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最佳女婿 > 最新章节

第650章 留下来好不好

叶清眉这猝不及防的举动,彻底的打乱了林羽原本的计划,因为叶清眉挡在他面前,所以他压根无法出手,不过此时叶瑞宽戴着拳刺的拳头凶狠的朝着叶清眉的脖颈击打了过来,林羽来不及思考,一把抱住叶清眉,身子猛地一转,将自己的后背呈现给叶瑞宽,与此同时,他体内的灵力陡然间迅速运转,迅速的涌到了他的后背。

“砰!”

叶瑞宽这一拳结结实实的砸到了林羽的后背,原本面露喜色的叶瑞宽却突然间面色变一,顿时“嗷呜”的惨叫了一声,噔噔往后退了几步,捂着自己的右手凄厉的惨叫了起来,只感觉从右手到小臂都传来了一股剧烈的痛感,他知道自己的手掌就算不骨折,起码也会骨裂,而且右手关节处的皮肉被拳刺硌的血肉模糊,渗着殷红的鲜血。

“学姐,你没事吧?!”

林羽揽着叶清眉的腰,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关切的问道。

“啊,我没事!”

叶清眉望着林羽的眼睛,扑闪了扑闪长长的睫毛,接着猛地起身,拽着林羽的身子往后一转,急忙去检查林羽的后背,同时急声道,“家荣,你没事吧?伤到哪儿了?疼不疼?!”

“我没事,学姐,我皮糙肉厚,不疼!”

林羽转过身冲她笑了笑,丝毫不以为意的说道。

他现在是至刚纯体的小成阶段,叶瑞宽这么一个普通人的一拳,对他而言,根本不值一提!

叶清眉见林羽确实没事,这才陡然松了口气,满脸歉意的说道,“家荣,对不起啊,我……我忘了你身手那么厉害了,我……我当时脑子都空了,突然间就不受控制的挡在了你的面前……”

她说话的时候满脸愧疚,她道知,自己刚才哪是在帮“家荣”啊,分明是在给“家荣”添乱啊,但是她说的确实是实话,她刚才不是有意要冲过去妨碍“家荣”的,她只是潜意识中,早就把“家荣”当成了那个需要呵护,需要她随时为他挺身而出的小羽了。

林羽又怎么会体会不到这点呢,望着惊慌失措又满脸自责的叶清眉,轻声说道,“学姐,我又怎么会责怪你呢,要不是你保护我,上次中弹的,可就是我了!我谢你还来不及呢!”

林羽想起上次珠宝展览会结束后从商场出来,叶清眉帮自己挡子弹的情形,内心说不出的温柔愧疚,上次要不是叶清眉跟今天这样的下意识替自己挡住子弹,他很有可能又要“死”次一了。

“都过去的事了,还提它做什么!”

叶清眉轻轻的摇了摇头,有些娇羞的低下了头。

“贱人!”

高子珊看到林羽和叶清眉打情骂俏的样子,气的脸都歪了,不过她腿上仍旧没有知觉,跪在地上动也动不了,回过身看到自己儿子手上的鲜血,脸都白了,急声喊道,“宽儿,宽儿你怎么样啊!”

“我没事,妈!”

叶瑞宽咬了咬牙,随后面色惊慌的抬头望了林羽一眼,恶狠狠的说道,“臭小子,你竟然耍诈,你衣服里穿的什么?!”

他刚才一拳打到林羽身上的时候感觉宛如打在了一块铁板上一般。

“什么也没穿啊,是你菜而已!”

林羽望着他淡淡的说道。

“妈的,你等着!”

叶瑞宽冲林羽骂了一声,接着转身快速的朝着屋里跑了进去。

没一会儿,叶瑞宽就又跑了出来,同时手里多了一把银灰色的左轮手枪。

像他这种富二代,搞把国外的左轮手枪简直跟玩儿一眼,并不稀奇。

“操你妈的,你们两个现在就给老子跪下,要不然我废了你们!”

