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最佳女婿最 > 最新章节

第553章 以身试针

“何先生,你怎么了?!”
田首长见林羽的身子打了个摆子,面色一变,急忙一个箭步窜过来,一把扶住了他。
“家荣,你怎么了家荣?!”
电话那头的江颜听到田首长的声音立马无比惊慌的问道。
“我……我没事学姐……”
林羽心如刀割,喉咙陡然间好似起了一团火球,说话都有些费劲。
“家荣,那我……我现在怎么办?!”
江颜似乎听出了林羽话中的异样,她眼泪也不由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语气慌乱无比。
“颜姐,听我说……你,你先把防护服穿上……”
林羽强忍着内心的悲痛,声音有些嘶哑的冲江颜说道,他的手紧紧的抓在田首长的肩头,这才勉强站住。
他记得,上次叶清眉正是因为照顾一个症状严重的患者才感染了这种致命的病毒,他不想让江颜也因此而感染上这种病毒,所以急忙劝她先把防护服穿上。
“啊,好,好……”
江颜抿了抿嘴,在护士的帮忙下,赶紧把防护服穿上,焦急的冲电话那头的林羽问道,“家荣,那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颜姐,学姐这种情况,已经是病症晚期的症状……”
林羽每说一个字就感觉生生的往自己的心脏上割了一刀,他没法说叶清眉已经没救了,所以他只能用这种委婉的表达方式跟江颜解释。
江颜怎么会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知道叶清眉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身子猛地一抖,带着哭腔急声道,“家荣,你……连你也没有办法吗?!”
在她跟何家荣相处长大到结婚的那些年里,何家荣对她而言,是与废物划等的,而自从何家荣冲植物人的状态复苏过来之后,就一次一次的让她感到震惊与不可思议,这两三年来,她内心也已经形成了一种潜在的意识,这世上就没有林羽做不到的事情,所以此时她听到林羽这话心头满腔的不相信,这世上如果谁都还有一人能让她相信奇迹的存在,那就是自己的爱人——何家荣!
林羽心头也是沉痛不已,他又怎么甘心学姐的离去呢,眼见自己就要研制出抗病毒血清,马上就要医治好她的病症了,而此刻,她竟然率先撑不住了!
“家荣,你说话啊!”
江颜一边看着病床上的叶清眉气息渐渐微弱,一边痛彻心扉的冲电话那头的林羽嘶声喊道。
“如果我在的话,还有办法……可是……我根本赶不回去,时间根本不够……”
林羽用力的摇了摇头,五脏六腑似乎被什么东西硬生生震碎了一般,痛彻心骨!
这世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自己有能力挽救,但是却仍旧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死去吧!
江颜听到林羽这话神情猛地一怔,眼前重新燃起了希望,急声道,“家荣,你告诉我,你有什么办法?!我可以来做啊!”
“你,你做不来的……”
林羽再次无力的摇了摇头,江颜是西医,对于针灸的针法一窍不通,怎么可能做得来呢,尤其是中医讲求以气御针,别说是江颜,就是现在的许多中医专家,都不知道什么是以气运针。
等等!
林羽想到这里心头却猛地一颤,立马抬起头来,眼中光亮闪动,似乎想到了什么!
对啊,以气御针,基本上中医中所有高深的针法都需要以气运针,可是达摩针法却完全不需要,只需要会针法就行!要求的是行针的穴位和扎针的精度和准度!
那如果有人能够按照他所说的,把达摩针法里的第五针天地惊施针在叶清眉的身上,那让叶清眉撑个一周还是没有问题的!
只要他们在一个星期内研制出抗病毒血清,那叶清眉就有的救!
想到这里,林羽心头陡然间升腾起一股无尽的希望,连忙抹了把脸上的泪水,激动道:“颜姐,我想到办法了,这样,你……你给辛夷打电话,让她以最快的速度赶去医院!”
“啊,好,好!”
江颜闻言心头振奋不已,连连点头,随后赶紧跑出去,冲步承说道,“步承大哥,麻烦你抓紧给辛夷打个电话,让她尽快过来!”
因为林羽是她全部的支撑,她害怕挂断电话后林羽又联系不上了,所以她便让步承打电话叫窦辛夷。
步承答应一声赶紧走到了一旁打起了电话。
“江医生,何先生怎么说?需要我帮忙吗?!”
