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放飞自我

33f4上网导航

“什么准备?”

“听说会很痛。”

“宝贝,别紧张。你的第一次已经给我了,相信老公,不会痛的。”

陆经年低低地在苏念耳边说着话,那低沉如大提琴一样的声音就像无形中带着一股催眠的力量。这股力量让苏念只听到这声音,身体就已经无力酥软,更无法抗拒。

“嗯。”

她轻轻地点头。

她的这一反应,无疑给了陆经年最大的鼓励。

男性荷尔蒙最高值的催化下,陆经年已经没有耐心一颗一颗地去解开她衬衫上的扣子。他双手一用力,苏念身上衬衣的扣子就被他全部扯开,一颗一颗地落地,滚开。

他按捺不住激动地把头埋在她脖颈里,把她抱起到隔壁的卧室,调暗灯光,已经做好了从上往下慢慢品尝的打算。

“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飞驰的骏马像疾风一样,一望无际的原野随你去流浪……”

神曲突然想起,不仅把苏念吓了一跳,连陆经年也吓了一跳。

“套马的汉子你在我心上,我愿融化在你宽阔的胸膛……”

关键时刻,陆经年本来不想去理会这无端想起的神曲,奈何你神曲反反复复地唱个不停。他以为这神曲是从苏念手机里传来的,他除了无奈自己老婆的对音乐的品味,更不想让莫名响起的神曲破坏掉两人之间的兴致。

顺着声音,陆经年顺着神曲传来的方向脚趾触碰倒了。为了让神曲快速停止,他脚上一用力,手机就“咚”的一声落了地。

他以为手机落地后,这破坏他好兴致的神曲就会停止。

无奈,掉落的手机似乎丝毫未受到损坏,神曲依旧继续大神欢快地唱着。

“你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可能有人有急事找你?”

自己的手机怎么有这种音乐,“你的?”

“我的吗?”苏念记忆中自己从未设置过这样的音乐啊,半信半疑中,她从床上爬起来,双手拽着扣在全被扯掉的衬衣走到床头,一看到还在拼命唱着欢快神曲的手机,“经年,是你的手机。”

“我的?”

听到这句,陆经年全身上下火热的血液,彻底地冷了。

他人走过来,捡起地上的手机,才发现那果真是他的。

而打他电话的人,正是韩非。

他突然想起那次他们去酒吧,他在他旁边唱这首歌。他还告诉他,这首歌热情洋溢,激情四射,只有他这个小时候在蒙古大草原长大的人才能体会那首歌的美好。他甚至恨不得去做那套马的汉子,遇见那融化在他怀里的姑娘。

当时陆经年理都没有理他。

他去洗手间的时候,忘了带手机,估计那傻逼就把他手机里他的来电换成了这首歌。

难怪他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他把手机还给他的时候说,“二哥,从此以后这首歌就代表我了。你一听到这首歌,绝逼就想起我。”

确实,他和他的这首歌坏了他的好事。

他以后听到这首歌,不想起他都难。

“什么事?”

那首歌一直响个不停,陆经年冷眼地盯着他的手机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接了起来。

“二哥,兄弟们都在我的酒吧。他们一定要让我给你打电话,让你把二嫂,还有那二嫂闺蜜带出来玩。”

“不去。”陆经年冷冷拒绝。

“二哥,今天是巫离和我的生日,你不来,那就太不够意思了。”

韩非的生日,陆经年可以因为他的神曲坏了他的好事果断拒绝。巫离和他一起的,他不去似乎有点不尽情意了。但晚上这个点,他这样把自己的老婆丢在家里,一个人出去,他更做不出。

两全其美的办法,就是把老婆一起带出去玩。

但,这依旧要赢得他老婆的同意,他才能同意。

“我先问问你二嫂,你二嫂同意,我就带她一起来。你二嫂不同意,你们玩。生日礼物我改天给你们补上。”

“我都差点忘记你结婚了。既然你是已经结婚了的人,就不能我行我素了。好好好,听二嫂的,二嫂允许你出来你就出来,不允许我们兄弟几个也理解你。”

“念念,今天巫离和韩非两人生日,约在酒吧,邀请我们去。”

陆经年捂住手机的话筒,询问老婆大人的意见。

“那你去吗?”她问。

“你同意我去,我就去。你不同意,我就不去。”

苏念只以为他一个男人要出去和兄弟门一起放松,“兄弟生日,你理所应当去。你去吧。你出去时候带着钥匙就好,我怕你太晚回来,我听不到你敲门。”

“我意思和你一起去。你去我就去,你不去我就在家陪你。他们也让我带着你一起去。”

苏念衬衣坏了,她干脆把它脱掉,背着陆经年找了一件睡衣往身上套。

“你不是要单独出去?我本来还说结婚后你每天晚上都在家里陪我,辛苦你了。估计你好久都没有和好兄弟们聚了。今天正好有机会,你正好可以出去放飞自我呢?”

陆经年走到苏念的身后,从她的后背抱紧她,脸轻贴着她。

“遇见你这么放心我的妻子,不知道是我幸运,还是不幸。不过每天晚上和你在一起,就算做着重复和简单的事情,但我丝毫没有觉得辛苦。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无论怎么样,我都觉得幸福的。还有,我不需要单独放飞自我。就算要放飞,我也想和老婆你一起放飞。”

苏念答应和他一起去之后,四十分钟后,两人出现在韩非的酒吧。

等到他们到了的时候,韩非巫离和何少卿都在。

三个人未必都是单身,但为了对陆经年的身份保密,他们都是单独前往。

苏念陪着陆经年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何少卿何陆经年的关系她很清楚。今天她以来,他和其他两位一起叫她“二嫂”她也不觉得奇怪。

“二嫂,你长胖了?”

何少卿见了苏念第一句话就说得这个。

“真的吗?”

苏念只觉得自己这一阵,每天被陆经年伺候得像皇太后一样。最近一段时间,她吃得多了,睡得好了,心情也很轻松。但她还没有发觉自己长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