有人愿意跟你了。自然你这个组长就不存在了。”

夏子淇听到争吵,从她的办公室里走出来,直截了当地告诉姚思思。

“我不服。”姚思思嚷嚷着转身,看到她身后全是背叛了她的组员,“你们凭什么,凭什么背叛我。就因为乔总来接了一次这个姓苏的。”

“你也让他来接你啊?”

她身后不知道谁说了一句。

“对啊。你让他来接你,我们B组所有成员就就立马回来都跟着你。”

又有人跟着补了一句。

姚思思转身,红着眼想仔细看清楚这些在她背后猛戳她脊梁骨的人,“好。你们都跟我等着。做好抱我大腿的准备。我姚思思一定会让你们刮目相看的。”

说完,姚思思她就拿起自己的包,从围观的公司人员中挤出来,就准备离开。

“现在是上班时间,你这是去哪?”夏子淇冷冷问。

姚思思身体一僵,片刻后,又缓和了下来。她趾高气扬地转身,冷笑着看了一眼夏子淇,又用嘲讽的目光注视着苏念,“有些人用出卖自己身体这种不入流的手段来获得项目。可是我没有那么下贱。我现在就出去,光明磊落正正当当地让乔总和我们景致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