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最佳女婿最 > 最新章节

第80章 药浴

“何家荣,我告诉你,你别以为我有求于你,你就敢这么戏弄我!”
楚云玺怒气冲冲的瞪着林羽说道。
“楚大少,我何时戏弄你了?”林羽沉着脸,别过头扫了他一眼。
“你方才说洗个澡就好了,我妹妹身上的又不是染料,怎么可能洗个澡就会去掉!”楚云玺握着拳头,极力压制着内心的愤怒。
“小兄弟,你说的可是药浴?”
这时沙发上的瞎子突然站了起来,有些激动道。
他对药浴倒也略知一二,但没有深入研究,因为在他看来,药浴只是一种养生的手段,最多能起到一些强身健体的作用,根本医治不了疾病。
“不错,还是老先生您有见识啊,不像某些人,自己听不懂,还怪别人戏弄他。”林羽淡淡道。
楚云玺听的怒火中烧,但为了妹妹,还是隐忍了下来,只要林羽治好了他妹妹,一切都好说,如果治不好,他一定会让林羽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瞎子我这次真是不虚此行啊,希望小兄弟能不吝赐教,一会儿药方也分享给老瞎子看看。”瞎子语气有些恳求道。
“没问题。”林羽笑了笑,接着开了一个方子,写了十数味药材,交给曾林,让他去购买齐全,就近购买即可,顺便让店家帮忙熬成药液再带回来。
因为中医讲究对症下药,所以林羽在不了解楚云薇病情之前,不能随便从药店带药过来。
“吃饭了吗,没吃的话先吃点东西。”林羽冲楚云薇嘱咐道。
吃饭前后半个小时是不适合药浴的,否则会造成胃肠或内脏血液减少,血液趋向体表,不利消化,引起胃肠不适,甚至恶心呕吐。
“吃不下。”楚云薇轻声道,摇摇头。
任由谁现在这种状况,也吃不下饭啊。
“放心,听我的,吃一点,我肯定能把你医好的。”林羽冲楚云薇展颜一笑,笑容明亮无比。
哥哥这么讨厌,妹妹倒是挺讨人喜欢的,他很喜欢这种安静沉稳的女生,而且难能可贵的是,楚云薇身上没有一点大小姐的架子。
林羽的笑容让楚云薇看的不由一怔,那种心安的感觉再次袭来,纵然她现在一点不饿,但还是很听话的点了点头。
“云薇,想吃什么,我这就让他们送上来。”楚云玺急忙说道。
“阳春面吧。”楚云薇说道。
“加个蛋。”林羽笑着跟了一句,一会儿药浴会消耗一定的体力,所以营养得跟上。
让他感觉意外的是,楚云薇竟然这么好打发,要知道一般这种家境的大小姐,吃顿饭要求可是极高的。
不一会儿服务员便送了一碗汤面上来,楚云薇坚持着把面吃了个精光。
“小神医,这是我的名片,我叫石耀阳。”
众人等药液的间隙,石耀阳主动过来巴结起了林羽。
想起上午石耀阳揶揄他的话,林羽才懒得搭理他呢,直接摆摆手说道:“对不起,石总,我对汽车行业不感兴趣。”
这是石耀阳第一次递名片被拒,不由面色泛红,尴尬不已。
一旁的郑世帆反倒看的心里畅快无比,不动神色的看了眼林羽,心里暗想,看来自己以后要跟这个小兄弟打好关系了。
过了片刻,曾林便急匆匆的赶了回来,手里提着两个封闭的小罐,冲林羽恭敬道:“先生,药液好了。”
相比较今天中午,曾林对林羽的态度发生了极大的转变,不只是因为自己的主子要请林羽来治病,还因为厉振生,暗刺营的人都恭敬的尊称他一声先生,他曾林又有什么资格在林羽跟前放肆?
