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我难受

33f4上网导航

一整夜没睡,第二天一早,姚映夕便给自己在服装店的同事唐幂打了一个电话,约她见面。
姚映夕身边虽然一直没有什么亲近的朋友,但是在工作的时候都跟同事处的挺好的,唐幂跟她的关系尤其近一些。
两人在一家奶茶店见面,唐幂一看见她,就露出笑容,在她对面坐下来:“老大,好久不见,婚后生活是不是过的很幸福?什么时候办喜酒啊?记得要给我发喜帖啊。”
唐幂是个性格挺直爽的女孩,虽然感情方面挺混乱的,名声也不太好。
姚映夕露出一个笑容,也没有解释自己的感情生活现在一团糟,说了声“好”之后,转开话题。
闲聊了一会,姚映夕终于开口说了自己的目的。其实很难堪,但是比起被席远辰甩,她宁愿难堪这么一次。
唐幂嘴巴张的大大,但是随即反应过来,咳了一声说:“老大,我没有听错吧,你需要这种东西?”
姚映夕脸色红白相间,她看着唐幂,点了点头:“我需要,我前几天去医院,医生告诉我,我……有病。”
“我想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接受一个女人有这样的缺陷,唐幂,这很难堪,但是我没有办法。”
唐幂是真的还挺喜欢姚映夕的,听完她的话,她还有些难过,也没有猎奇心或者八卦的心理。
“是有这样的药,但是老大,如果长期使用,这对身体不好。”
姚映夕从唐幂的眼神里看到了同情跟怜惜,她深呼吸一口气:“幂幂,谢谢你为我着想,但是没事,我只用一段时间,我有在治疗。”
“好,我今天去买,买到了给你打电话。”
姚映夕笑了笑,真诚的说了一声“谢谢。”
唐幂安慰她,很有江湖气的说了声:“谢什么,谁让你是我老大呢?”
又聊了一会,唐幂有别的事情就先离开了。
已经深秋了,阳光落到身上带着一丝丝的暖意。
姚映夕捧着一杯奶茶,侧头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自嘲的笑了笑。
她真的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为了拴住一个男人,会想着在床上取悦对方。也从未想过,自己过了二十五年的人生轨迹,会在两个月内完全颠覆。
在奶茶店坐到中午,姚映夕才离开。
会所的工作似乎不能在做下去了,上班时间跟她现在的处境有冲突。她现在就像古代被等着临幸的妃子一样,没有召见的时候随她怎样,但是只要席远辰要见她,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她就要去见那个男人,而晚上更是只能安安分分的等着他的到来。
姚映夕这么想着,最后还把自己想乐了。
她拿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到午饭时间了。
不想回公寓自己做饭,也不是很饿,姚映夕看了看周围,想起这附近似乎有个公园,便决定去溜一圈。
在公园里待到想吃饭了,姚映夕才找了一家餐厅吃了一份炒饭。
到下午四点多,唐幂终于给她打电话,问她在哪,她把药给她拿过来。
姚映夕说了一个地址,唐幂很快就来把东西拿来给她。
盯着手里捏着的药瓶,姚映夕想起昨天晚上席远辰离开的场景,伸手拦了一辆出租回公寓。
前一天姚映夕买了很多的菜,她回到家想了一会,终于拨通席远辰的电话。
依然是阿南接的,姚映夕问了席远辰忙不忙,说自己做了饭菜,等他来公寓吃。
阿南听完姚映夕的话,答应下来会转告给席远辰之后便挂断电话。
姚映夕放下电话,便打开冰箱,找出要用的菜开始做饭。
姚映夕记得上次席远辰看见青椒炒肉和蔬菜汤皱眉,想着他可能是不喜欢吃青椒,便把青椒全都丢尽了垃圾桶里。
满满的一桌子饭菜,做好已经六点了。
姚映夕看了一眼时间,拿着手机去客厅里等。
她其实不知道席远辰会不会来,捏着手机坐在沙发上,有些无措。
时间一秒一秒的走,姚映夕几次看时间,又几次看门口。
掌心的手机屏幕忽然亮起来,姚映夕以为是席远辰的电话,但是屏幕上显示的是“梁裕”的名字。
姚映夕顿了一下,正想接听,电话已经挂断了。
同时,开门声响起来。
姚映夕丢下手机连忙站起身来,席远辰推门进来。
“席先生,您回来了。”
席远辰看了她一眼“嗯”了一声,低头换鞋。
姚映夕蜷了蜷双手,朝席远辰走过去,弯腰把他换下来的皮鞋放进柜子里。
席远辰看着她,眼眸深了深。
姚映夕放好鞋子直起身来,对上席远辰幽深的双眸,哑了片刻才开口:“饭菜做好了,我们先吃饭吧?”
“嗯。”
饭桌上一如既往的安静,饭吃到一半姚映夕站起身来,问:“我去倒水,席先生要吗?”
“不用。”
姚映夕点头,从座位离开走到净水器旁,拿出包里的两粒白色药丸扔进嘴里,喝水咽下去。
吃了饭,姚映夕在餐厅收拾碗筷,席远辰去了书房。
身体慢慢有异样的感觉,体温渐升,姚映夕把最后一个碗擦干放进橱柜里。
姚映夕从餐厅里出来,直接去了书房。
席远辰在打电话,听到敲门声皱了一下眉头,挂断电话去开门。
姚映夕站在门口,一双杏眼里带着水光。她仰头看着他,眼睛里带着迷离的光。
席远辰皱眉,正想开口,姚映夕忽然垫脚吻上他的唇。
“……”席远辰。
姚映夕口干舌燥,嘴唇碰到席远辰的薄唇,仿佛一下就尝到了沁凉的泉水一样。
忍不住的想要更多。
姚映夕张嘴去咬,不知章法的想闯进席远辰的口腔里。
她只是药性发作了,凭着身体的本能去索取,席远辰却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往身下涌去。
眼眸沉了沉,席远辰反客为主,一只手扣着姚映夕的后脑勺,一只手扣着她腰贴近自己,大举侵略。
一番粗暴的吻后,席远辰松开姚映夕。
这会药性已经全部发作了,席远辰离开,姚映夕便又垫着脚去吻他。
席远辰比她高,她够不着他的嘴唇,便去吻他的脖子。
“姚映夕!”席远辰的声音变的暗哑,抬手把她扯开。
姚映夕全身发烫,身体里像是有无数的蚂蚁在啃噬一般,她开口声音带着如水的娇媚:“我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