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最佳女婿最 > 最新章节

第416章 探听虚实

“张佑偲?”
向南天瞥了林羽一眼,似乎料到了什么,问道:“怎么,你认为这件事与他有关?”
“不错!”林羽点点头,接着便将那天晚上在维多利亚酒店,那些雇佣兵围攻自己的手法跟向南天详细讲解了一番。
向南天听到那些雇佣兵的配合招式后,双眼猛地一睁,惊诧道:“要是真如你所说,那他们这种招式配合,还真是只有懂玄术的人才能设计的出来!一帮老外,怎么可能会懂玄术呢?!必然是受人指点!”
“是啊,所以这也是我怀疑张家老二的原因!”林羽沉着脸说道。
“既然你怀疑的话,那就得去查,你放心,如果真能查出来证明是那个张家老二干的,那我向南天跟你保证,只要证据充足,那这件事我就帮你解决了!”向南天眯着眼笑呵呵的说道,“到时候不敢说让他们张家彻底垮台,但是让他们元气大损,滚出三大世家的阵营,还是没有问题的!”
“向老,您这话当真?!”
林羽闻言又惊又喜,要是能把张家踢出三大世家,那对于张家,已经是近乎毁灭性的打击,到时候不用他动手,以前跟张家有过积怨的小世家自然会联手将张家打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不过张家毕竟根深蒂固,哪那么容易说垮就垮,所以林羽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放心吧,其实不瞒你说,这些什么大世家,大家族叫的震天响,上面的大人物早就已经不高兴了!”向南天笑呵呵的说道,“如果张家真的不知死活的搞出这么大的动静,那他们纯粹就是自己找死了,只要有证据,那上面的人,绝对会趁机削弱他们的实力!”
林羽听到他这话,有些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深以为意。
向南天笑呵呵的继续道:“你别看我老头子瘫了,但是对于京城的局势我仍旧了如指掌,其实现在三大世家中,张家是最为衰微的一家,别的两家都还有一个功劳盖世的老爷子坐镇,而张家老爷子早就没了不说,张家未来的家主前途也被尽毁,所以自然难逃衰微的命运,就算上头整治下来,也会第一个拿他们家开刀!你要是能够找到证据,推波助澜一番,说不定上面还会记你一功!”
林羽闻言面色一喜,摇头苦笑道:“记不记功这个倒是无所谓,只要能帮我处理掉这个劲敌我就心满意足了,不瞒您说,有这么一个强大的家族式敌人觊觎着自己,我是坐寝难安啊!”
“哈哈,是吗?”向南天笑了笑,接着狡黠的望向林羽说道,“我怎么感觉坐寝难安的好像是京城的这几个大家族呢?你这才来几天呢,就搅动的天昏地暗,人心惶惶!”
“是啊,我在京城呆了这么久,还是头一次听说有大家族会如此不择手段、不计后果的如此铲除一个人!”一旁的步承也忍不住点头说道。
“向老,这个张佑偲可是会玄术的啊,我很好奇,张家这种大家族的人,怎么也会有这方面的高人?!”林羽有些纳闷的问道,毕竟大家族的人非商即政,很少听说有愿意外出吃苦学习这种东西的。
“其实我对这个张佑偲也不太了解,只是听说他在很小的时候就被他爷爷,也就是张家的老爷子给送去了南方,至于具体是什么用意,没人知道,而且也没人感兴趣,毕竟张佑安从小被称为小神童,所以大家都知道他会是未来张家的家主,注意力一直都在他身上。”向南天摇了摇头,叹息道,“现在看来,这个张佑偲多半是外出找高人学玄术和功夫去了,不得不说这个张家老爷子着实厉害啊,竟然布了这么一招大棋!”
“您竟然也不知道?!”
林羽叹了口气,随后说道,“其实我现在怀疑那天晚上的那个面罩男子就是张佑偲,不过我也没法确定,但是他的一只胳膊和一条腿都被我打伤了,要是能确定这点,也就相当于抓到了铁证!”
“哦?你打伤了他?”向南天眉头一挑,顿时来了兴趣,满脸好奇的望着林羽,笑道:“这个好说啊,你直接去拜访拜访他不就行了!看看他的腿和胳膊到底有没有受伤!”