“好,放好水把药液掺进去即可,记住,水温要保持在五十度左右。”林羽冲双儿吩咐了一声。
像楚云薇这种情况,温浴不管用,需要用热浴,水温必须要达标。
“对了,药用玫瑰买了吗?”林羽冲曾林询问道。
“买了买了。”曾林急忙点头,小心的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小盒递给林羽。
“不用给我,给这个小丫头就行,让她把药液掺好后,撒进去。”林羽说道。
一听林羽叫自己小丫头,叶双气的跺了跺脚,毕竟林羽比她也大不了几岁。
“何先生,这味药用玫瑰的功效是?”瞎子听到不由纳闷道。
“奥,这味药用玫瑰虽然可以理血化瘀,但是在我这个方子里其实没什么必要,不过女生爱美,加一些玫瑰,浴水会显得美观一些。”林羽笑道。
“哈哈,小兄弟想的果真周到啊。”瞎子不禁摇头笑道,暗自佩服林羽真是无微不至。
楚云薇被他说得也是心头一暖,嘴角不禁勾起一丝微笑,内心对林羽的好感急速飙升。
仪式感,对于任何一个女生而言都意义非凡。
等浴水兑好之后,叶双便拿着一些必要用品跟楚云薇进了浴室。
看着楚云薇宽衣解带,露出洁白匀称的身子,叶双不由的感叹道:“小姐,你皮肤真白啊,我要是能跟你一样就好了。”
“好什么啊,都成金钱豹了。”楚云薇自嘲道。
“没关系,一会儿泡完澡就好了。”叶双急忙说道。
“双儿,你也相信他啊?泡个澡就把病泡好了?”楚云薇眨着水灵的大眼睛,满含深意的望着叶双说道。
“哼,虽然他叫我小丫头挺令人讨厌的,但我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的时候,心里感觉很踏实,觉得小姐这次有救了。”叶双点点头说道。
楚云薇笑了笑,没想到双儿会跟她有一样的感觉。
“双儿,你觉不觉得他有些面熟?”楚云薇好奇道。
“眼熟?不觉得啊,你以前见过他吗?不可能啊,你都没来过几次清海。”叶双想了想说道。
“我也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了,反正就是觉得眼熟。”楚云薇侧头想了下,刚才她盯着林羽看了那么久,还是没想起来他长得像谁。
“管他呢,过两天咱就回京城了,这辈子能不能再见到,还难说呢。”叶双撅着嘴说道。
“石老板,麻烦你帮我把这个方子念念。”
此时外面的瞎子接过药方,有些迫不及待的冲石耀阳说道。
石耀阳有些嫌弃的看了他一眼,连个泡澡就能治好的病都看不了,还有脸让他念药方。
不过他知道这个瞎子确实有些本事,也不敢得罪,尤其是林羽没有接他的名片,以后有病还得找瞎子看,所以他忍着不爽念道:“鬼箭羽15g,晚蚕沙15g,五加皮30g……”
“何先生,你确定你这方子没问题吧,我妹妹别泡完后更厉害了。”楚云玺十分不放心道,吃一堑长一智,看到瞎子治疗的后遗症,他难免会担心。
“既然你这么不放心,那就把你妹妹喊出来吧。”林羽淡淡道。
楚云玺沉着脸没吭声,感觉五脏六腑都憋的生疼。
他今上午让林羽受的气,现在已经千百倍的返还了回来。
“少爷,少爷,小姐身上的红斑好了!”
过了有半个小时,叶双兴冲冲的从浴间里跑出来说道。
“真的?!”
楚云玺噌的站了起来,面色大喜。
楚云薇此时也冲完澡,换好衣服出来了,为了方便众人观看,她又特地换了一身清爽的衣服,露着肩头和半个后背,只见她身上的红斑已经毫无踪影,浑身的肌肤白皙亮泽,甚至比之前看起来还要粉嫩。
“太好了,太好了!”楚云玺兴奋无比,“放心,何先生,你治好了我妹妹的病,我一定不会亏待你。”
“心领了。”林羽淡淡道:“只要你签合同的时候,考虑考虑郑总就可以了,还有,记得明后两天继续按方子药浴,小姐的病症自然痊愈。”
“当然,我本来也是要考虑跟郑总……”
楚云玺话还未说完,便发现林羽已经起身走了,不由心头暗怒,好你个何家荣,有朝一日,我非让你吃点苦头不可!
