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最佳女婿最 > 最新章节

第386章 守株待兔

只见毯子里的向南天只穿着一件短裤,露着上身和两条干瘦的腿,他身上皮肉干瘪,露着清晰的骨骼痕迹,显然肌肉萎缩严重。
而让林羽惊讶的是,他瘦弱的身子上竟然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疤,有弹眼,有刀伤,有烧伤,还有一些不知怎么留下的伤疤,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丝完好的肌肤。
厉振生满是伤疤的后背,跟他身上的伤疤一比,简直不堪一提。
很显然,这个老人也是个身经百战的人物!
除了伤疤,在他的左半边身子,同样有跟脸上一样的墨黑色,以心脏左侧的创口为中心,扩散到了他的腹部、右胸、左肋、肩头和左臂的整个大臂。
相比较脸上的墨色,身上的墨色显然更加浓厚,皮肤在眼光下泛着一种诡异的光泽。
“老人家,从您中毒到现在,已经十年了吗?!”林羽倒吸了一口凉气,稳了稳心神,有些惊讶的说道。
“不错……十年了……”
向南天说这话的时候不由长长的叹息了一声,但是眼中迸发出一股锐利的精芒,似乎带着满满的恨意与不甘。
“是因为伤口感染吧?”林羽见他心脏旁边泛黑的创口,沉声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刺入您身体的应该是把棱刺,上面涂抹了剧毒!”
“哦?你竟然能看出来是棱刺刺伤的?!”向南天笑呵呵的望向林羽,点点头。
“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林羽笑了笑,接着说道,“老人家,能让我帮您把把脉吗?”
“好!”向南天点点头,吩咐步承搬了一把椅子过来。
林羽将毯子给向南天盖上,接着坐在他身旁替他探起了脉,随后摇摇头,面色凝重道:“从脉象上来看,您的身体暂时没有大碍,但是如果放任毒素扩散下去,您可能撑不了太久,少则三五个月,多则一两年,而且,您身上的毒,应该是扩散的越来越快吧?!”
“不错!”步承面色一急,连忙道:“何先生,你可能解此毒?!”
林羽苦笑了一下,说道:“解毒的关键是要先确定中的是什么毒,然后根据毒素的特性,选用药材中和或者将体内的毒素排解出来,但是,现在我连老人家中的是什么毒都不知道,怎敢随意妄言!”
“那您快替我师父检查啊!”步承急切的说道,看来,他也并不是如表面上所表现的那样毫无感情,至少,他十分在乎他师父。
“这个得等我回去研究研究再说!”
林羽转头冲向南天说道,“老人家,我需要取您一些血液做样本,可能会对您的身体有所影响,希望您能坚持坚持!”
毕竟此时的向南天身体太过瘦弱,抽血的话,身子可能有些扛不住。
“哈哈,流血对我向南天而言,简直就是家常便饭!来,步承,拿刀去!”向南天豪气爽的一笑,语气略显虚弱,但是豪情不减。
“不用拿刀,针管就可以!”林羽无奈的摇摇头笑道,感觉这个老人宛如古代的大侠一般,动不动就要动刀动枪的。
步承很快便取了一个针管和一些酒精棉过来,递给林羽。
作为清海医科大的优秀毕业生,林羽自然会用针管,手法熟练的在向南天的左臂消了消毒,接着用针管抽了足足一针管血。
林羽看到针管里的血不由有些头皮发麻,只见抽出来的血,也都是黑红色的。
“何医生,疗养院的人已经给我师父化验过很多次了,但是仍旧无法确定其中的毒素!”步承皱着眉头说道,“还有,我师父这刀伤,是被倭国人刺伤的,我怀疑,这毒,也可能来自倭国,你可以循着这个方向考虑考虑!”
“倭国?!”
林羽面色一变,接着点点头,说道:“行,我知道了,你放心,我自有我自己的检验方法!”
“那就麻烦您了,不过今天的事,您不要跟任何人透露,毕竟我师父……”
“我知道,向南天已经死了!”
没等步承说完,林羽便笑着打断了他。
“多谢!”步承一点头,伸手道,“走,我送您出去!”
临走的时候,林羽留了一个步承的电话,告诉他等自己研制出解药之后,便会主动与他联系。
带着向南天的血样回到医馆后,林羽便一头钻进了药房,将黑红色的血液倒在一个小瓷碟里,随后选了几味药材研碎,缠在了一起,放到了一个金属小碟里,接着点上一根蜡烛,竖在桌上,掏出一根银针在黑红色的血上挑了挑,发现向南天的血比正常的血液要粘稠一些。
林羽将银针转了转,随后将裹满血液的银针放到蜡烛上烤了烤,只闻到空气中传来一股异样的香味,带着一丝丝的腥气,宛如烤松木的味道夹杂上了烤鱼的味道,他再次沾了一些毒血,将银针放到研磨好的药粉里,只见银针上发出了一阵“滋啦滋啦”的声音,而且生腾出一股淡淡的白烟!
