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最佳女婿最 > 最新章节

第563章 胜过奇珍异宝的罐子

听到他这话,谭锴陡然间愣住了,回头望了眼林羽。
林羽面色低沉,双眉紧蹙,没有说话,望着斗篷男嘴角浅浅的带着一丝得意的笑意,突然有种上当了的感觉!
军情处这些人的伤这斗篷男刚才已经进去看过了,所以他对于基本的情况了解的要比林羽了解的多,所以才会显得如此自信。
而林羽连这种伤是什么样子都没有看过,自然心里有些不确定,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治的了。
“怎么?何先生,不敢答应?!”
斗篷男仍旧是一脸的淡然,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细长的眼睛望着林羽缓缓道:“如果你要是不敢应战的话,那当我刚才那话没说!”
“谁不敢应战了,是因为这样根本不公平!”
谭锴怒气冲冲的冲斗篷男说道,“你刚才已经给病人看过了,而何先生根本连伤员都没接触过!”
“看与不看很重要吗?!”
一旁的袁赫突然间冷哼一声,瞥了眼林羽,讥讽道,“能治就算现在进去看也能治,不能治,就算让你提前看上个十天八天的,也照样没用!”
“袁处长这话说的不错!”
斗篷男点头接话道,“我们只是比能不能医治,不比时间,你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替伤员诊脉!”
他话虽这么说,但是其实他已经占了一个先机,他方才已经看过袁赫侄子的情况了,自信自己能治,所以才提出用这个做比试,如果林羽治不了,那他便赢了,如果林羽治得了,那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平局罢了!
所以这比试不管怎么着,他都能够保证不输!
“好,我跟你比!”
林羽皱着眉头略一沉思,看到袁赫那副讥讽的嘴脸,以及斗篷男高高在上的神态,打心眼里感觉不爽,所以索性应战下来,毕竟他祖上的医术并不输玄医门的掌门,他就不信自己的医术会输给玄医门的后人,既然玄医门的人能医,他也能医!
“对,跟他比!”
赵忠吉见林羽答应了下来,顿时也感觉无比的解气,林羽这不只是代表自己跟这个玄医门的人比,还是代表玄医门之外的所以被侮辱的中西医医师跟这个斗篷男比!
他相信,以林羽的医术肯定不会输的!
“好,痛快!”
斗篷男爽朗一笑,眯着的眼中有一丝得逞的意味,冲林羽说道,“何先生,既然是比试,就要分输赢,既然要分输赢,那自然需要一些赌注,你说吧,赌注怎么算?!”
“这是在京城,我是主,你是客,自然你先来说!”
林羽冲他淡然的一笑,缓缓道。
既然下定了决心要跟他比试,那自然就不要心存恐惧,不管这斗篷男想要什么,他都可以答应。
“好,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斗篷男望着林羽笑呵呵的说道,“说实话,你这里真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作为赌注的,毕竟我们玄医门奇珍异宝多的是,要不这样吧,我们在京城缺一间药方,你如果输了的话,就把你们‘回生堂'的招牌,改成‘玄医药房'吧!我们玄医门在京城也算有个小根据地了!”
众人听到他这话面色陡然一变,显然没想到这个斗篷男的胃口竟然会这么大,这分明是要想回生堂变为他们旗下的附属产业嘛!而林羽则自然而然的成了替玄医门药房看门的伙计了!
这样一来,林羽来京城忙活了这么久的医馆和费尽心力积攒下的名声,可都要被玄医门给吞了!
不得不说,斗篷男这一招高,而且黑!
赵忠吉和谭锴听到这话互相看了一眼,低下了头,似乎有些后悔,毕竟是他们怂恿着林羽跟这个斗篷男比试的。
“好,我答应你!”
不过出乎众人意料的是,林羽倒是十分痛快的答应了下来,不过面色虽然镇定,但是心里却十分的恼火,实在没想到这个斗篷男竟然如此狮子大开口,这要是输了,简直就是要命啊!
所以这次他绝对不能输!起码要跟这个斗篷男打个平手!
“好,我给作见证!”
