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最佳女婿最 > 最新章节

第142章 要饭的叫花子

林羽一个箭步窜了过去,只见墙根处摆了一个香炉。
是那种很老旧古朴的香炉,带着厚重的铜锈,香炉里装有大米,插着一根香,正缓缓的燃着,冒着黑色的烟气。
如果真是普通的香炉,其实也没有什么,很有可能是附近的人祭奠亲人用的,但是诡异的是,香炉里的米,竟然是熟的!
俗话讲,熟米插香,万鬼来尝。
这人这么烧香,显然是别有用心!
林羽打量了香炉一眼,突然发现香炉底下好像垫了什么东西,便轻轻地拿手拨开香炉看了看,只见香炉底下竟然贴了一张黄色的符纸。
看清那符纸上的内容,林羽不由一惊,那符上画的,竟然是引鬼咒之类的术语!
林羽赶紧起身,四下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身影。
他眉头紧蹙了起来,能设这种局的人,道行显然不浅,而且很显然是冲着他的医馆来的,厉振生连日来的走神受伤铁定跟这香炉有关。
因为厉振生晚上都住在医馆里,所以很容易受阴煞之气的影响。
而且这才是刚开始,如果这香烧上个三四十天,那厉振生可能半条命都要没了。
就算他功夫再高,也斗不过这些旁门左道。
“叶老师,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这时叶清眉和孙芊芊也好奇的跟了出来,见林羽如此紧张的翻东翻西,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
“奥,没事,我丢了个东西,找着了。”
林羽赶紧起身,再没去管香炉,笑呵呵的叫着她们进了屋。
晚上林羽叫了几个菜,一帮人在医馆里吃了饭,随后叶清眉和孙芊芊便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林羽交给了孙芊芊一套钥匙,跟她交代了下上班时间。
林羽从医馆出来后便直接回了家,取了两个小的玉坠后又再次回到了医馆。
这是上次沈玉轩给他的那批玉坠,虽然个头不大,但是在他加了清明诀之后,仍旧有非常好的驱邪消灾效用。
“厉大哥,来,送你两个小玉坠。”
厉振生此时正在收拾屋子呢,看到林羽手里的东西,急忙摆手道:“这怎么能行呢,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收。”
“怎么不能收了,来,你跟佳佳一人一个,保平安的,图个吉利。”林羽赶紧将玉坠塞到了他手里。
“那行,佳佳的我留下,我的就算了,一个大老爷们带个玉坠,娘里娘气的,像啥啊。”厉振生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林羽忍不住被他这话逗笑了,厉振生长得五大三粗的,脖子上戴个这种东西确实有些不太协调。
“不行那你就装在口袋里,也行。”林羽笑道。
只要有了这块玉坠,那么外面香炉吸引来的煞气便无法对厉振生造成伤害。
林羽今天之所以没有动那个香炉,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他想把后面使道道的那个人连根揪出来。
虽然医馆后面没有装监控,但是他知道,就算装了监控,对方也有办法应对,不过保险起见,以后还是装上一个的好。
从医馆出来之后,林羽便直接去了清海市人民医院。
今天晚上江颜有台手术要做,下班比较晚,林羽不放心,便过来接她了。
“姐,你不冷吗?”
江颜出来后,林羽见她穿着大黑丝袜高跟鞋,忍不住问了一声。
现在刚过完清明,晚上还是很冷的,尤其是刚刚又下过了小雨。
其实在过清明之前,大街上就满是短裙丝袜的打扮了,毕竟爱美是女人的天性,江颜也不例外。
“不冷!”江颜冷冷道,身子却不由打了个冷颤。
“我也不冷。”林羽特意裹了裹自己身上的羽绒服,今天降温,这是他特地从衣柜里找出来的。
江颜知道他在故意跟自己炫耀呢,恨恨的瞪了他一眼。
因为江颜也没开车,两人便打了辆车回家,刚到楼下,顿时下起了瓢泼大雨。
林羽一看,赶紧将羽绒服脱下来罩在江颜身上,自己先下车,随后一个公主抱将江颜抱起来,快速的冲进了楼道里。
江颜还是第一次被“何家荣”这样抱着呢,贴着他紧实温热的胸膛,心里不由的怦怦直跳。
“颜姐,我帅不帅?!”
林羽有些邀功的说道。
“帅个屁,我鞋都掉了!”江颜气呼呼的说道。
林羽抬头一看,果然,外面的水堆里可不是有只鞋嘛。
“不好意思,我这就给你捡回来。”林羽把江颜一扔,接着跑出去把鞋子捡了回来。
因为下雨的缘故,室内格外的阴冷,晚上睡觉的时候,林羽不由的往江颜身边挤了挤。
现在他已经无耻到每天都要死皮赖脸跑床上睡觉的程度,因为江颜的床确实比地铺舒服很多,江颜的身子,也确实比冷冰冰的墙壁温软许多。
“挤死我了,你挤什么挤。”江颜没好气的推了他一下。
“冷啊,姐。”林羽下意识的紧了紧被子。
“你脸皮那么厚,还冷啊。”江颜哼了一声。
“颜姐,你脚好凉啊,我帮你捂捂吧。”林羽拿脚蹭了下江颜的脚,发现她的脚有些冰凉。
“不用。”
“来嘛!”