赵忠吉也早就已经醒过来了,得知林羽还活着,他内心也是激动不已,急忙凑过来冲江颜问道。
“是赵院长是吧?!”
电话那头的林羽似乎听到了赵忠吉的声音,急忙冲江颜说道,“颜姐,你让赵院长马上找一副全新的银针,要尺寸齐全的那种!”
江颜闻言赶紧将林羽的话转述给了赵忠吉,赵忠吉闻言连连点头,急声道,“我这就去找,这就去找!”
说完他转头快速的朝着楼下跑去。
过了不多久,赵忠吉便气喘吁吁的把林羽要求的银针拿了回来,而窦辛夷正好也已经赶了过来,见了江颜后慌忙问怎么了。
江颜直接把手里的电话交给了窦辛夷,说道,“是家荣的电话!”
窦辛夷赶紧接过来,急忙道:“师父,你说!”
“辛夷,你听好了,现在我要临时教授你一套针法,你要仔细听,能不能救回清眉姐,全靠你了!”
电话那头的林羽沉声说道,他对自己这个小徒弟还是多少有些信心的,知道窦辛夷的天赋卓绝,在针灸方面尤其有天赋,平日里他对窦辛夷也是要求严格,所以窦辛夷的针法和精度应该没有问题!
“好,师父!”
窦辛夷面色凝重,倒也显得自信从容。
接着她简单的戴了个口罩,接过赵忠吉手里的银针,便进了病房,江颜也赶紧跟了进去,帮她打下手,而李千影也跟了进去,帮着她们拿手机。
“先把清眉的上衣脱掉!”
林羽沉声说道。
江颜赶紧把叶清眉的上衣脱掉,露出里面原本白皙的肌肤,只不过此时这层苍白已经泛起了一种怪异的红色,而且还布满了小点,看起来恐怖慑人。
不过江颜、窦辛夷和李千影脸上都没有丝毫的恐惧之情,面容决绝,似乎下定了要把叶清眉救治回来的决心。
“衣服脱掉了吗?!”林羽问道。
“脱掉了!”江颜回道。
“好,辛夷,听我说,这套针法叫达摩针法,这次我教授你的,是达摩针法里的第五针天地惊,这种针法对扎针的准度和精度要求极高,你一定要注意听,用心施针!”
电话那头的林羽额头上已经布满了冷汗,说实话,让窦辛夷这么一个从未接触过达摩针法的人上来就扎第五针,确实有些冒险,哪怕是有他的指点,也不敢说一定能成功。
不过这是最后的方法,所以他只能拼力一试。
好在他对这套针法已经掌握到炉火纯青,只要窦辛夷能够按照他所说的要点小心施针,纵然不能取得百分百功效,起码也能有一定的作用,只要叶清眉能多撑一段时间,他就能赶回去。
“师父,我准备好了,你说吧!”
窦辛夷沉心静气,将银针在桌上摊开,声音平静的冲电话那头的林羽说道。
“好,这套针法需要先扎三十六针辅针,但是切忌以气运针,接下来我慢慢说,你慢慢照做,听好了!”
林羽声音也一沉,认真的说道,“第一针天突穴直刺0.6寸,捻转留针,第二针鸠尾穴向胸腔内侧方向斜刺0.5寸,以微弱的力道刺压留针,记住,刺压的力道一定要轻!第三针气舍穴……”
林羽缓缓的,详细的阐述着每一针所要刺的尺寸、手法和力度,而窦辛夷则认真的听着,按着林羽所说的耐心的照做,每一针都足够认真,而每一针也确确实实都按照林羽所说的做了。
花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窦辛夷才刺完了林羽所说的这三十六针辅针,她的手也已经疲惫的微微颤抖了起来。
江颜见状赶紧将她头上的汗水擦干净。
“师父,已经扎完了!”
窦辛夷长出一口气,说道。

“清眉现在情况如何?!”
林羽急忙问道,他需要从叶清眉的身体反应来判断窦辛夷这三十六针辅针到底扎对了没有。
“家荣,清眉现在的情况比先前好了一些,呼吸顺畅了一些!”
