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我要和你离婚!

33f4上网导航

进去之后的事情,屋内没有监控器,巫离也查不到了。

不过从那屋子外面的监控器可以看出,程菲离开过一次,带了东西进去,看那个时间点应该是吃的。后来晚上的时候,她又离开了。

“巫离,把她所在那个房子具体的地址发我手机上。”

说话间,陆经年人已经到了门口。

“二哥,你这是要冲过去找二嫂吗?”

陆经年站在门口的身影停住,“是。”

巫离看他要走,也跟着起身,“要不要我和你一起。”

陆经年转身,看了一眼巫离,他身上还披着一件睡袍,睡袍敞开,连带子都没有系上。

“你把地址发我,我一个人去就好。对了,我和你二嫂的婚事,还请你为我保密。”

话落,巫离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二哥就已经不见了。

陆经年一到车库上了他的车,就把车开得像火箭一样,还好半夜三点的街上并没有什么人和车辆。

只有了十分钟,他就到了苏念所在的小区。

只是他一到,就被小区保安拦在了门外。

这个时间点,陆经年是不想打扰人的,不过为了让他顺利进去,他还是打了一个电话。

小区的保安一接到电话,立即卑躬屈膝地迎他进去。

不仅迎他进去,还一路亲自把他带到了程菲的屋子的门外。

“陆总,需要我帮你敲门叫醒屋内的人吗?”

陆经年沉黑的眸子看了一眼紧锁的屋内,对着身后毕恭毕敬站着的保安摆了摆手。

“现在还不到凌晨四点,那你站在这里……”

“你走吧。”

陆经年淡淡地开口。

小区保安止住嘴,担心地看了他一眼,顺从地离开。

陆经年并没有敲门叫醒屋内的苏念。

长身玉立的而,笔挺地站在程菲家门门口,黑沉的双目紧紧地注视着程菲的家门。

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不把事情告诉他,反而一个人躲起来?

她因为什么去医院检测?

她的身体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看她最后拿着检测单子的神色,充满了悲戚,难道她真的得了什么不能医治的大病?

陆经年在医院从凌晨三点整整站到天亮,他脑子里还一直想着她身体究竟出了什么状况,为什么出了状况后不告诉他而是一个人躲了起来。

昨夜程菲实在担心苏念,本来是要留下来陪她的。

只是后来她坚持,她才离开。

苏念在程菲的床上睡了一夜,这一夜她梦到的几乎都是她把她怀孕的事情告诉了他,他如何不能接受,她还没有提离婚,他却主动地要和她离婚的情形。

醒来,苏念头疼地厉害。

打开窗户,发现小区初冬景色萧瑟凋敝,和她此时的心情很像。

既然如此相像,为何不下去走走。

穿好衣物,换了鞋,她一开门,就发现门口直挺挺地站着一个人。

仔细一看,这个人正是她的丈夫陆经年。

他怎么在这里?

他是已经知道了她怀孕的事情,从哪里探听到她在这里,一大早就赶过来,要和她离婚的吗?

果然,男人的眼里都是容忍不了这样的事情的。

也罢,她本来打算过两天再和他摊牌,既然他一大早就主动地找了过来,她现在就提前告诉他。有些事情终究是要了解的,就算已经爱上,就算舍不得又如何?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苏念,你就没有那个命。

“念念,过来。”

陆经年看到苏念之后,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苏念听了之后,有些怔忪地看着他。

她脚上的动作并没有变化,他却快她一步,推开了她手上扶着的门,冲进来,直接一把把她给紧抱在怀里。

他这个举动,让苏念很是诧异。

他不是该来责怪她的吗?

为什么会这样?

找她找了半夜,又在门外等了好几个小时,陆经年心疼地把苏念紧紧地抱着怀里。

心里其实更多的是担忧,担忧她身体出了什么状况。

尽管他很不想问,但他最后还是必须面对这个现实。

“念念……你告诉我……你的身体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苏念原本带着一丝侥幸的心,因为他这么轻轻一问,瞬间被击溃得没有了葬身之地。

她挣开他的怀抱,瞬间红了眼眶,紧咬着双唇看向他,“你是不是……都知道了?”

她的声音很轻,轻飘飘地让人抓不住的感觉。

陆经年看她的反应,同样也红了眼眶。

“对……我知道了……我昨晚就知道了……我站在这里等你……就是为了让你给我一个确切的……说法。”

苏念双目紧紧地锁着这个男人说话时候的神情,她从他的神情中看出,他是难受的。

这……是不是说明,他其实还是舍不得她。

如果……她没有怀孕,他是不是也不肯和她离婚。

不过,他想让她给他一个确切的说法,就说明了一切。他说他站在门外等她,估计他早已经把一切都想好了。现在只是需要她给他一个确切的说法,做一个最后的了断。

“既然……你都知道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不用让你为难,我已经想好了,也决定了……决定了要……”

最后“和你离婚”那几个字,她发现她真的说不出口。

这几个字一旦说出口,是不是意味着她和他才开始的那段,两人已经经历过生离死别的婚姻就此结束,她和他从此就要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

“念念,你决定了什么?”

陆经年双手放在她的肩上,他望见她的样子,那双眸里黑色的漩涡像是要把她吸进去了一样。

“我要和你离婚。”

苏念从喉咙里一字一顿地挤出了这几个。

每一次她都说得好艰难,艰难到每个字像是一把利刃,只有割伤了她的喉,才能出来。

“离婚”这两个字让陆经年一震。

他通红的双眼径直地盯着她,眼神里痛苦的神色看见让人心碎。

他知道她身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不能接受她又这样地方式来处理这件事。

“我……需要你一个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