楚云薇看到林羽起身心里也不由一紧,刚要出声,可惜林羽已经消失在了门口,她心里不禁闪过一丝失落之感。
林羽走后楚云玺便与郑世帆签订了合同,石耀阳在旁边满脸苦色,但是屁都没敢放一个。
林羽回到医馆后,便带着厉振生去家具城买了一张床,回来后把诊所后间的杂物房收拾了一下,当做他的安身之处。
厉振生很满意,他当兵吃苦吃惯了,这已经是他住过的最好的地方了。
晚上的时候,林羽突然接到了郑世帆的电话,电话那头的郑世帆开心不已,大笑道:“家荣啊,你这次可帮了我大忙了,你走之后,楚云玺立马就跟我签订了合同,我们整个郑家,都得感激你啊。”
“郑大哥,您客气了。”林羽说道。
“那什么,家荣,你把你身份号发给我,我让我们旗下的地产商给你准备了一套别墅,一点小心意,希望你能笑纳。”郑世帆呵呵笑道,害怕林羽拒绝,立马补充道:“不许拒绝,你要是拒绝的话,那就说明没拿我当大哥。”
这笔合同让他们家不知道赚了多少个亿,区区一栋别墅,真的不值一提。
“那好吧,那就多谢郑大哥了。”林羽闻言也不好在拒绝。
“好,那你一会儿把资料发给我,我明天让人给你送钥匙去。”郑世帆心满意足的说道。
第二天一早,林羽刚开门,就见以前的老邻居跑了过来,语气焦急道:“家荣,不好了,你干妈跟人吵起来了,你快去看看吧!”
“怎么了,阿姨?”林羽心里一紧,赶紧叫了个车,跟她往家里赶去。
“你妈家卫生间水管破了也不知道,水把地面都泡坏了,楼下卫生间被泡的水泥层陷落,把洗澡的老刘给砸伤了。”老邻居慌慌张张的说道。
秦秀岚和林羽住的这栋老楼是林羽外公留下来的,距今年岁久远,小区是开放式的,连个物业都没有,整栋楼本来建筑质量就落后,防水极差,又没有人检修,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倒也正常。
好多住户都买了新房搬走了,前段时间林羽还劝母亲把房子卖了,换个新的,结果母亲不舍得,因为这是她和儿子生活过的地方,是她唯一的念想。
没想到今天就发生了这种意外。
“我告诉你,这事没完!什么玩意儿!”
刚进楼道,就听到楼上传来了激烈的叫骂声,周围围着不少街坊邻居。
说话的是老刘家媳妇,嗓门奇大,因为她身子胖,配上狰狞的表情,标准的悍妇样,这一块的邻居都怕她。
“你放心,我肯定会赔偿的。”秦秀岚跟悍妇保证道。
“赔?!你赔个屁!你以为赔点药费和补墙钱就可以了?你知道这个地方地方一破,我们家,甚至整个楼都不稳固了,你知道吗?”悍妇得理不饶人,显然是想讹一笔。
“麻烦你说话放尊敬点!”林羽冷声道,拨开人群走到母亲身边,冲母亲点点头,示意她别担心。
“你是个什么东西?!”悍妇扫了林羽一眼,冷声道。
“我是他儿子。”林羽挺直了身子说道。
“他儿子?他那个短命鬼儿子早他妈……”
“啪!”
悍妇还未说完,林羽已经一巴掌落到了她的脸上,悍妇被打的原地转了半圈,头晕眼花,左边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鼓的老高。
“小逼崽……”
“啪!”
悍妇刚开口,林羽又是一巴掌,她右脸也迅速的肿了起来,整张脸看起来已经跟猪头差不多了。
周围的众人不由被她的模样逗乐了,捂着嘴偷笑。
“小兔崽子,你敢打人?老子这就报警,告诉你,老子姐夫是这片警察局局长!”老刘见自己媳妇被打了,也顾不上头上的伤了,急忙掏出手机拨通了他姐夫的电话。
“妈,没事吧?”林羽转身关切的冲秦秀岚问道,他不介意老刘报警,警察介入,这事反倒好办了。
“你等着吧,小崽子,看我一会儿不玩死你!”
老刘打完电话后怒气冲冲的说道。
不出十分钟,就见几个穿着警服的男子从下面走了过来,领头的一个微胖男子冷声道:“吵什么呢?!”
“姐夫,他打我!”悍妇看到自己姐夫后,宛如看到了救星,急切的嘟囔道。
“谁?啊?何……何先生!”
微胖男子看到林羽后浑身打了个冷颤,吓得整张脸瞬间白了。
林羽微微皱眉,对这个人没有任何印象,询问道:“我们见过?”
“何先生,何止是见过啊,您忘了,当初我手下错抓了您,卫局直接带武警队去分局救的你,我就是那所分局的局长。”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