江颜有些激动地急忙跟林羽汇报道。
“手腕和脖颈呢,有没有浮现青灰色?!”
林羽急切的问道。
“没有!”
江颜仔细的查看一番,接着赶紧回复道。
林羽听到这话才陡然间松了口气,知道这三十六针辅针应该是基本扎对了。
“辛夷,接下来可是最重要的一步了!”
林羽自己也不由握住了拳头,有些紧张的说道,“这最后一针你需要选用一根四寸大针,针头竖直,扎针的时候需要迅速,保持针头入体直立,你明白吗?!”
“明白!”
窦辛夷急忙点头,对于扎针的手法她十分的自信,跟着师父锻炼了这么久,也算是达到了一定的境界。
“嗯!”
林羽点点头,知道手法方面一定没问题,但是他担心的是找穴方面,毕竟这次要扎的“天惊穴”可是一个新穴位啊!
“接下来,你要刺的是清眉胸口的天惊穴!”
“天惊穴?!”
窦辛夷听到这三个字面色不由一惊,她接触中医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个穴位名字呢!
“不错,天惊穴,在达摩针法里记载的一个穴位,这也是它被称为天地惊的原因!”
林羽叹了口气,沉声道,“每个人身上的天惊穴的位置都是不一样的,大约在胸腔中间,不对……大约在乳根穴……也不对……”
林羽眉头紧蹙,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描述寻找天惊穴的方法,毕竟寻找天惊穴的方法是他自己不断揣摩研究出来的,是一种只有他自己能懂的方法,不好描述不说,就算勉强描述出来,窦辛夷可能也领悟不了。
“师父,到底是哪里啊?!”
窦辛夷有些疑惑的问道,“用中医里的定穴法不行吗?!”
“不行,我说了,每个人身上的天惊穴位置都有所出入,不是能够单纯的靠定穴法就能确定的!”
林羽顿时满头大汗,不知该如何跟窦辛夷解释。
“家荣,要不开视频吧?!”
江颜冲林羽说道,“开视频让辛夷挨个地方试给你看,怎么样?!”
“不行!”
林羽直接一口否决,叹息道,“别说这边的信号视频会卡断了,就是真开通了视频,手机视频的画面和现实还是有极大的差距,这远远的大于穴位的误差!”
“那……那这可怎么办啊?!”
江颜顿时急了,急忙问道,“那还有其他人知道这种穴位吗?!”
林羽面带苦色,不停的摇头,知道除他之外,可能就只有宋老知道这天惊穴的存在了,毕竟宋老从没舍得将这本书给外人看过,不过别说宋老可能根本都看不懂这达摩针法,就算看懂了,他远在清海,也帮不上忙。
“你们别着急,我仔细想想,该怎么帮你们确定这个穴位!”
林羽安慰了她们一句,拧着眉头细细的想了起来,不过发现不管他怎么想,都无法准确明白的传达给窦辛夷。
如果换做别的穴位,他早就交代清楚了,但是这个穴位对精度要求极高,万一扎不好,那可能就会让叶清眉命丧当场,所以他必须谨慎再谨慎!
窦辛夷和江颜顿时也沉着脸焦急等了起来,屋子里的氛围顿时变的压抑起来。
“何先生,我有一个方法,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这时一旁一直未开口的李千影突然对着电话问了一句。
“哦?你有什么办法?!”
林羽不由疑惑道。
江颜和窦辛夷也都好奇的望向李千影,据她们所知,李千影跟医学界压根都不沾边吧,又何来什么好办法?!
李千影冲江颜和窦辛夷和缓一笑,冲电话那头的林羽说道:“何先生,这个穴位我记得,你曾经在我身上扎过吧?对于那种感觉,我倒是印象深刻,如果辛夷能够在你的指导下,先在我身上逐针试验,然后找到穴位,那她是不是就能够掌握查找这种穴位的方法了?那她再给清眉姐施针的时候,就更有把握了!”
她此话一出,病房内的江颜和窦辛夷两人面色陡然一变!
李千影这分明是要把自己当成一个实验用的活靶子啊!
就连电话那头的林羽也惊讶的张了张嘴,显然没想到李千影竟然会这么做,他急声说道:“不行!这样对你而言太危险了!”