“直接去拜访?”林羽摇头苦笑,“我跟他既无交情又无瓜葛,能以什么理由去拜访人家呢?!”
“这个好说啊,让韩冰带你去!”向南天眯着眼说道,“军情处的副处长跟张佑偲是发小,你们以他的名义过去不就行了嘛。”
“他们是发小?!”林羽微微一怔,随后眼前一亮,立马来了主意,点点头,冲向南天感激道,“多谢向老指点,我这就给您施针!”
随后林羽给向南天试了试脉,发现这几日他坚持服用自己给他配制的中药,效果十分显著,肩膀和膝关节,都略微有些反应了。
等到他给向南天施完针之后,他又重新开了一个补气益血之类的方子,交给向南天的徒弟,让他以后煮药的时候,顺便把这服药也住了,两者配合着一起服用。
从向南天住处出来之后,林羽便给韩冰打了个电话,问她下午有没有时间,能不能陪自己去一趟张家。
“去张家?!”韩冰微微一怔,得知林羽想去调查张佑偲后,立马点点头答应下来,说道:“说吧,要我怎么帮你。”
林羽把自己大致的想法跟韩冰说了说。
韩冰点点头,说道:“好,这个好办,我这就去办!”
等到下午的时候韩冰就给林羽打来了电话,因为她下午的时候张家家主张佑安不在家,所以韩冰就把时间约在了晚上。
晚上八点左右的时候韩冰便来接了林羽,带着他一起赶往了张家。
这还是林羽第一次来张家呢,张佑安居住的是一处独门独院的豪华别墅,门口还有专门站岗的警卫员。
林羽见到这个警卫员也没惊讶,他早就听说过了,这个张佑安在海军总署,可是数得上号的人物。
警卫员通报过后,得到张佑安的允许,便让林羽和韩冰一起进了屋。
他们俩人一进客厅,张佑安也刚好从楼上走下来,看到林羽和韩冰后面色大喜,急忙走过来笑道:“韩上校,有失远迎,不要见怪啊!”
“首长您客气了!”韩冰恭恭敬敬的冲他笑了笑,毕竟论军衔,张佑安可是比她高不少。
“这位就是何家荣何少校吧?”张佑安转头望向林羽,虽然脸上还是挂着笑意,但是眼中却带着一丝寒芒,略有深意的点头道,“果然是一表人才啊!”
“首长好!”林羽瞥了他一眼,点头打了个招呼。
“来,快请坐!”张佑安赶紧招呼着他们坐下。
韩冰掏出一个红色的请柬开门见山道:“张首长,这是我们全部长让我给您带的请柬!”
“哎呀,多谢韩上校,这么晚了,还麻烦你亲自跑一趟!”张佑安笑呵呵的说道。
“您客气了,应该的。”韩冰说着又拿出了一个请柬,询问道:“听说张二爷也回来了是吧?我想把这个请柬也一起给他。”
“奥,回来了,回来了,过完年就没走!”张佑安笑着点头,接着伸手去接请柬,说道:“来,交给我吧,我一会儿给他!”
“他在您这里吗?”韩冰笑道,“我还是亲自交给他吧,而且除了请柬,我们部长还让我额外将一个东西交给他!”
张佑安听到这话面色微微一变,伸出的手又收了回来,扫了林羽也韩冰一眼,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笑道:“是吗,那一并给我吧,我一起敢给他就是!”
“不了,张首长,我还是亲自交给他吧,我们部长说了,让我务必把这两样东西交给张二爷!”韩冰面带笑意的把请柬收了回来。
“亲自交给他?!”张佑安眯着眼笑道,“交给我不一样吗?怎么,韩上校,你和全部长这是不相信我吗?!”
“张首长,您误会了,我们全部长从小跟张二爷情同手足,这么年没见,知道他回来了,自然欣喜不已,让我把东西交给他手里,也是我们部长的一片盛情,希望您能理解!”寒冰不卑不亢的笑道,言下之意,非见张佑偲不可。
“呵呵,那替我多谢全部长对我二弟的挂念!”张佑安有些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张首长,您为何如此推辞,让二爷出来一趟就是了,怎么,莫非张二爷有什么不方便吗?”韩冰皱着眉头疑惑道。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