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下次别穿了

33f4上网导航

第二天早上,是阿南亲自来接的姚映夕。
姚映夕给阿南开了门,拎着一只很小的行李箱便跟他说:“走吧。”
阿南点头,接过她手里的箱子便跟在她身后下楼。
把姚映夕送到公寓,阿南交给姚映夕一张卡:“姚小姐,这是席总的副卡,你要用钱从上面支取就行。”
“……”姚映夕拿着那张卡,就像拿着一个烫手的山芋。条件反射的想还给阿南,又硬生生的忍住:“我知道了。”
“那姚小姐没别的事我就先离开了?”
“好。”
阿南离开后,姚映夕把公寓门关上,低头看着手里的卡,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她把自己的行李箱提到卧室,把衣橱打开看到衣柜里那一半的女装,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行李箱把它收起来,放到一个角落。
时间还在很早,姚映夕在公寓里呆了一会后,还不到十一点。
姚映月给她打电话,姚映夕便出门。在席远辰的公寓里,她根本呆不下去。
从公寓出来,姚映夕才觉得松了一口气。
她按捺住心里的那份慌张,抬手拦了辆车朝梁裕和姚映月的家里去。
姚映月今天去复查,医生说她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了。她和梁裕从医院离开去买了菜,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
姚映夕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做好了饭菜,正在摆放碗筷。
听到敲门声,姚映月便跑去给姚映夕开门:“姐。”
姚映月看到姚映夕便露出笑容来,然后把拖鞋拿给她。
姚映夕应了一声,忘了一眼屋子里面,便看见一桌子的菜:“今天是什么日子,做这么多好吃的?”
两姐妹往屋子里走,梁裕听到姚映夕的话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姚映月也停下脚步,抿着唇看她。
姚映夕被他们两个的反应弄的一愣,笑容慢慢收敛,以为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别吓我!”
梁裕看了她一眼,眸光有些复杂,姚映月看了他一眼,身侧的手紧了紧,看着姚映夕出声:“姐……我前两天跟梁裕哥结婚了。”
姚映夕看着姚映月,下意识的又看了一眼梁裕,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露出笑容来:“什么时候?怎么不先告诉我?”
“姐……”姚映月以为姚映夕不同意,握着的手用力,不小心就掐紧掌心里:“你……不同意我跟梁裕哥在一起吗?”
姚映月说着,眼圈就红了起来。
梁裕也在一旁站着,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姚映夕看着姚映夕,伸手把她脸上的眼泪擦掉:“傻瓜,怎么会呢?”
“我只是想说,你结婚了,不应该这么委屈的。起码应该告诉我,虽然我们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但是有我在,我就不会让你受委屈。”
姚映夕侧头看向梁裕,表情很严肃:“梁裕,你娶了我唯一的妹妹。”
梁裕点头,说:“是,映夕。”
“你以后要对她好,一辈子。”
“一定。”
“你永远不能欺负她。”
“永远不会。”
“你要一直爱她多余爱你自己。”
“好。”
“如果你违背今天的诺言,你会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我发誓,如果我梁裕违背今天做的承诺,我天打雷劈,不得……”
“不要再说了!”姚映月哭起来,扑倒梁裕身边,捂住他的嘴:“我相信你,你不会的。”
姚映月回过头来,看着姚映夕:“姐姐,我相信他,他会对我好的。”
姚映夕看着他们两个,露出一个笑容,走到饭桌前坐下:“嗯,吃饭吧。”
一顿饭,姚映夕没什么胃口,但一直逼着自己多吃,脸上的笑容也没有消失过。
吃完饭姚映夕就离开他们家,她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脑子里一片空白。
一直到天色渐黑,姚映夕才回过神来,看了一辆车,连忙往席远辰的公寓赶。
到公寓,她把门打开,客厅的灯是亮着的。
姚映夕咽了咽口水,这栋公寓的私密性安全性都很高,所以,不可能会是进小偷了。
所以……是席远辰回来了。
姚映夕紧张的捏住自己的衣角,她还没来得及换鞋,席远辰就从书房出来。
他看到姚映夕,神色很平淡:“去哪了?”
“去陪我妹妹。”姚映夕抿着唇,看他身上还穿着西装:“您刚回来吗?吃饭没,我去给您做饭。”
席远辰“嗯”了一声,往厨房去接水喝。
姚映夕看了看他的背影,弯腰换鞋。
席远辰接了一杯水便往又回了书房,他走掉之后,姚映夕才觉得放松了一点。
已经快七点半了,姚映夕炒了一个青椒肉丝,煮了一个蔬菜汤便去喊席远辰来吃饭。
席远辰看到餐桌上的菜皱了一下眉,姚映夕发现了,握着筷子的手收紧,忐忑的问:“席先生,您不喜欢吃这些菜吗?要不我去叫外卖吧?”
“不用。”席远辰坐下来,拿起碗筷便开始吃饭。
每一样菜他都吃,姚映夕悄悄看了一会,才放下心来。
席远辰吃了饭便回了卧室,姚映夕收拾完碗筷出来,他穿着浴袍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
听到脚步声,他回头,视线落到姚映夕身上。
姚映夕本能的顿住脚步,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你怕我?”
“没……没有啊。”
席远辰的眼光变的有些探究,姚映夕下意识的缩了缩,刚才问题的答案不言而喻。
“去洗澡。”席远辰直接了当的开口。
姚映夕看着他,僵硬的点头。
从答应席远辰那天开始,姚映夕就知道会面对这样的事情,但是……这一刻真的来临的时候,她先前给自己做的所有心里建设都没用。
姚映夕在浴室里磨磨蹭蹭的呆了半个多小时,最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良久,才穿上衣服出去。
席远辰已经回到卧室里了,看到姚映夕出来,他没多说什么,直接走到床边打横把她抱起来,压进床褥里,抬手把她身上的衣服给扯掉。
“下次别穿了。”席远辰把姚映夕剥光,低头咬她的唇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