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可不可以去卧室

33f4上网导航

姚映夕根本没有吻技可言,她仅有的几次经验都是在不情愿的状况下席远辰所教授的。
她吻上去后脑子就空白了,唇瓣贴着席远辰的唇瓣,接近一分钟的时间没后续。刚才是横了心亲上去的,但是她没想到席远辰不管她啊,她想退缩了。
姚映夕刚一动,席远辰就按着她的后脑勺开始攻城掠地。
很快,姚映夕就被他按在沙发里,身上的裙子被扯的歪歪扭扭的,勉强遮住身体。
席远辰在这方面向来没什么耐心,他扣着姚映夕的手去解他的皮带,金属磕碰的声音让姚映夕清醒了一些,她缩着自己的身体,仿佛这样就能遮住自己,不那么难堪。
“可……可不可以去卧室?”姚映夕终于开口,她只经历过一次情事,还是在被下药的状况下。
从心理上说,这才算是她清楚状况下的第一次,她做不到在沙发上,她觉得难堪。
席远辰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脸上带着明显的害怕,打横抱起她回到卧室。紧接着拉开她的双腿,沉下身去。
姚映夕根本就没情动,席远辰的侵入让她疼的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席远辰对她唯一的一丝怜悯就是把她抱回卧室,他根本不会管她的感受。
姚映夕疼的眼眶里都蓄满了泪水,她忍不住喊了一声“疼。”
席远辰其实也不好过,姚映夕的身体无法接纳他,他也只能停下来。
“放松,你这样只会更疼!”席远辰声音暗哑的开口,一只手摸到两人相连的位置探了探,干的。
姚映夕从来没有觉得这么疼过,额头全是冷汗,她开口说:“疼……可不可以不做了!”
席远辰看了她一眼,知道没办法继续了,从她身体里退出来,翻身下床。
姚映夕看着他进浴室,把身上的被子紧了紧,闭了闭眼睛。
浴室里水声响了大约十五分钟终于停了,姚映夕站起身来看着浴室门口。
席远辰围着浴巾出来,身上的水珠还没干。
姚映夕垂着眼睫,双手紧紧地攥着,出声:“对不起。”
她的裙子在客厅里,刚才的状况太难堪,席远辰进浴室后,她只想着找点什么给自己穿上,混乱间便把席远辰的衬衣拿来穿在了身上。
席远辰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好不容易泻下去的火又隐隐有升腾的迹象。
原本冷沉的脸更冷了,席远辰几乎咬牙切齿的说:“姚映夕,你要是在勾引我,我就不会管你疼不疼,能不能做!”
说罢,席远辰拉开衣柜找了一声衣服换上离开。
姚映夕始终站在原地,席远辰离开后好一会,她才回过神来去把身上的衣服换掉。
换好衣服出来,姚映夕想离开这间公寓,但是想到姚映月的事情,她又不敢离开。
姚映夕站在客厅里闭了闭眼睛,走到沙发上坐下。
从下午等到晚上,从晚上等到第二天早上,姚映夕都没有等到席远辰。
凌晨四点的时候,姚映夕是在熬不下去,坐在沙发上睡过去,等醒过来已经早上七点了。
整个公寓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姚映夕反应了两秒才想起自己在席远辰的公寓里。
姚映夕揉了揉脸颊,起身去卧室想看看席远辰有没有在自己睡着的时候回来,结果卧室和卧室对面的书房都没有人。
姚映夕回到卧室,心一点一点的沉下去。
她昨天的表现惹怒了席远辰了吗?席远辰是否觉得,自己连当情妇的资格都没有?别的女人起码知道怎样在床上取悦自己的金主,而她像是个性冷淡?
姚映夕胡思乱想了很久,依然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
坐如针毡的待到十点,姚映夕终于鼓起勇气拨通席远辰的电话。
电话接通,一直没有人接,在姚映夕快放弃的时候,电话那端终于接通,但是接电话的人不是席远辰,而是席远辰的助理阿南。
“姚小姐。”阿南的声音很客气:“您是找席总吗?”
“是。”姚映夕捏着手机,紧了紧握着电话的手。
“席总在开会,暂时不能接您的电话,您有什么事我可以代为转达。”
姚映夕原本是想问席远辰现在在哪,但是话到嘴边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这个资格。
“没事,你们在忙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再见。”
说罢,姚映夕便挂断电话。
挂断电话,姚映夕便离开席远辰的公寓。她先回到出租屋换了一身的衣服,才去医院看姚映月。
医院里,姚映月的情绪已经平复了很多,看到姚映夕,她还露出一个笑容来。
微博上的八卦还没有撤掉,姚映夕来医院的路上拿手机看了看,许馨雅说到做到,关注事件的人越来越多,那些键盘侠的评论也越来越恶毒。
姚映夕了一眼梁裕,知道姚映夕暂时还不知道网上的事情,稍稍放下心来,走到床边,伸手摸了摸姚映月的头:“今天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姚映月拉着姚映夕在自己的身边坐下来,看着她,讨好的说:“姐,我已经没什么事了,医生也说我身体已经没大碍了,可以出院回家静养了,我出院回家了好不好?”
姚映夕看着她,笑了一下拒绝:“不行,在住两天吧,我一会去问问医生在确定什么时候出院。”
“我没什么事了。”姚映月拉着姚映夕的手:“医院用钱太厉害了,我们省点钱回家给我买好吃的吧?”
姚映夕没作声,姚映月像个小孩子一样拉着她的手摇来摇去的撒娇:“姐,姐,姐,你就准我出院回家吧,我想回去和你睡在一张床上!”
“听话,月月。”
姚映夕忍不住语气重了点,姚映月立刻沉默。
“……”姚映夕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最后留下一句:“你乖乖的,我去问问跟医生问问你的情况。”
说完,姚映夕没看姚映月转身离开。
从病房里出来,姚映夕深深的出了一口气。
如果网络上的事情不平息下去,姚映月早晚就会发现。那些恶毒的言语……姚映夕不敢想,姚映月看到会怎么样。
姚映夕收拾了一下心情,准备去找医生的时候,包里的手机响起来。姚映夕把手机拿出来,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席远辰”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