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最佳女婿最 > 最新章节

第22章 匿名的鲜花

   “不行,话都说出口了,不带反悔的!拿钱吧!”朱志华厚颜无耻的说道,他可是刚刚才反悔完。

“爸,能不能先借我六十万。”

林羽不好意思的冲江敬仁开口道,他身上一分钱没有。

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讥笑声,“原来是个穷光蛋啊。”

“何苦呢,打肿脸充胖子。”

“我要有这种傻女婿,我一定让我女儿跟他离婚。”

今天到场的有很多外地人,他们并不知道江敬仁就是那幅明且帖的捐赠人。

“家荣,这幅画里面莫非也有夹层?”江敬仁连忙把林羽拉到了一边,低声问道。

自从古玩圈的人知道明且帖是藏在赝品夹层里保存下来的之后,都纷纷检查自己的字画,朱志华也不例外,自然把这幅画检查了个通透。

“没有。”林羽摇摇头。

“那你为何还要买它?”江敬仁怀疑自己的女婿是不是膨胀了,暗自后悔平日里不该那么捧他。

“虽然没有夹层,那画里仍然可能另有玄机。”林羽面色凝重的冲江敬仁说道。

“好,那我就再信你一次。”江敬仁咬咬牙,想起当初发现明且帖的场景,还是决定相信林羽。

随后林羽便把钱转给了朱志华,跑到一旁的冷餐桌上把画展开,借了个放大镜,仔仔细细的看了起来。

周围的人也不由有些好奇,纷纷凑了过来。

“哼,看也是白看,陶老是这方面的专家,难道还能输给你不成?!”朱志华不屑一顾。

“唉,果然就是幅普通的画,是我高估它了!”

林羽此时也不禁摇头叹了口气,神情十分失落,甚至有些恼怒。

“哈哈哈哈,年轻人,吃一堑长一智。”

“陶老都敢质疑,可笑!”

“以后多学着点吧,不懂装懂。”

众人只感觉心里畅快无比,纷纷出言奚落,叫你不听劝,活该。

陶老也不由挺了挺胸膛,在字画界,自己还真没输过谁。

“哎呦,五十万呐,纯赔。”江敬仁心疼的一把捂住了胸口,欲哭无泪。

“爸,你别把钱看的那么重,我早说过,他什么都不懂,你偏不听。”

江颜急忙替她爸顺着胸口,对林羽的不懂装懂,她也多少有些恼怒,你运气好撞上一次就是万幸了,还想撞第二次,简直是异想天开。

“这幅破画,害我赔了五十万,留着有什么用!”

面对众人的奚落,林羽显然有些恼羞成怒,突然抓起画用力一撕,嗤啦,好好的锦画立马被撕成了两半。

众人不由一惊,完了,这小伙子疯了。

“哎,哎……”江敬仁根本都来不及阻止,顿时感觉万箭穿心,苍天啊,这下连那十万也赔光了。

把画撕成两半后林羽还没完,继续拿起来嗤啦嗤啦的撕着,看起来很是生气。

最后好好的一幅画,基本上被他撕成了碎片,看的旁边一众古玩爱好者心疼不已。

撕完画之后,林羽气呼呼的往桌上一扔,突然噗通一声,有个东西从画里滚出来掉到了地上。

众人循声一看,发现原来是画卷两旁的画轴滚落了出来,这画都被撕成这样了,裹在锦布中的木质画轴自然便掉了出来。

“别说,这画轴还挺不错,木质细腻。”人群中一个对古木颇有研究的人忍不住说了一声。

只见两根木质画轴黑红油亮,确实跟普通的木头不同。

林羽好奇的把两个画轴捡起来,看了一眼,然后递给陶老,说道:“陶老,虽然您主攻字画,但听说您木雕方面也颇有研究,您给瞧瞧,这两块破木头能不能值点钱。”

陶老看清林羽手上的画轴后,神色陡然一变,急忙小心翼翼的接了过来,随后戴上老花镜,仔细的看了起来。

见众人都聚精会神的看着陶老手里的画轴,朱志华有些不以为然,在他看来那不就是两块破木头吗,有什么好看的。

“沉香,当真是沉香啊!”

审视半天的陶老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叹。

“沉香?!”

周围的众人也都不由一惊,要知道沉香可是一种极其贵重的木料,在古代就号称一木万金,在现代更是贵的不得了。

陶老将画轴放到鼻子间小心的闻了闻,说道:“这么长时间了,表面已经形成包浆,但香味竟然还能这么浓郁,可见含油量实足,通身颜色偏暗,灯光下呈墨绿色,油脂纤维呈白金色,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奇楠中的白奇楠。”

众人哗然而惊,要知道,奇楠可是沉香品种中的极品,现在市面上奇楠粉一克已经卖到了数千甚至上万的天价,这么大的两根奇楠,那得值多少钱啊。

“方才我用指甲划过纹路时,感觉十分粘软,可见醇化度非常高,应该是海南产的顶级楠木,小伙子,恭喜你了。”陶老笑笑眯眯的看着林羽,将手里的画轴递还给他。

奇楠是古代皇室专用的香料,既然这幅画是皇室的人所作,用奇楠木做画轴,倒也正常,只不过画轴被缝裹在了锦布里,不把画撕毁,还真发现不了,所以林羽这也是因祸得福了。

“真是傻人有傻福啊,唉。”

“早知道我也抢着买了,六百万我也买。”

“得了吧,你就没那命。”

人群中不少红眼的,也纷纷叹息,自己咋就没这运气。

原本心疼的坐在椅子上的江敬仁一听这话猛的站了起来,快步走过去要过那两个画轴仔细看了一眼,激动道:“陶老,您确定吗,这真是奇楠木?”