袁赫冷冷的一笑,瞥了林羽一眼,笑容中颇有些鱼儿上钩的意味。
“上官先生是吧,那您要是输了的话,我又该从您这拿点什么呢?!”
林羽眯眼反问回了斗篷男。
“这个你随便说,天下奇珍异宝,黄金古玩,我们玄医门应有尽有!”
斗篷男挺着胸膛,虽然脸上仍旧一副淡然的模样,但是却不由多了一丝自豪,“如果何先生对这个不敢兴趣,我还可以给你们我们玄医门的几个治疗怪症的独门秘方,有了这些秘方,到时候何先生想不发都难了!”
反正他知道,这次比试,自己肯定不会输,最多也就是打个平局,所以不管林羽要什么,就是要天上的星星,他都敢答应!
“这些我倒是不管兴趣,你们玄医门的方子,比我知道的也多不到哪里去!”
林羽淡然一笑,不动声色的暗讽了一句玄医门,接着眼睛望向斗篷男手里捧着的那个土罐子,说道,“如果我赢了的话,您就把您手里的这个罐子输给我吧!”
斗篷男听到林羽这话面色陡然一变,下意识的捂住了手里的土罐子,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冲林羽说道,“何先生,你知道我这罐子中装的是什么吗,你就要要?!”
虽然知道自己不可能输,但是林羽一提到这个罐子,他还是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毕竟这个罐子对他而言太重要了,简直就是他的命啊!
“正是因为不知道这罐子里是什么,所以我才想要把它赢过来,然后瞧瞧,这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林羽笑眯眯的望着斗篷男,见斗篷男如此紧张,林羽心头也不由浮起一丝得意之情。
“那……那要是这罐子里只是一罐子冰呢?!”
斗篷男沉声问道。
“冰也好,水也好,我都认了,谁让我这个人好奇心就是这么的浓重呢!”
林羽淡淡的一笑,揶揄道,“不过看您的神色,这个罐子里装的东西可能不是冰啊水的这么简单吧?不过您也别怕,您刚才不是说了嘛,您已经知道如何医治这种外伤,您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大不了,我们就是战个平局呗!”
斗篷男在明知道自己不太会输的情况下还迟迟不肯答应,说明他这罐子里装的绝对是什么十分宝贝的东西,这更加的激起了林羽的好奇心,同时也迫切的希望把这个罐子给赢过来。
“上官先生,这个比试您要是就此认输的话,那这罐子我们就不要了,您给我们道个歉就成!”
一旁的赵忠吉笑呵呵的添油加醋道。
“给你们道歉?!”
斗篷男闻言细长的眉毛一蹙,冷哼一声,不屑的扫了赵忠吉一眼,就差跟上句“你们也配”了,随后冲林羽郑重道,“好,何家荣,我答应你,如果我输了的话,这罐子就归你!”
“好,一言为定!”
林羽点点头,紧紧地握紧了拳头,手心不由有些湿润,显然有些紧张,毕竟自己对伤员的情况不甚了解。
“那两位这话可说准了!”
袁赫背着手气定神闲的扫了林羽一眼,说道,“到时候不管哪方输了,却不想认账,可别怪我不客气!”
他这话是特地说给林羽听的,因为他知道,玄医门的上官先生绝对不会输!
因为袁赫的侄子和韩冰受的都是一种伤,所以斗篷男和林羽便一人负责一个,看看各自能否把自己手里的病人医治好。
随后谭锴便带着林羽去了韩冰的病房。
门一推,只见宽敞的病房内,一张很大的病床上躺着面容苍白的韩冰,一个年约二十的小护士正在照顾着韩冰,见到谭锴后点头打了个招呼。
林羽走到韩冰跟前,才注意到韩冰的受伤位置在左腿腿部,只见她的腿部罩着一个玻璃罩子,是一个无菌皿。
此时无菌皿的内部带着一些雾气,所以林羽也看不清韩冰腿上的“奇怪的外伤”到底是什么样子。
“快,把无菌皿取下来!”
谭锴没等林羽吩咐,赶紧冲那小护士说了一声。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