人身上的穴位是不能随便扎的,而且穴位跟个体的身体状况有关,同样的穴位有些人扎了没事,但是扎在有些人身上,可能就会出人命!
所以在活人身上找新穴是一项极其危险的行为,同样也是医学界所不能允许的行为!
“千影,你这个提议太冒险了,我不能同意!”
江颜此时也立马用力的摇了摇头,望向李千影的眼神柔和了许多,隐隐带有泪水。
其实在此前,她对这个李千影是抱有极大敌意的,她知道林羽每次去给这个李小姐治病,必须要让她脱掉衣物,虽然从一个医生的角度来看,她知道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但是从一个妻子的角度来看,她难免会醋意大发!
更何况,这个李小姐长得又是如此的天姿国色,一双完美纤细的长腿更是折煞众生,她怎么能不担心,万一林羽的魂儿被这个狐狸精勾走了,她可怎么办!
但是此时听到李千影这番话,见李千影为了救叶清眉,甘愿自己冒险,就连江颜也不由被打动了,而且今晚上要不是李千影,她和叶清眉,现在可能就已经被带到了防疫局,生死未卜。
她内心的感激之情更盛,对这个李小姐陡然间增添了诸多好感。
“是啊,李小姐,这其中的凶险根本不是你能想象的!”
窦辛夷也沉着脸冲李千影劝道。
“可是事到如今,不这么做,还有什么办法呢?!”
李千影转头望了眼病床上的叶清眉一眼,轻声道,“叶姐姐我以前是接触过的,是一个极好的人,我不想看到她就这么死去,而江姐姐,你对叶姐姐和何先生的情义,也深深的打动了我,我愿意为你们这么做,更何况,我这条命本来就是何先生给的,倘若真能以我的性命救回他……他在乎的人,那我,也算死得其所了!”
李千影说话的时候一直带着浅浅的微笑,但是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她的眼中却不由流过一丝哀伤。
她多希望,何先生在乎的人中,也能有她这一位啊……
江颜似乎看出了李千影眼中的那抹哀伤,似乎也读懂了这抹哀伤背后的寓意,心头一动,竟然不由对李千影产生了一丝心疼。
“不行,我不……不同意!”
林羽虽然心里也知道李千影说的这个方法是最可行的,毕竟她曾经感受过天惊穴的位置,但是人性的最后一丝良知,还是让林羽矢口拒绝。
“何先生,就当我求你了,如果再耽搁下去,清眉姐姐就危险了!”
李千影急切的冲电话那头的林羽说道,“你知道的,为了你,我……我做什么都是愿意的!”
听到她对林羽这宛如告白般深情的话语,江颜并没有感到丝毫的生气,只是感觉满满的心疼,甚至都觉得林羽有些过分了,以前不应该对人家李千影那么冷淡的。
“师父,要不就试试吧,我尽量把针扎的轻一些!”
窦辛夷想了想,也跟林羽劝说道,“这样应该能把风险降到最低!”
林羽闻言重重的叹了口气,脑海中仔细的想了想,知道这不是优柔寡断的时候,便沉声应道,“好,辛夷,那你扎针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尺寸,尽量不要超过0.3寸,如果李小姐有什么异样,一定要立马停针!”
“是!”
窦辛夷急忙说道。
李千影见状急忙脱掉自己上身的衣服,露出自己堪称完美的身子,窦辛夷和江颜两人都不由看的一愣,显然没想到李千影的身材竟然这么好,简直是再匀称不过!
李千影按照回忆,在自己胸腔的位置大致确定了一个指肚大小的扎针范围,示意窦辛夷可以在这个范围内试针。
林羽又大致的将自己确定天惊穴的方法跟窦辛夷讲解了讲解,窦辛夷便又把范围缩小了一圈儿,这才拿着针,小心翼翼的在李千影胸口位置扎起了针。
“怎么样?是这里吗?”窦辛夷一针落下,便小心的问了起来。
“不是……”
李千影皱着眉头认真体验,摇了摇头。
窦辛夷拔出针,挨着方才的位置又是一针。
“这?”
“也不是……”
……
窦辛夷试到第十针的时候,额头上隐隐有了汗珠,虽然这毫针很细,但是如此密集的扎在同一个地方,李千影的皮肤还是有了淡淡的淤血,就连窦辛夷都看的于心不忍,不过李千影倒是无所谓,仍旧提醒窦辛夷继续。
“这?”
