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付出代价

33f4上网导航

姚映夕睡了整整一夜,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中午十一点了。
脑子一跳一跳的疼着,缓了好久,她才起床洗漱。
刷牙的时候看了看自己肿起来的脸,走出去给姚映月打电话。
两姐妹聊了一会,姚映月那边传来护士喊她测血压的声音,姚映夕嘱咐她好好养身体,别胡思乱想后便挂断电话。
刚挂断电话,一条短信就跳出来。
信息来自许馨雅,她告诉她今晚要赴约的地址,顺带一句威胁她的话。
姚映夕把信息看完,面无表情的把手机丢在桌子上。
许馨雅昨天提出的条件是,让她今晚陪她去谈一笔生意,如果谈成了,她就把微博上关于姚映月的八卦给撤下来。如果没成……
姚映夕别无选择,哪怕知道今晚她的面对的是龙潭虎穴,万丈深渊。
脸还是红肿的,晚上她要是这样出现,许馨雅说不定当场就能反悔。
姚映夕打电话叫了一份外卖,等外卖的时候,她烧了一壶热水,给脸上擦了消肿的药,吃过饭后便开始给脸热敷冷敷的消肿。
好不容易把肿消了,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
许馨雅给的时间时六点,姚映夕去换了一身衣裤,把头发扎起来后便往酒店去。
姚映夕准时到许馨雅说的地方,客户还没来。
许馨雅看到姚映夕T恤牛仔裤素面朝天的样子冷笑一声:“姚映夕你以为这里是你家?我让你来是陪酒谈生意的,说白了,你今晚的身份就是个小姐,你这副样子是想让我谈不成生意?”
姚映夕冷冷的看着她,许馨雅笑了一下:“怎么不服气?”
姚映夕没作声,许馨雅看了站在一旁的助理一眼,助理连忙上前把手里的衣服递给姚映夕。
许馨雅开口:“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化妆换衣服。”
姚映夕换上许馨雅准备的衣服出来,许馨雅看见便露出一个笑容:“姚映夕,你应该谢谢你妈给你的这份好容貌,否则你还有什么利用价值?”
许馨雅给姚映夕准备的衣服很暴露,一条正红色的鱼尾裙,前胸开的很低,几乎像是没穿一样,裙摆只到腿根,露出两条纤细的长腿。
姚映夕抓着胸前的衣服,原本扎着的头发被她当作遮挡放下来披散着,黑色的发丝映着胸前的雪白,更有一种勾人的魅惑。
许馨雅看着冷笑:“手松开,既然已经要做婊子了就别想着立贞洁牌坊!”
许馨雅刚话落,迎面便走来一堆人,为首走在前面的就是她的合作伙伴高总。
“高总,你来了啊?路上堵不堵车?”许馨雅挂着笑容迎上去,推了一下姚映夕,姚映夕就被她推到高总的面前。
高总眼疾手快的伸手,扶住姚映夕。
许馨雅看着高总眼里的惊艳,满意的笑了一下,连忙介绍:“高总,这是我姐姐,今晚特意来陪您喝酒的。”
“是吗?”高总就是那种典型的成功人士,秃顶,啤酒肚,一笑起来就能露出中年人的油腻。
他看着姚映夕,在姚映夕挣着把手从他手里抽出来的时候,握的紧紧地:“那我一会一定要跟许总的姐姐多喝几杯。”
许馨雅笑着说“一定”而后示意他们进去包厢。
手被抓着不放,姚映夕能感觉到高总捏着自己的指节,她忍着,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来:“高总,我们去包厢慢慢说吧。”
“好啊。”
高总看着姚映夕有些看呆了,姚映夕趁机把自己的手抽回来,走了两步跟高总拉开距离。
许馨雅看了她一眼,眼里掠过不满,但是人太多,她没法警告姚映夕。
高总以为姚映夕再跟自己玩欲擒故纵,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脸上露出笑眯眯的笑容,率先往包厢里走。
姚映夕落在一群人的最后,许馨雅安顿好了大家,回头看到姚映夕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朝她走过去,用只能两人听到的声音威胁她:“姚映夕,你最好知道你今天晚上是来做什么的!你要是不珍惜就别怪我对姚映月没手下留情!”
“许馨雅!”姚映夕被拿捏着软肋,只能被拿捏!她看着许馨雅,狠绝的开口:“你最好记住你答应我的,如果你没办到,我拼了这条命我也会让付出代价!”
姚映夕身上一瞬都是凌厉,许馨雅被她散发出来的气场震慑的失神了几秒,回过神来,阴沉着脸冷笑:“你觉得你有资格威胁我吗?”
说罢,直接推着姚映夕到高总身边的椅子上坐下来。
许馨雅拿着酒给高总和姚映夕满上,笑说:“高总来,我姐姐敬你一杯。”
姚映夕昨天晚上被逼着喝了一瓶洋酒,吃了三倍的解酒药好不容易才在今天像没事人一样,这会又要喝酒。
她闻着酒味都想吐,但是对上许馨雅的目光,不得不把酒杯端起来,露出一个笑容对高总说:“高总,我敬你!”
说罢,便仰头把一杯酒喝下去。
高总觉得姚映夕好看喝酒还爽快,爽朗了笑了一声也把杯子里的酒喝干净。
许馨雅见状,又连忙把杯子满上。
几杯酒喝下来姚映夕已经晕了,高总也喝高兴,手也开始不规矩。
他伸手把手放到姚映夕的腿上,捉住她的手。姚映夕条件反射的甩开,站起身来,高总脸立时就阴了:“姚小姐?!”
许馨雅在跟另外一个老总闲聊,闻言看过来,目光带着警告。
姚映夕攥紧拳头,露出笑容:“抱歉高总,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去一趟洗手间。”
“这杯酒向您赔罪!”姚映夕说着,仰头一杯酒又喝下去。
高总的脸色缓了缓,说:“要去洗手间就去吧,姚小姐刚才的反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高某对你做了什么呢!”
姚映夕勉强维持笑容,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里姚映夕给自己催了吐,又洗了脸上头的酒意才散去几分。
她回到包厢,发现自己坐的那张椅子和高总贴在一起。
姚映夕站住不动,许馨雅拉了她一把,身子直直的朝高总身上跌。
肩上被一双汗湿的手扶着,鼻息间全是浓郁的让人想吐的香水味,脑子里猛地就想起她差点就被周总强奸的画面。
姚映夕不计后果的推开高总,这时候一个沉冷的声音响起来:“高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