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你是不是性冷淡

33f4上网导航

席远辰真的是咬,一下,姚映夕就觉得口腔里蔓延了血腥味。
她不能做什么,只能被迫承受着席远辰的掠夺。
席远辰的吻从嘴唇移到耳边,他咬了一下姚映夕的耳垂:“听到了没有?”
姚映夕身体抖了一下,回答:“听到了。”
席远辰在这方面没什么耐心,直接就进入主题。
姚映夕在他进入的时候疼的忍不住蜷缩了一下身子。她那里是干的,席远辰只进入了一点点就不能动。
“疼——”姚映夕忍不住开口。
她的身体打不开,席远辰的感觉也不好受。但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也不想退。
席远辰动作缓了缓,重新吻上姚映夕的唇。
这次的吻不同于刚才的粗暴,席远辰吻很慢,一点一点勾着姚映夕的唇舌。
姚映夕愣了一瞬,脑子渐渐变的有些混沌。
席远辰从来没有这么耐心过,他把所有的技巧都用上,觉得差不多了,一寸寸的把自己往姚映夕身体里推。
姚映夕还是喊疼,席远辰伸手探了探,依然是干的。
“席先生,我们……”
姚映夕实在忍受不了这样的疼痛,开口想求饶,但席远辰却在那一瞬长驱直入。
一场情事进行的并不愉快,结束后,姚映夕疼的筋疲力尽,脸色也因为疼痛变的苍白。
席远辰去浴室清理,姚映夕睁大了眼睛盯着白花花的天花板。
她也知道自己又一次惹怒席远辰了,金主包养情妇,情妇的功能无非就是陪上床,陪着开心找乐子,但是她通通不会。
姚映夕闭了闭眼睛,从床上坐起来,把睡衣穿上从床上下来,站在一边。
席远辰出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姚映夕披散着头发穿着一条纯白色宽松,长度及膝的睡裙站在床边,脸上的表情像是做错了事等着大人批评的孩子一般。
席远辰擦头发的动作停了停,皱着眉看她:“站在那做什么?”
姚映夕的头埋的很低,她握着两只手,声音很低的开口:“席先生抱歉,我……让你生气了。”
席远辰跟姚映夕……加上今天这不愉快的一次,真的算起来也才做过两次。
是个男人都会介意自己在床上不能让自己的女儿接纳自己。
席远辰看着姚映夕,气笑了:“所以,你能怎么补偿我?”
姚映夕在男女情事上所有的经验都来自席远辰,虽然知道一些方法,但是跟本不知道怎么实践,而且她排斥。
姚映夕有些无措,她想到刚才那种撕裂的疼痛,深呼吸了一下朝席远辰走。
席远辰微垂着眼皮看着她,直到姚映夕在他面前站定,抖着手去解他腰间的浴巾,席远辰才开口:“姚映夕你害怕我还是你性冷淡?”
姚映夕的顿时就僵住,她下意识抬头看着席远辰。
她是害怕席远辰,但其实席远辰从没有怎么着她过,每一次她遇到危险都是他救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本能的害怕她。
她害怕他,她难说吗?显然不能,但是她是不是性冷淡……姚映夕真的不知道了。
“对……对不起……我……我不知道。”姚映夕的脑子很乱,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席远辰看着她一副无措的模样,心里莫名有些不忍。他把姚映夕拉到床上语气不太好的开口:“睡觉。”
姚映夕跌在被褥里,看着席远辰把身上的浴巾丢掉,想到刚才脸色白了白。
席远辰转过身来看着到她的神情,脸色,语气都阴沉了:“姚映夕,你要是不想睡,我也不介意做点你现在正在想的事情。”
姚映夕立刻往床的另一边挪了挪,把自己塞进被子里,双手紧紧的攥着。
席远辰觉得胸口有一团怒气,他上床,动作粗鲁的掀开被子躺进去闭上眼睛。
姚映夕被子下的身体一动不敢动,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席远辰忽然阴沉着脸掀开被子起身。
姚映夕跟着起身,半跪在床上看着席远辰去浴室换衣服,而后离开。
席远辰离开后,姚映夕过了良久才睡觉。
中午的时候姚映夕醒过来,睁开眼睛的第一秒,脑子里就想起席远辰前一天晚上离开的画面。还有,席远辰昨天晚上说的话。
起床洗漱好,换了一条裙子,姚映夕便出门。
她下楼,正好有一辆出租车在小区门楼,姚映夕上车,司机问她:“姑娘去哪?”
“医院。”
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姚映夕在下午两点的时候拿到结果。
医生是女的,她看了报告,话说的很直接:“小姐,你确诊性冷淡,从各项检查结果看来,你是性感缺乏,这种情况多以心理状况导致,还有情绪,过往的性经验都有关系。”
“我给你开一些药,也建议你去看看心理医生。”
姚映夕点头,看着医生,顿了顿才开口:“短时间内这样的状况不会改善是吗?”
“这不是一个一蹉而就的事情,需要时间,但是你放心,真正毫无性感的人基本没有。”
“我们找到问题的症结,解决了就好了。”
姚映夕勉强露出一个笑容,等医生把处方开好,说了声“谢谢”离开。
从医院离开已经下午四点了,姚映夕去了一趟超市买了一些日用品,又去菜市场买了些菜才回公寓。
到公寓怕席远辰会来公寓,姚映夕洗了手便去做饭。她把饭做好刚好六点。
一直等到晚上九点,席远辰都没有来公寓。
姚映夕热了一下菜,把晚饭吃了收拾后便回了卧室。
夜深人静的时候就会胡思乱想,姚映夕站在卧室的窗户前面,脑子里不自觉的就想起医生说的话。
短时间内她没办法治好她的冷感,但是……席远辰不会一直不碰她,应该也没哪个男人受的了女的那方面像个木头一样。
医生上午说这种情况是心理情况导致的……
姚映夕闭了闭眼睛,脑子里再也不受控制的想起差点被强暴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