林羽心头猛地一沉,果然,真的是祖上特地交代过的那种东瀛奇毒!
“他竟然还活着?!”
林羽颤抖着手喃喃道,语气中带着一股惊异,同样,似乎又夹杂着一丝恐惧。
“家荣!”
这时叶清眉突然推门走了进来,闻到屋子里的异响后,她不由一怔,疑惑道:“什么味道?”
“出去,快出去!”
林羽赶紧拽住她走了出去,虽然向南天血液中的毒素含量并不多,但是闻到后,还是有中毒的潜在风险。
“现在元宵节也已经过完了,干妈和江叔叔、李阿姨他们要回清海了!”叶清眉跟他说道。
“啊?这么快啊?”
林羽不由生出了一丝失落,这段时间太忙了,他都没来的及跟母亲说几句话,没想到母亲他们就要回去了。
“没关系,到时候有时间了,他们还会来的!”叶清眉轻轻的安慰了他一声。
这时林羽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沈玉轩打来的,声音急切道:“家荣,你还记得上次玉牌的事吗?”
“当然记得啊,怎么,玉牌加工完了?!”林羽精神一震,急忙问道。
“没有!”沈玉轩急忙道:“但是下单那个人打来电话,说今晚上就要来拿货,生产出了多少玉牌,他就要多少玉牌!”
林羽微微一怔,不明白这个变态杀手为什么突然间这么急着要玉牌,急忙问道:“那你怎么说的?”
“我……我还没回复他呢!”沈玉轩语气惶恐道。
“按我说的,立马答应他!”林羽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明显的兴奋,他竟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见见这个变态杀手了。
“啊?可是他,他说的是晚上十一点过来拿玉牌啊……”
沈玉轩说这话的时候忍不住打了哆嗦,四下看了一眼,似乎觉得有一双看不见的眼睛正在盯着他。
“十一点就十一点吧,没事!”林羽点点头说道,“今晚交接的人,必须得是我们信得过的人,不能让工厂里的师傅来交接,这样吧,到时候你化化妆,就由你来亲手把玉牌交给他吧!”
“啊?!”
沈玉轩吓得身子一哆嗦,这不是把他往火坑里推吗,立马惊声道:“家荣,你让我把玉牌给他啊?能不能换个人啊,让大军吧,大军……”
“不行,大军他们都会格斗,又是军人,身上有股杀气,这种气质是隐藏不了的,如果让他们去,那个杀手肯定会有所警觉!”林羽沉声道,“你什么也不会,手无缚鸡之力,再合适不过了。”
“……”沈玉轩。
“再说,定做玉牌的那个人我们都已经查清楚了,是个加工厂的工人,你害怕什么,是他跟你交接,又不是那个杀手给你交接!”林羽安慰他道,“而且我和军情处的人会在周围布下天罗地网,说不定那个杀手刚现身,我们就把他给抓住打死了!”
“你可别哄我了……”沈玉轩欲哭无泪,林羽说的就跟抓只鸡似得,他才不信呢,想起那些死者恐怖的死状,他腿都吓得软了。
“这样吧,到时候要是能成功把这小子抓住,我让韩冰给你颁发个特别的证件什么的,这总可以吧?”林羽劝说道。
“那……那行吧……”沈玉轩怕被韩冰他们给看扁了,无奈的点了点头。
挂了电话,林羽便给韩冰打去了电话,兴冲冲道:“鱼儿主动露面了,是时候收网了!”
“什么地点,什么时间?!”
听完林羽说明情况后,电话那头的韩冰也无比兴奋,这个杀手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又杀了她军情处的同事,她跟这个混蛋可谓是不同戴天,今天,终于要大仇得报了!
“晚上十一点,加工厂!”林羽沉声说道。
当天下午,韩冰便纠集了十数名军情处的精锐,去沈玉轩新开的加工厂周围熟悉了一下地形,随后安排好每个人蹲守的位置。
为了防止被那个杀手发现,所以他们吃过午饭之后,便疏散开来,蹲守在了各自的据点。
而林羽和韩冰则躲在了加工厂斜对面的一处小楼里,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清晰的俯瞰整个加工长,而且能透过窗户望到沈玉轩办公室里的情形,对沈玉轩的安全,也算是一种保障。
林羽来之前还特地带上了自己的那把纯钧剑,准备试一试这把剑的威力。
很快天便黑了下来,随着时间的流逝,林羽和韩冰两个人都十分的兴奋,但是时间已经临近了十一点了,周围什么动静都没有,而且来取玉牌的人,也没有出现。
韩冰皱了皱眉头,低声道:“他该不会发觉了什么吧?”
“应该不会,不着急,耐心等。”林羽不紧不慢道。
他话音一落,下面的小巷里突然出来了一个黑色的身影。美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