“啊……等等……你再扎的深一些!”
李千影此时面色一变,似乎感觉窦辛夷这次扎的穴位对了。
窦辛夷面色一振,急忙提出针,接着加了加力道,再次扎了下去,让银针深了几分!
“对,就是这儿!”
李千影面色大喜,急忙说道。
窦辛夷面色顿感振奋,急忙将李千影胸口的针拔了出来,见李千影面色没有什么异常,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江颜也赶紧走过来,帮李千影把衣服披上,关切道:“李小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江姐姐,你叫我千影就行!”
李千影抹了把头上的汗,装作不在乎的问道,但是她的身子却不由有些颤抖,刚才窦辛夷其中一针让她脚下不由发软,不过为了不让大家担心,她强忍着没有说出来。
江颜见状这才松了口气,感激的望了李千影一眼。
电话那头的林羽得知李千影没事,长出一口气,大口大口的呼吸了起来。
因为在李千影身上试验过了,所以窦辛夷也已经摸索出了确定天惊穴的方法,随后她便在叶清眉身上确定了天惊穴的位置,紧接着屏息凝神,迅速利落的一针扎到了叶清眉的胸口。
只见叶清眉身子猛地一颤,呼吸瞬间通畅了起来,身上的红色更加的鲜艳了起来,随后渐渐平复下来,而测试仪上的心跳频率和血氧饱和度也渐渐的平稳了起来。
江颜等人见状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颜姐,怎么样了?!”
电话那头的林羽迫不及待的问道。
“家荣,成功了!”
江颜无比激动地冲林羽喊了一声,“清眉身体的各项指数已经恢复正常了!”
说着她将叶清眉此时的身体特征跟林羽详细的描述了一遍,林羽听完心底的石头这才彻底的落地。
随后林羽吩咐窦辛夷留针半个小时,密切观察叶清眉的反应。
接着林羽让李千影接了电话,他喉头动了动,最后也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谢谢。”
而李千影也淡淡的笑了笑,轻声道:“你我不言谢。”
随后她赶紧将手机交还给了江颜,她知道,江颜是林羽的妻子,是这屋子里,最有资格跟林羽说话的人。
她们走出病房后,众人齐齐围了上来,关切的问叶清眉的情况,得知叶清眉没事之后,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那什么,能……能让我跟家荣说句话吗?”
何庆武呵呵笑着,有些讨好冲江颜试探性的无奈道。
“当然可以!”
江颜用一点头,这才想起来跟林羽汇报,“家荣,何老爷子要跟你说话,是他打电话,托人派特种部队去营救你的,你自己感谢何老吧!”
说着她把手机交给了林羽。
林羽不由有些惊讶,终于明白过来,感情暗刺大队和蝎虎大队同时过来,是因为何老啊!
“何老,谢谢您!”
林羽笑着对电话那头的何老说道。
“客气了,家荣,只要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何庆武笑呵呵的说道,神情间颇有些宠溺,似乎把林羽当成了自己的亲孙子,“我本来想派人去营救你,结果也没派上用场……不过你没事才是最重要的!”
“何老,谁说没有用场的,他们来的刚好,我正缺人手帮我抓病毒的宿主呢!”
林羽笑道。
“是吗?那太好了!”
何庆武顿时面色大喜,看来他派去的人,对林羽还是有用的嘛,他内心不由有了一丝成就感,丝毫不亚于当年打胜仗的成就感。
“麻烦您跟他们的首长说说,让他们能留下来协助我。”林羽笑道。
“没问题,没问题!”
何庆武连连点头,一挺胸膛,倨傲道,“这个交给我!”
过了有半个小时,窦辛夷把叶清眉的状况跟林羽一说,林羽便知道叶清眉这下确实没事了,自己也不用急着回去给她施针了,接下来只需要尽快研究抗病毒血清就行了。
挂了电话之后,他面色一沉,见田首长正和李长明、秦勇拿着地图圈着大致的地方,讲解着明天行动的步骤,他迈着步子走过去,面色肃穆无比,沉声道:“不用研究了,也不用等到明天了,现在,我就要进山去抓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