叶瑞宽强忍着右手的疼痛,一边往手枪里装填着子弹,一边恶狠狠的冲林羽和叶清眉怒声呵道,话语中底气十足。

高子珊见自己儿子把枪拿了出来,顿时脸上也浮起一丝倨傲,冲林羽和叶清眉骂道,“你们两个野种给我听好了,你们要是不想把事闹大的话,赶紧让我起来,并且给我磕三个响头,我就让我儿子放过你们!”

叶清眉看到叶瑞宽手里的手枪,面色顿时一变,一只手紧紧的攥住了林羽的胳膊,显得紧张不已,她知道这手枪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家荣”就是再厉害,可能也躲不过这手枪。

林羽轻轻的拍了拍叶清眉的手,示意她别紧张,接着冷冷扫了叶瑞宽一眼,满脸的不在乎,用脚尖从一旁的土地上挑起了一块乒乓球大小的小石头,冲叶瑞宽淡淡的说道,“你要想终身残疾的话,尽管开枪就是!”

“你他妈脑子有病吧?枪在我手里,可能终身残疾的人是你!”

叶瑞宽脸上的肌肉一跳,接着猛地举起了手里的枪对准了林羽,食指扣在了扳机上,作势要开枪。

而此时林羽的双眼也陡然一寒,紧紧的捏住了手里的石头,手腕一转,就准备要把石头甩出去。

“住手!”

只听此时院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怒喝,接着就见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叶尚忠从门外急冲冲的跑了进来,一把将叶瑞宽手里的手枪夺了下来,接着甩手朝着自己儿子脸上就是一耳光,怒声骂道,“混账,谁让你对何先生如此无礼的!”

叶尚忠双眼通红,瞪的溜圆,显然是真的动了怒气,回头望了林羽和叶清眉一眼,接着急忙补充道,“还有你姐姐,你拿枪对着自己的姐姐,不怕天大五雷轰啊!”

说着叶尚忠狠狠的在自己儿子头上扇了两巴掌。

叶瑞宽机缩着头咬着牙没敢吭声,可见他对自己的这个父亲还是有所畏惧的。

“住手!你这个没用的东西,不许打我儿子!”

高子珊见叶尚忠这么大自己的儿子,立马扯着嗓子嘶声喊了一声,下意识的就要起身,她的腿现在虽然恢复了一些知觉,但是仍旧用不上力气,这一起身,马上又一屁股栽坐到了地上。

“你个贱货,给我闭嘴!”

叶尚忠高子珊当着林羽和叶清眉的面儿这么骂自己,顿时面色一沉,厉声冲高子珊骂了一句。

“你骂谁贱货呢?!”

高子珊听到叶尚忠竟然用她骂叶清眉母亲的话骂自己,顿时气的脸都绿了,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挥舞着两只手,跌跌撞撞的冲叶尚忠冲了过去,作势要用指甲挠叶尚忠的脸,同时嘴里骂道,“你这个没用的窝囊废……”

叶尚忠闻言便勃然大怒,见这个死娘们儿当真无法无天了,二话没说,猛地冲上来,抡圆了胳膊,狠狠的一耳光扇到了高子珊的脸上。

“啪!”

一声清脆响亮的耳光声,高子珊身子几乎是在地上转了一圈儿才摔在了地上,接着整个左脸宛如吹气球一般迅速胀了起来,而且赤红一片,甚至连带着嘴角都渗出了一丝鲜血。

叶清眉望着这一幕紧紧的抿住了嘴唇,心头感觉有些畅快,当年自己母亲受过的打骂,如今也终于落到了这个狐狸精的身上!

“妈!”

叶瑞宽见状急忙扑到了自己的母亲跟前。

高子珊似乎被这一耳光扇的有些晕乎,两眼迷离,过了片刻才缓过劲儿来,接着捂着自己胀疼的脸满脸惊骇的望着叶尚忠,嘶声吼道:“你……你竟然为了这个贱人的女儿,再次打我!”

她跟叶尚忠好了这么多年,叶尚忠只打过她两次,这是第二次,上一次,还是去清海给叶清眉母亲磕头的时候!