陶老点头笑笑,说道:“虽然我不主攻这方面,但这点自信还是有的,错不了。”

“家荣啊,你真是我们江家的福星啊!”

江敬仁一手抓着一根奇楠木,惊喜万分,什么女婿啊,从今以后,“何家荣”就是他的亲儿子!

江颜不由皱紧了眉头,看向林羽的眼神颇有些诧异,这个窝囊废,运气当真这么好?

先是明且帖,后是钻戒,再是这两块奇楠,他醒来的这短短一个多月,简直可以说是运气爆棚。

但若不是运气好,还能有什么其他解释呢?

江颜叹了口气,心想果然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而躲在人群中的朱志华却是一脸快哭了的表情,自己怎么就想不到看看那两个画轴呢,结果让林羽占了大便宜,六十万一眨眼的功夫翻成了天价。

这要是传出去,自己指定就成了古玩圈的笑话了,想着,他再没敢多待,趁众人不注意,灰溜溜的走了。

“家荣,你这两根奇楠卖给我吧。”周辰听到这边的动静急忙挤了过来,看了眼江敬仁手里的奇楠木,一脸迫切。

这两根木头要是交给他,价格起码能炒翻一倍。

“你要,便送你一根。”林羽大度一笑。

“送……送?”江敬仁面色一变,心疼的不得了。

“叔叔,他就是送我,我也不能要啊,这样,我出两千万,买您这两根木头,回头赚了钱,我再回给您两成,怎么样?”周辰笑道,内心不由有些感动,没想到刚认识没多久,林羽就能对他这么大方。

“好,好,好!”

江敬仁一听两千万,还有分成,忙不迭点头答应,直接将两根奇楠木塞到了周辰的手里。

很快周辰就找人把钱打到了江敬仁的卡里,江敬仁盯着手机上的短信提醒,嘴巴笑的咧成了花。

“爸,这钱,你应该分给何家荣一些吧。”这时江颜小声的提醒了一句。

“对,对,家荣,这钱咱爷俩一人一半!”江敬仁这才回过神来。

“不用了,爸,您留着吧,我的钱,也就是您的钱。”林羽淡淡一笑,他要这么多钱也没用,只要江颜每个月按时给他零花钱,他就知足了。

“好,好!好女婿,不,好儿子,好儿子!”江敬仁乐的喜笑颜开。

江颜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看向林羽的眼神却不由的柔和了几分。

接下来的两组拍卖会名品层出,江敬仁也跟着叫了几番,但价格叫上去后,他就心疼钱,舍不得继续跟,只好放弃。

林羽也没劝他,价格太高,确实没有追加的意义。

老丈人今天拿了三百万出来,交回去两千多万,已经收获颇丰了。

江敬仁心里也是美滋滋,今天回去把钱一交,自己在老婆面前的地位妥妥的提升啊。

古董拍卖会结束之后便是答谢宴,晚宴过后便是原石拍卖会。

因为原石与古董性质不同,群体自然也有出入,所以晚宴的时候,出现了很多新的面孔,下午的人也走了很大一部分。

周辰给林羽他们安排的是前面的一个主桌,但是林羽觉得自己穿的太寒酸了,怕给周辰扫了面子,便拒绝了,坐到了后排的一张空桌上。

周辰和沈玉轩便也拿着碗筷坐了过来。

“家荣,你今天可是帮周辰狠狠赚了一笔啊,一会儿原石拍卖,也帮帮我,不用多,让我也赚个一两千万就行,那我在我爸面前可就牛逼坏了。”沈玉轩满脸期待的看着林羽。

“我就是运气好而已,勉强说来古董还略知一二,原石可真的是一窍不通。”林羽摇头笑了下,“赌石赌石,关键就在这个赌字上,运气成分很大。”

今晚上他的风头已经出过了,钱也帮老丈人赚到了,没必要再张扬,否则江颜就会有所怀疑了。

沈玉轩叹了口气,颇有些失落,凭他自己的本事,今晚上能不折本恐怕就很好了。

“小姐,您的花。”

这时服务员突然走了过来,手里捧着一捧花头颇大、颜色火红的玫瑰花,俯身递向江颜。

“哎呦,这谁送的?好大的胆子啊,活得不耐烦了吗?!”

没等江颜说话,沈玉轩立马抢着骂了一声。

林羽面色也微微一变,心里有些不爽,当着他的面就敢跟他老婆送花,也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谁让你送过来的,你就给谁送回去。”江颜看都没看一眼,声音冷淡道。

“那位先生说是您的朋友,让您先看一眼花上的字卡。”服务员满脸为难,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沈玉轩。

江颜皱了皱眉头,随意往鲜花上的纸卡瞥了一眼,神色刹那间一变。