林羽不由分说的拽着她的腿攀到了自己身上,随后用手在江颜柔滑的脚上摩挲了起来。
“不用了……”
江颜被他摸得心里直痒痒,浑身的血液都不由加快了,尤其是自己的大腿此时正搭在他的私密之处。
她知道,这个混蛋分明是在占她便宜呢。
起初她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旋即又放松了下来,自己都是他的人了,他爱占就占吧。
“颜姐,你还记得上次咱去找孤儿院的事吗?”
林羽一边在江颜脚上腿上不老实的摸索着,一边望着天花板说道。
“记得啊。”江颜有些狐疑的转头看了林羽一眼,这事都过去那么久了,不知道他怎么突然间又提了起来。
“你当时还跟我说找那个孤儿院院长来着,记得吗?”林羽轻轻叹了一口气,“我朋友帮我找到了。”
如果是普通人要想在偌大的清海甚至华夏,找一个十多年前在任的孤儿院院长,无异于大海捞针。
但是对于特种侦察兵出身的秦朗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需要花费些时日罢了。
“找到了?”江颜心里猛的一沉,有些紧张,突然一转身,一把的抓住了林羽的胳膊,结实柔软的胸口一下蹭到了林羽的身上也毫不避讳。
“嗯。”林羽轻轻地嗯了一声,“在我朋友去找他之前,他突然发病死了。”
“死了?”江颜眉头不由一皱,“那问出什么来了吗?”
“没有,面都没见到呢,他的家人说前两天才去世的。”林羽轻轻叹了口气,颇有些失落。
如果这个院长还健在的话,说不定能从他口中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那自己很快便能帮何家荣找到他的生身父母。
江颜不由松了口气,但同时又有些难过,替林羽难过,努力了这么久,结果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怎么感觉老天爷这是在故意难为我呢。”林羽苦笑道。
按照秦朗的调查结果,这个孤儿院院长不过才六十出头,身体硬朗,并没有什么重大的疾病史,但是好端端的,突然间就心脏病发作死掉了。
可能这就是命吧,林羽不由的叹了口气。
第二天早上,林羽跑完步便去了回生堂,孙芊芊早就已经到了,换上衣服已经开始坐诊了。
林羽在旁边坐着看了会儿,发现这小姑娘着实天资聪慧,很多病理都分析的头头是道,如果好好培养,以后一定能成大器。
等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林羽便让孙芊芊先走了,自己亲自坐诊。
“先生,晚上想吃点什么?”厉振生已经找出大米淘起了米,“不是跟您吹,我这厨艺,现在可是与日俱增。”
因为也不喜欢长期吃外面小饭店的菜,年后厉振生特地在仓房里弄了个小厨房,自己亲自下厨。
“都行,我对吃的要求不高,只要别中毒就行。”林羽开玩笑道。
“您就瞧好吧!”厉振生自信满满道。
到了饭点的时候,仓房里面已经飘出了阵阵香气。
林羽猛地嗅了一口,别说,厉大哥这厨艺还真像那么回事。
“先生,吃饭吧。”厉振生见这会儿人少,便赶紧把折叠桌拿了出来,随后将菜端出来,吆喝道:“酱爆茄子,春笋炒肉,五香花生米,怎么样?”
“不错。”林羽很肯定的点点头,迫不及待的扒着米饭吃了起来。
“大爷,赏点饭吧。”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林羽转头一看,发现是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只见他身上脏兮兮的,头发留的很长,一缕缕的粘在一起,随意的扑棱着,跟个鸡窝似得,脸上也黑乎乎的,根本看不出本来的面目,只能看到两只眼睛咕噜噜的转。
可能是太饿了,他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桌上的饭菜,不停咽着口水。
“又是你啊,来,我给你盛点米饭。”
厉振生似乎认识这叫花子,立马过去把他手里的破碗拿过来,帮他倒了一碗大米,夹了些饭菜。
“谢谢大爷,谢谢大爷!”
叫花子面色一振,慌忙接了过来,一手拿着碗,一手抓着饭菜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看起来饿的不轻。
他边吃边走,很快便离开了回生堂。
“这人你认识?”林羽纳闷的问道。
“认识,这几天老在这一带出没,时不时的过来要次饭,都挺不容易的,我每回也都给他弄点米饭和饭菜。”厉振生颇有些心酸的笑了笑,他也是从苦日子过来的,所以格外能体会这些人的心酸。
“哦。”林羽微微皱着眉头想了想,随后神色突然一变,接着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冲厉振生说道:“厉大哥,你先吃着,我出去一趟,马上回来。”
话音一落,林羽便出了回生堂,脚下一蹬,冲那乞丐消失的方向快速的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