所以她此时心里恨透了叶清眉和她母亲。

“打你?!打你都是轻的!”

叶尚忠指着高子珊怒声吼道,“你他妈再敢对老子和老子女儿不敬,老子立马跟你离婚,你他娘的爱上哪儿上哪儿,你不是一直拿这个混账要挟我吗,这败家子我给你了,老子不要了,你们娘俩儿要是想滚,就赶紧滚!”

高子珊听到叶尚忠这话,面色瞬间一变,见叶尚忠连儿子都不要了,显然是真的动怒了,她气势顿时萎靡了许多,坐在地上把剩下的话都咽了下去,不过还是眼神憎恨的扫了叶清眉一眼。

“你看什么看!”

叶尚忠见高子珊服软了,顿时更来劲了,冲高子珊继续怒声吼道,“这是老子的家,也是老子女儿的家,清眉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轮不到你在这里指手画脚!”

叶清眉闻言扫了叶尚忠一眼,虽然明知道叶尚忠这话是在故意讨好自己,但是她心里还是感觉很舒畅,起码把高子珊这个女人嚣张的气焰给打压了下去。

林羽挑着眉头扫了叶尚忠一眼,颇有些诧异,心想莫非这个叶尚忠当真是幡然悔悟了?!竟然也知道替自己的女儿说话了!

高子珊沉着脸没有说话,任由叶尚忠装逼,因为她害怕叶尚忠一怒之下跟她离婚,要知道,他们家的全部财产,几乎都登记在叶尚忠的名下,一旦离婚,她可能什么都得不到,而且还有可能便宜叶清眉这个小贱人!

“还有你,刚才对你姐姐什么态度!”

叶尚忠沉着脸呵斥了自己的儿子一声,“还不快给你姐姐赔礼道歉!”

叶瑞宽紧紧的咬着牙,低着头没有说话。

“老子跟你说话呢,你聋吗?!”

叶尚忠提高了音量,怒声吼了一句。

叶瑞宽被吼的身子猛地一哆嗦,见自己的母亲也没说话,这才极其不情愿的站起身,低着头,冲叶清眉说道,“对……对不起……”

“跟谁说话呢!”

叶尚忠快走两步冲过来,一脚踢在了叶瑞宽的腿上,呵斥道,“叫姐!这是你姐姐!”

叶瑞宽晃了晃脑袋,小声的说道,“姐……”

“算了!”

叶清眉冷冷的打断了他,沉声道,“我在这世上,只有我妈一个亲人!”

叶尚忠听到这话面色瞬间一变,知道叶清眉这话是故意说给他听的,他顿时面色青一阵白一阵,有些难为情的小声道,“清眉,爸知道错了,爸对不起你和你妈,这两年,我也一直在反思,你……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呵!”

叶清眉冷笑一声,冲叶尚忠冷声道,“我和我妈受了十多年的苦,你一句知道错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怎么,我和我妈在你眼里,就真的这么的不值钱吗?!”

“是,是,你说的是,我不是人,是我亏欠了你们母女俩!”

叶尚忠垂着头,满脸自责的说道,“所以,我这不才给你打电话,想联系你把你母亲的骨灰送过来,让她落叶归根嘛!”

叶清眉紧紧的抿了抿嘴,没有说话,要不是她母亲临死前都记挂着这个负心的人渣,她绝对不会把母亲的骨灰送回来!

“清眉,这次回来,你也别走了,就留在家里,爸一定好好的补偿你!”

叶尚忠抬起头,言辞恳切的冲叶清眉说道,“我知道,我欠你妈的,这辈子都再也没法弥补了,所以,我希望你能给爸一个机会,让我能够替你妈好好的照顾照顾你,就当爸求你了,留下来,好不好?”

见到叶尚忠跟叶清眉低头认错,林羽心里确实替叶清眉和她母亲感到高兴,但是听到叶尚忠要让叶清眉留下来,他心里咯噔一下,宛如被针扎了一般,刺痛无比,满脸紧张的望向了叶清眉,不知她会如何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